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1940年代上海文學青年,音樂劇《粉絲來信》來了

「情感豐富、筆鋒飛揚,生活中的他有一點內斂,還有一點社恐。他有一種未成年孩子的逃避,想要學會承擔責任,但又逃避自己。」人氣小生徐均朔這樣形容他在《粉絲來信》里演繹的鄭微嵐,一個對作家金海鳴極盡崇拜的「粉絲」。

這是一部還原1940年代上海灘的文學風貌,以一群鮮活的文學青年為描述對象的音樂劇。

故事背景設在中國文學與出版的重鎮——上海,描繪了1940年代的一個文人世界——金海鳴、丁寧等作家組成「七人會」,堅守著《朝華》雜誌,鄭微嵐初入編輯室,心中藏著一個秘密:他曾以「夏光」為筆名和海鳴長期通信,這個女性形象在他筆下不斷完善,就像繆斯女神一樣,給海鳴和微嵐帶來了光,也帶來了噩夢。

1月13日-16日,作為上海文化廣場的「年末大戲」之一,中文版《粉絲來信》將在上海首演,連演六場。這也是文化廣場自主製作出品的第六部音樂劇——從韓文版到中文版,其漢化之旅歷經四年,是文化廣場籌備時間最久的中文版音樂劇。

在原版中,20世紀上半葉的韓國被日本殖民,文壇卻進入了現代文學發展的黃金時代。同樣的民族記憶與相似的文學發展脈絡,為《粉絲來信》的漢化改編提供了移植的土壤。

中文版製作對時代環境、人物角色等諸方面進行了本土化的改編,「『人格分裂』是韓國音樂劇擅長的表達方式,但容易陷入空洞且概念化的誤區。中文版為人物增設了行為和心理動機,讓夏光的『脫胎』有跡可循,加深了三人之間的粘性,人物形象、人物關係更加清晰。」主創團隊介紹。

舞美設計也做了本土化的改造,幾排頂天立地的書架,散發著舊時的光,勾勒出「七人會」所在的華麗場景。戲開排前,主創團隊查看了不少1940年代上海的編輯部和報館的照片,發現在當時的工作環境里,層高很高,絕非小作坊,最終決定把書本的元素、文字的意象植入舞美設計,打造一座不那麼實的藏書館。

徐均朔、於曉璘、張博俊等三位人氣小生,都在劇中扮演鄭微嵐。

「於曉璘屬於情感型,能量非常強,情感非常充沛。張博俊有一種少年感,非常可愛,特別是在海鳴先生面前、在『七人會』面前,能看出他對這些作家的崇拜,很真誠。徐均朔就像我們身邊的一個孩子,他的處理會更鄰家一點。」導演高瑞嘉這樣評價三位鄭微嵐。

從小,徐均朔常常收到外婆寫的信。長大後,他又常常收到粉絲的留言,喜歡聽什麼歌,想讀什麼大學,他們習慣把生活里的種種細枝末節向他娓娓道來,「每一封信都是親手寫的,很有溫度。」徐均朔認為,寫信和說話不一樣,每一個字都經過思考、經過提煉,都是字斟句酌,微嵐向海鳴先生寫信也一樣。

「微嵐是膽怯的,不自信,害怕被討厭,擔心他生氣。如果一開始他就告知身份,海鳴先生可能會一笑而過,故事的結局可能會更溫存。現在有一種凄美的感覺,也因為他的隱瞞,才能變成一齣戲。」因為入戲太深,徐均朔甚至也像微嵐一樣,討厭戲中的自己,更喜歡勇於承擔的夏光。

崔恩爾、郭耀嶸扮演的是鄭微嵐的另一面——夏光。「師姐在學校是女神級人物。她出道比我們早,舞台經驗豐富,我在她身上看到了很多可能性。」郭耀嶸說。崔恩爾也會看師妹走台,兩人對這個角色有不同的解讀,私下裡會互相交流,彼此取捨。 

劉岩、施哲明扮演金海鳴。「你出來的那一刻,觀眾認可你,覺得你是作家,那就對了,接下來想怎麼演就怎麼演,無需刻意。」施哲明坦誠,演員在塑造角色時需要抓手,一開始他並沒有找到,直到排練的中後段才發力,慢慢走進角色。他甚至聽進了觀眾的意見,「有粉絲說這是革命家,不是作家,作家不會這樣結實,我就去減肥了,演出肺結核患者的形象 。」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