官員等28人被查處后 舉報人遭刑拘:連審3天不給吃喝

原標題:官員等28人被查處後 舉報人遭刑拘:連審3天不給吃喝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十天審訊筆錄被法院排除背後的「惡勢力」之辯

▲ 益陽市赫山區法院 來源: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1月11日下午,為期兩天的湖南益陽肖訓安等三人涉惡一案庭審結束。該案因法院當庭對警方十天非法審訊筆錄予以排除,而備受關注。《光明日報》發表評論稱,「排除非法證據是防止冤錯案件的關鍵。」

被告人肖訓安曾對當地多起違法事件進行舉報,使益陽包括縣處級幹部7人以上的28名以上幹部被查處。肖訓安此次被控的多項罪名,也多與此前的舉報有關。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從肖訓安涉惡案庭審現場獲悉,法庭允許控辯雙方充分發表意見,外地人員持核酸報告也全部獲允旁聽。

在庭審中,三名被告人是否構成惡勢力犯罪、檢方所指控的敲詐勒索罪是否成立,成為控辯雙方的辯論焦點。控方認為,肖訓安、曾明夫通過一種「先抓住對方小辮子,讓對方來找他」的軟暴力方式索要香煙,多次勒索他人財物,已形成惡勢力。

辯方則認為,肖訓安、曾明夫舉報的均是違法事實,而且從來沒有索要錢財,都是被舉報者主動通過請客吃飯、送煙的方式來代替糾錯。被告人的行為沒有觸犯刑法,更不構成惡勢力。對被告人予以刑事追究是「打擊報復舉報人」。

▲ 肖安(戶籍名「肖訓安」)供述其曾被帶到沅江市中醫院緩衝病房接受訊問 來源:受訪者提供

被控虛報工程款結算,辯稱工程款被拖欠14年

「肖安」,戶籍名「肖訓安」,他是一名建築包工頭。「肖安」其名出現在媒體報導中,源於他2011年對益陽曉園小區非法開發問題的舉報。

據《中國青年報》、《南方周末》等多家媒體報導,發生於2011年的益陽曉園小區案,系一起房地產腐敗窩案。曉園小區在未取得國土使用證、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施工許可證、竣工驗收備案表等諸多許可證的情況下,相關人員偽造上述資料,通過行賄等方式,將樓盤建成並銷售一空,部分購房者還從房管局領到了真房產證。

公開資料顯示,益陽市政府為此舉行三次新聞發佈會,對國土、規劃、建設、房管等多個部門的20多名機關公務員進行查處,其中包括房管局局長在內的28名涉案人員被查處。

正是這些舉報,2020年9月,「舉報人」肖安成了「嫌疑人」。

這次庭審披露,肖安舉報赫山區兩位副區長不久,益陽市公安局赫山分局成立「9·26」專案組,2020年10月24日,肖安被以「詐騙罪」刑拘。

肖安被控詐騙的事由是,他2004年承包的一個工程,在2018年結算時,39萬余元的工程款結算了85萬元。

起訴書顯示,肖安2004年承包湖南協和湘雅中藥現代化產業有限公司新廠區的鍋爐房、蒸其溝等工程,竣工後,協和湘雅未支付工程款。2012年,肖安所建工程項目的新廠區的土地被拍賣給小龍王食品有限公司。之後肖安相繼找協和湘雅公司、小龍王公司和租賃湘雅公司廠房的馬王堆公司索要工程款。2017年下半年,肖安找轄區的龍嶺工業園主要領導,要求出面協調解決其工程款的事項。2018年1月,龍嶺工業園領導出面找馬王堆公司負責人協調,並聘期專業工程核算人員對肖安的工程進行核算。肖安在核算過程中虛報工程項目,致使核算工程額94萬余元。經協商,確定工程額85萬余元。而經鑒定,其工程項目金額39萬余元,肖安虛報了45萬余元。

庭審披露,肖安舉報的兩位副區長,均作為其詐騙罪的證人出具證詞。

庭審中,肖安及其辯護人對該指控的辯解是:一、支付85萬元是包括龍嶺工業園班子成員在內的三方商議的結果,談好了再去核算的工程,肖安沒有虛報;二、該工程款拖欠長達14年,每年按一分的利息算,也有90多萬,支付85萬並不為過。

▲ 益陽市政府曾對肖安舉報的「曉園小區」非法開發案召開新聞發佈會。 來源:益陽市政府官網

承認收受香煙等財物,辯稱系人情往來

肖安被刑拘6天後,2020年10月30日,「9·26」專案組發佈收集肖訓安等人違紀違法犯罪線索的通告。

11月7日,與肖安年齡相仿的「朋友」、益陽赫山區電容器廠下崗職工曾明夫,因涉嫌敲詐勒索被刑拘。

「9·26」專案組徵集線索後,肖安被指控敲詐勒索罪、強迫交易罪。據起訴書,一共有5筆事實,其中4筆都是和曾明夫一起。

這5筆事實涉及4個受害人或單位,除一筆發生在2019年外,其他都發生在2013年~2014年。這些指控中,肖安承認,在三筆事實中收受了香煙。

檢方指控,2013年6月,清溪村村民李論文發現2012年度村務支出中,付給派出所讚助費2萬元,便找到肖安、曾明夫。肖安隨後找媒體曝光,相關媒體進行了報導。其間,清溪村村支書陳海鷗邀請肖安、曾明夫前往長沙找該媒體的相關領導。之後,「陳海鷗為消除兩人再次舉報的意念和對自己的隔閡,先後兩次主動邀請兩人同時聚餐,送給二人和天下香煙8條」。經物價認證,價值約8000元。

法庭上,肖安對此的辯解是,他不認為是敲詐勒索,而是陳海鷗邀請其去長沙,耽誤他兩天時間的「補償」,且當時只收了2條香煙,後來的煙是他和村支書陳海鷗之間的人情往來。

肖安承認的另外兩筆收受香煙事實,其受害人均是謝文彬。謝文彬涉嫌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早在肖安被查之前三個月被查。

2020年7月15日,益陽市赫山區紀委監委通報,龍嶺工業集中區(工業園)原長坡資管委黨支部書記、主任謝文彬接受審查調查偵查。同時宣布被查的還有原長坡資管委黨總支部副書記謝桂中、黨總支委員曹應欽,及謝文彬的司機曹志才、侄兒謝姣。

2021年1月,赫山區紀委監委通報,謝文彬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並涉嫌貪污罪、挪用公款罪、行賄罪、詐騙罪、妨害公務罪、尋釁滋事罪、強迫交易罪、串通投標罪、故意傷害罪、故意毀壞財物罪,共計11個罪名。

起訴書顯示,2015年上半年的一天,肖安發現謝文彬承建的園藝路工程項目存在質量問題,意欲舉報。謝得知後,通過與肖安熟悉的李國華出面,送給肖安4條和天下香煙。

2019年上半年的一天,謝文彬被多次舉報涉黑涉惡,擔心肖安介入一起舉報,又通過他人聯繫肖安、曾明夫,送其4條和天下香煙。之後,曾明夫聯繫謝文彬借款,謝文彬拒絕,並又聯繫肖安、曾明夫,並送其4條和天下。

對於該兩筆指控,肖安沒有過多辯解,稱其僅收到2條香煙,此外,其和謝文彬的弟弟是同學,其父親過世曾去弔孝。

但對於敲詐勒索罪的另外兩筆指控,肖安予以否認。

一起是2014年4月,肖安得知有人在赫山區龍光橋鎮龍光橋村安置小區與村民合夥建房,了解到系違章建房後,與曾明夫一起聯繫了記者來拍照。隨後,承建開發的曹益清、朱富華,通過郭正強聯繫到肖安、曾明夫,並送給兩人8條和天下。

庭審中,肖安承認,當時對方提了三個黑袋子,共12條和天下,示意郭、肖、曾三人都拿一袋走,但「我手都沒落(沒拿)」。辯護人龍中陽律師則指出,郭正強因涉案處於羈押期間,其證詞不可信。

不過,公訴人對此反駁為,「對方都說了三個袋子是煙,一人一袋,你們當時沒有明確拒絕,很明顯的是要收。」

另一起則是2014年8月,肖安得知七箭啤酒廠污水直排撇洪新河,造成河水污染嚴重,便安排李論文、曾明夫等人沿河查看,隨後將情況舉報到赫山環保局,並在湖南紅網發帖。之後,在龍嶺工業園領導的安排下,七箭啤酒廠負責人劉成和肖安、曾明夫、李論文等人在龍嶺工業園一茶樓見面,並送給肖安等人2萬元現金和10條「和天下」。

肖安和曾明夫均承認有舉報一事,但否認收受現金和香煙。「這純屬是污衊」,肖安當庭多次表示。辯護人龍中陽律師則指出,「筆錄中顯示見面茶樓是安康達茶樓,該茶樓也是龍嶺工業園的唯一一家茶樓,是2018年才開始營業的,開業典禮我還去了。所以該筆指控不可信,七箭啤酒廠可能確實送出了錢和煙,但並不代表肖安他們就收受了。」

與「益陽首富」舉報者的交集

起訴書還指控,肖安與曾明夫、李論文(另案處理)、殷小聰一起,在益陽市赫山區城區、龍嶺工業園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系惡勢力犯罪。

在2020年11月7日曾明夫被刑拘當日,小其27歲的殷小聰也被刑拘,涉嫌罪名是強迫交易。這起指控,是肖安與殷小聰的唯一交集,其起因也是因為對不法行為的舉報。

起訴書顯示,2019年10月至11月,殷小聰邀肖安查看太一格小區某業主房屋,並告知其存在質量問題。同年12月23日,肖安向益陽市住建局熊局長舉報,在住建局督促下,益陽市建設工程質量監測站派員在涉事房屋打孔取樣,肖安查看後告知樣本氣孔較多,存在質量問題。2020年1月初,殷小聰購買檢測設備,並聯繫該樓盤的承建商曹明光,告知其肖安將對樓盤質量進行炒作,而自己能幫忙找肖安。曹明光隨後被迫以22800元購買了殷小聰價值3770元的檢測設備。

殷小聰在警方的筆錄中稱,分給肖安1.6萬元,但是在庭審中,其又表達了與警方供述矛盾的說法。

庭審中,肖安承認舉報過該樓盤,但否認參與高價買賣該檢測設備以及收殷小聰的錢。「我知道他是那種人,早就把他的手機、微信拉黑了。」

殷小聰辯護人當庭向肖安發問,「你為何要舉報太一格(小區)?」肖安回答,「我舉報的不止這一個樓盤,還有其他多個樓盤。自曉園小區後,益陽市的房屋工程質量一直有問題。」

殷小聰在肖安涉惡案中位列第三被告,但其犯罪事實是最重的。除上述強迫交易外,他單獨涉嫌詐騙、敲詐勒索、合約詐騙三罪。

起訴書顯示,殷小聰騙得被稱為「益陽首富」的倪福林的信任,由倪支付其1200萬元來撤銷其被網上追逃的案件。倪福林曾被披露「與10名女性育有11名子女」。

具體事實為,2017年,在為倪福林「辦理」解除網上追逃期間,殷小聰向倪福林「借款24萬元」。2018年底,倪福林提出不再委託殷小聰後,其在紅網發帖曝光倪涉嫌行賄的案件情況和隱私。倪為消除影響要求對方刪除貼文,「借給」殷小聰68.2萬元。

對於上述指控,在法庭上,殷小聰及其辯護人稱,「的確為倪福林的事找了人,花了錢。」

但對於起訴書指控的殷小聰詐騙自己的中學老師周某的事實,殷小聰當庭承認。2019年10月,殷小聰吹噓自己有能力為周某及其妻子辦理調動,先後騙其支付了21.5萬元。

此外,殷小聰還涉嫌在2020年合約詐騙11萬元。

「惡勢力」之辯

在此前的庭審中,肖安的辯護人龍中陽提出,偵查人員對肖安兩次非法審訊,一次是連續三天不給吃喝、不休息,在看守所一辦公室進行「內審」,一次是帶其到醫院進行了7天的「外訊」。控方出示了辦案人員的情況說明以證明其辦案合法,但辯方申請播放證人證言獲允。法庭進行排除非法證據調查後,將2021年1月29日至2月7日警方對肖安的訊問筆錄以「沒有同步錄音影片」為由,當庭決定「不予採信」。

在法庭辯論階段,控辯雙方圍繞肖安等三人是否構成「惡勢力」展開辯論。公訴人和辯護人各執一詞。

控方認為肖安等人以「先抓住對方小辮子,讓對方來找他」的軟暴力方式索要香煙,多次勒索他人財物,已形成惡勢力。

肖安辯護人龍中陽認為,基於肖安2021年1月31日至2月7日因非法審訊的筆錄被排除,其之後的與上述10天筆錄內容一致的有罪供述,也應當排除。同時,肖安的行為不構成犯罪,更不是惡勢力。

「所有指控中,肖安從來沒有索要錢財,都是對方主動給肖安送煙。且其僅收了清溪村村支書陳海鷗和真正的「黑老大」謝文彬的香煙,而兩人送煙的目的,均是為了掩蓋自己違法或犯罪事實,為求得心理安慰而送的。肖安舉報龍光橋村的違法建房、七箭啤酒廠的污染、太一格樓盤質量問題,均是查實確實存在的違法行為。惡勢力犯罪必須是有明確犯罪事實,長期欺壓百姓。本案中,肖安『欺壓』的並非百姓,而是存在違紀違法行為的強勢單位或者涉黑涉惡、本身不幹凈的人。」

曾明夫的辯護人也持同樣觀點。「依法舉報違法現象,應該是社會倡導的,本案中我沒有看到被舉報單位或個人及時改正糾錯,而是請客送煙,所謂的被害人具有重大過錯。」

此外,曾明夫的辯護人還認為,「惡勢力是三人以上,經常糾合在一起,其地位有排序。本案中,肖安大部分時間在長沙、上海做工程,回益陽才和曾明夫聯繫,並未與殷小聰在一起,且本案所涉的三人共同犯罪,殷小聰介入少,三人沒有形成凝聚力,也沒有使用威脅手段,多次作惡。」

龍中陽還認為,「刑罰的追究要罪責刑相適應,如果肖安這樣的行為受到刑罰追究,這意味著舉報貪官污吏可能會受打擊報復,檢舉違法犯罪會失去人身自由。」

2022年1月11日下午5點庭審結束,法庭沒有當庭宣判。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