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年支付監管新趨勢!機構接連吃外匯局百萬巨額罰單,外匯監管更嚴了?

原標題:開年支付監管新趨勢!機構接連吃外匯局百萬巨額罰單,外匯監管更嚴了? 來源:新浪財經

  2022年開年,第三方支付持續嚴監管之勢,但被罰重點主要在外匯領域。

  1月13日,北京商報記者梳理髮現,開年以來,已有易寶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易寶支付」)、銀盛支付、拉卡拉支付、上海匯付數據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匯付支付」)等多家支付機構被披露罰單,其中匯付支付、易寶支付兩家主要因為外匯業務踩上了紅線,被罰金額均超400萬元。

  具體來看, 1月7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北京外匯管理部更新外匯行政處罰信息,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匯管理條例》第三十九條,對易寶支付處以410.73萬元罰款,處罰時限為2022年1月15日,易寶支付違法行為類型主要包括: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匯管理條例》第十二條、《支付機構跨境外匯支付業務試點指導意見》(匯發〔2015〕7號文印發)第八條;違法事實為「違反規定將境內外匯轉移境外」。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匯管理條例》第三十九條明確,有違反規定將境內外匯轉移境外,或者以欺騙手段將境內資本轉移境外等逃匯行為的,由外匯管理機關責令限期調回外匯,處逃匯金額30%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處逃匯金額30%以上等值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針對外匯業務被罰一事,北京商報記者向易寶支付求證採訪,對方回應記者稱,「這一處罰為2017年跨境業務試點期間的進口業務,我司已於當年完成整改,並得到監管機構的認可。處罰涉及的業務與現有業務無關,對現有業務無任何影響」。

  無獨有偶,國家外匯管理局上海分局同樣更新了外匯行政處罰信息,匯付支付被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處罰款447萬元,處罰時限為2022年1月15日。處罰信息顯示,匯付支付違法事實主要包括:違反規定將外匯匯入境內、未按規定在合作銀行開立備付金賬戶、未按規定採集和報告相關信息資料、未按規定進行國際收支申報、阻礙外匯管理機關依法進行監督檢查或者調查。

  對於此次被罰事件,北京商報記者同樣向匯付支付進行採訪,後者回應稱:「上述違規事項於2020年例行檢查中被發現,公司已第一時間制定了改進計劃,並逐項落實,目前已全部完成整改。」

  博通分析金融行業資深分析師王蓬博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對照來看,易寶支付主要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匯管理條例》第三十九條,有違反規定將境內外匯轉移境外,或者以欺騙手段將境內資本轉移境外等逃匯行為;而匯付支付則主要存在違規將外匯匯入境內等5宗違法事實。據我了解,不少處罰行為的披露都有一定的滯後性,可能實際發生的時間都會更早,也就是發生在市場情況相對複雜,競爭更加激烈之時。這也反映出了監管部門執法嚴格,違法必究的態度,良好的制度規範和梳理也是行業良性發展的基礎」。

  「嚴監管仍在繼續,從處罰金額來看,也能看出外匯監管持續高壓。」王蓬博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目前支付機構在外匯領域有多項紅線需要注意,首先是要持牌經營,第二要在規定範圍內合規展業,有真實業務場景,第三是一定要符合監管規定的展業三條底線,包括了解客戶、了解業務、做好盡職調查,第四是做好相關賬戶管理,比如支付機構不得開立海外外匯備付金賬戶等規定,第五是落實外匯管理制度和政策。」在他看來,支付機構應盡職核驗市場交易主體身份的真實性、合法性,並且清晰地界定和規範監督和罰則。

  公開信息顯示,易寶支付成立於2003年,2011年首批獲得支付業務許可證;業務類型覆蓋互聯網支付、行動電話支付、銀行卡收單(除河南省、江西省、吉林省、上海市、深圳市、湖南省、浙江省以外的地區,可以在寧波市開展業務),2013年首批獲得跨境外匯支付業務試點許可,布局並實施全球化戰略,並與多個國家和地區開展不同形式的合作,拓展海外市場。

  匯付支付同樣於2011年獲發支付許可證,業務類型覆蓋互聯網支付、行動電話支付、固定電話支付、銀行卡收單(除貴州省、湖南省、陝西省、河南省、浙江省、重慶市、雲南省、湖北省、福建省、寧夏回族自治區、吉林省、黑龍江省、江蘇省、海南省、青海省以外地區);2013年獲發跨境支付業務許可,並在近年來重點布局SaaS、跨境業務,持續數字化轉型。

  針對前述機構後續合規與業務發展,王蓬博建議,機構後續應首要以合規為底線,有自己的拳頭產品做盈利支撐;另外要看到監管對行業的扶持,比如貿易服務類型放寬到經常項,或為跨境支付機構拓展新盈利空間奠定基礎;此外要積極落實相應的管理規定,做好業務相關調整以及內部流程式控制制梳理。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