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一年內向學生家長「借錢」320多萬不還 律師稱「已涉嫌詐騙」 校方回應是私人行為

  原標題:雲求助|班主任一年內向學生家長「借錢」320多萬不還 律師稱「已涉嫌詐騙」 校方回應是私人行為

屢次向學生家長「借錢」的班主任趙某

  封面新聞記者 曹鈺 實習生 王婭萍

  「他對我們造成的傷害不僅僅是經濟上的,還踐踏了我們的善良和同情心,完全是我人生中的一次暴擊。」劉強的話語中透露著一種悲憤之情,劉勇口中的「他」不是別人,正是自己兒子的班主任兼語文老師——趙某。

  近日,多名西南大學附屬小學六年級二班家長向封面新聞「雲求助」,他們稱,孩子的班主任趙某自2020年10月至2021年12月期間,以各種名義屢次向班上的家長們借錢,單次數額從幾百元至數十萬元不等。

  2021年12月30日,原籍在遼寧省的趙某因長期參與網路賭博,無力償還巨額債務,在學校的勸導下主動向公安機關投案,目前已被北碚警方控制。在趙某投案後,不少家長才恍然大悟自己可能「被騙了」,並擔心自己「借」出去的錢無法追回。

  據了解,西南大學附小六年級二班共有55名學生,趙某曾向至少一半以上的學生家長借過錢,目前沒有收回借款的學生家長有20餘位。受害家長們粗略統計,趙某未還清的欠款金額高達320餘萬元。

  長達一年之久的「借錢」

  數名家長還被誘導網路借貸

  事發後,「借錢」金額最多的陳可每天都在焦慮、緊張、恐懼的情緒中度過。

  「網貸、朋友借款的壓力壓得我快喘不過氣了,我還有兩個孩子要養,家庭也在破碎的邊緣。」封面新聞記者採訪陳可時,她在講述中頻頻落淚,有時還忍不住掩面痛哭。

  趙某第一次向陳可「借錢」是在2020年10月份,「他當時非常著急,說自己爸爸生病,又被追債,急需用錢,前後累計問我借了10萬塊。」陳可回憶道。

趙某在「借錢」時的說辭

  10萬元的數額雖然不小,但對陳可來說還可以負擔,「我完全信任他說的都是真的,覺得其他方面不能幫到他,借錢也是對他的一種幫助,再加上他是班主任,某種程度上也算是他對小孩付出的一種回報吧。」陳可說,「當時就是很天真的想法。」於是,陳可沒有猶豫當即轉了賬。

  這10萬元不久後確實分批次還清了,陳可覺得趙某還算「講信用」。讓她沒有想到的是,此後,趙某便經常性找陳可「借錢」,每次理由也都各不相同:爸爸被追債、媽媽生病住院,姥姥下葬需要用錢……

趙某在「借錢」時的說辭
趙某在「借錢」時的說辭

  「在2021年的3月到4月間,又陸陸續續『借』了60多萬元,我當時還為他擔心,但我也沒有過多追問,認為他是老師不至於拿自己家裡人的事情開玩笑。」陳可說,她還從內心裡十分同情趙某,一個外地人在異地打拚,還要為家裡分憂,委實不易。

  誰知道,這只是噩夢的開始。

  陳可說,2021年下半年時,自己再也拿不出錢來「借」給趙某,她就明確向趙某表示,自己不會再借錢了,並催促他儘快還錢。誰知道趙某又誘導陳可,可以從網貸平台上把錢貸出來後再「借」給他,或是利用信用卡套現的方式轉賬給他。同時,趙某還反覆「暗示」陳可,不要將他借錢的事情說出去,不然他會失去工作,沒有收入來源,更無力還款。

  趙某「借錢」轉賬記錄之一

  就這樣,雪球越滾越大。在趙某一步步「套路」下,最終,陳可背上了56萬元的網貸款,10餘萬元的朋友借款,累計向趙某「出借」了90餘萬元,「我實在沒有辦法,感覺他把我拿得死死的,現在債務無力償還,很無助。」陳可說。

趙某「借錢」轉賬記錄(部分)

  陳可的說法在其他家長那裡得到印證,不少家長都被其誘導借了網貸或用信用卡套現,「他隨時都可以拿出來多個套現賬戶的二維碼,讓我們用信用卡打款,轉賬成功就截圖給他。」另一位家長劉強說。

  此外,還有家長提到,趙某總是在「工作了一天,人疲憊不堪」的時候突然打電話過來「借錢」,而且不借就不掛電話,「有時候真的不堪其擾,為了不讓他再煩我,就轉了錢,圖個清凈。」家長李霞說,「現在想起來他真是有預謀,要麼是打語音電話沒辦法錄音,要麼直接上家裡來堵,很少留下文字表達的借錢記錄,感覺一步步都在他的算計中。」

  從多名家長講述的情況可以得知,趙某向家長「借錢」的說辭基本都是在「賣慘」,而大多數家長願意借錢的理由也是基於「他是老師」「相信他真有困難」。

  為獲得麵館老闆信任

  口頭承諾可將其孩子「弄進學校」

  在調查中,封面新聞記者還發現,給趙某「借錢」的,不僅有學生家長,還有一些校外人員。

  「2021年12月16日前後,趙某以資金周轉不開為由,找我『借』了3次錢,現在總共欠我7萬多元,『借錢』的時候承諾可以把我小孩弄進西大附小去。」在趙某居住的小區樓下,一家小麵館老闆陳升說。

  陳升表示,趙某在12月16日向他「借」了一筆錢,並在半天之內還清,這讓陳升覺得趙某是個辦事效率高、守誠信的人。因此第二天,趙某向陳升說做生意的資金出現缺口,需要再借7萬元周轉時,陳升爽快地答應了。「當時很晚打電話給我,而且要得很急,我以為他確實是應急用。」陳升回憶說。之後,趙某陸續還了2、3萬元,然後再次向陳升「借」走1萬元,

  從那之後,趙某就以資金周轉不靈、資金被凍結等理由一再推脫還不了錢。陳升察覺到情況異常,找到趙某寫下欠條,2021年12月31日是還款期限的最後一天,陳升向趙某追債時,才得知趙某已經向公安機關自首。

  據陳升介紹,自趙某搬至居住小區後,就經常到他家麵館吃面,「認識,但談不上有多深的交情。」在陳升的印象里,趙某是一個陽光、靠譜的人,加之借錢時,趙某還明確表示,「可以把孩子弄到他班上去」。陳升說,「主要是這個條件確實很誘人,不然我也不會這麼容易上當受騙。」

  陳升進一步表示,趙某很聰明,這些「承諾」都是打電話時候講的,在文字上只是很隱晦的表達會回報陳升,並不講明是什麼事,沒有留下任何把柄。

  與向家長「借錢」套路不同的是,趙某向陳升借錢的說辭不是「賣慘」,而是稱自己還有其他生意在做,需要資金周轉。而每一次陳升催債時,趙某便推脫自己也在催別人還錢,正在解決問題。

  對於趙某面對不同人的兩套說辭,陳升感概道,「他很清楚我的弱點是什麼,就是打著能把我的孩子送進西大附小上學為幌子。」

  事發後被辭退

  校方回應:借款是個人行為,與學校無關

  「西大附小是我們重慶北碚區最好的小學,居然能容下騙子老師這麼久,真是讓人大跌眼鏡。」劉強告訴封面新聞。對於趙某的反覆「借錢」行為,多名家長認為,學校有不可推卸的責任。2021年7、8月份時,曾有家長不止一次向學校負責人反映趙某存在向學生家長「借錢」,並且金額巨大的情況,但學校並沒有引起重視,對趙某也沒有採取任何措施。

  直到2021年12月28日,學校接到了某網貸公司電話,稱趙某欠下了巨額債務,校方這才在核實情況後辭退了趙某。

  「現在校方給我們的回應是:學校已辭退該教師,借款是趙某的個人行為,與學校無關。」劉強稱,在2021年12月31日晚學校組織的家長會上,校方代表並沒有對「學校是否存在不作為」一事做出正面回應。

  另有家長提到,即使學校對趙某的個人行為不了解,但對教師的教學任務和目標也應該起監管作用。去年一年以來,趙某所帶班級的語文教學進度明顯比其他班級慢,到12月底,其他班已開始期末複習,該班的語文課程都沒有上完。不僅如此,趙某教學中,還多次在課堂上玩手機。「現在孩子經常回家玩手機,一說他,他就說趙老師也在課堂上玩手機。」不少家長表示,最近一年多孩子的行為習慣,也受到了不小的負面影響。

  經封面新聞調查,西南大學附屬小學辭退趙某後,抹除了有關趙某的所有「痕迹」。此前該校微信公眾號上,還有趙某學習黨的建設的報導,現已被刪除。

趙某在學校公眾號上學習黨的建設的報導現已被刪除

  據現有資料顯示,趙某1992年生,遼寧本溪人,本科就讀於中南民族大學,研究生就讀於西南大學,研究生畢業後進入西南大學附小任教。

  律師回應:基本符合詐騙罪的本質特徵

  當得知趙某被公安機關控制的消息後,向他「借錢」的家長們產生了對此事定性的擔憂,「趙某的行為到底算民間借貸還是詐騙?」多位家長滿是疑惑。

  對此,重慶利欣律師事務所尹明沁律師認為,是否構成詐騙犯罪,主要看其是否有非法佔有的目的,結合趙某的行為來看,「他的目的性和預謀性都比較強,通過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的方式向家長們『借款』,他即使出具了借條或者在借款後有償還部分借款的行為,只要他沒有歸還財物的真實意願,就應當認定其在主觀方面有非法佔有他人財物之目的」。

  尹明沁律師進一步分析認為,趙某的行為基本符合詐騙罪的本質特徵,「對此事的定性,相信警方會通過詢問、查證聊天記錄等方式做出準確判斷。」

  此外,尹明沁律師還提示說,家長和老師之間是互相合作的關係,目標是共同教育好孩子,家長不應產生低人一等、受其擺布的心態。

  1月13日,封面新聞致電北碚區朝陽派出所了解此事的最新進展,對方表示目前接到了相關人員的報案,該案還在偵辦過程中,不便接受採訪。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劉強、陳可、李霞、陳升均為化名。)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