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8點見丨跟丟失的兒子就隔一層「窗戶紙」,卻16年沒有音訊

原標題:新聞8點見丨跟丟失的兒子就隔一層「窗戶紙」,卻16年沒有音訊

新聞8點見,多一點洞見。每天早晚8點與你準時相約,眺望更大的世界。

2006年,曹美玲所在診所的一名常客拐走了她不滿5歲的兒子。曹美玲不但知道人販子姓甚名誰,還知道他家在何處,然而16年來始終找不到孩子的下落。

2022年1月11日,曹美玲家中桌上散落著兒子蔣崢和「人販子」陳廣興的照片。新京報記者 劉逸鵬 攝

曹美玲在廣西桂林全州縣才灣鎮一家診所工作,2006年一個常來找她打針看病的外鄉人,抱走了她不滿5歲的兒子蔣崢。幾乎是第一時間,她便得知了對方姓甚名誰、家住何方,然而16年間,貌似觸手可及的希望,卻一次次被意想不到的現實捏碎。

16年裡,一切都在變化,家裡原來的紅色座機也換成了一部嶄新的灰色座機,只有電話號碼還沒變,「4611210,蔣崢很小的時候就會背。」

據警方消息, 「人販子」不姓「彭」,真實姓名為陳廣興,原籍湖南省龍山縣塔泥鄉塔泥村,是四兄弟中的老幺。1996年,曾與大哥、三哥共同犯下命案,身為從犯的陳廣興被判處3年有期徒刑。出獄後不久,陳廣興又因搶劫再次入獄。拐走蔣崢時,距其第二次出獄僅僅過了幾個月。

2010年,曹美玲有了第二個孩子小豪。「他和蔣崢長得很像,但是性格又不太一樣。」如今說起小豪,哪怕是提到蔣崢,曹美玲偶爾也會是笑著的。但她從沒有給小豪唱過蔣崢睡前愛聽的歌,「『媽媽該唱《我的歌》哄我睡覺了』——以前蔣崢睡前總會這樣說。」

還不到12歲的小豪,每每聽到母親講起素未謀面的哥哥時,總會笑著開解,「生下我,是咱們的緣分。」他似乎正在以自己的方式,兜住曾經不斷下墜的曹美玲。

但對於尋找蔣崢,曹美玲幾乎完全失去了方向。2021年10月,她從廣西桂林全州縣警方處得知,嫌疑人陳廣興在十 年前於湖南永州江華縣一處賓館內自殺身亡,攜帶秘密的人彷彿帶著秘密永遠離開了。

1月13日,曹美玲前往湖南永州與一位疑似蔣崢的青年做DNA比對。結果並不匹配,但她仍然決定去疑似青年的家裡尋訪線索。她跟丟失的兒子就隔一層「窗戶紙」,16年卻始終沒音訊

據河南官方統計數據,2020年河南新出生人口數量為92萬,是從1978年出生人口有記錄以來首次低於100萬。人口大省河南,為什麼也「生不動」了?

《河南統計年鑒2021》顯示,與2020年全國人口出生率走勢相似,河南當年人口出生率為9.24‰,略高於全國8.52‰平均水平,但也是首次跌破10‰(即1%)。

除了出生率,另一個數據也比較值得關注。作為中國常住人口第三大省、戶籍人口第一大省,河南在生育率出現下降的同時,近年來人口死亡率也保持在相對較高的位置。

1978年到2013年,河南人口死亡率長期在6‰到7‰之間,2014年到2016年出生人口出現反彈的背景下,死亡率也站上了7‰大關,2020年7.15‰的死亡率更是達到了該省統計年鑒記錄以來的歷史最高。

如何破解生育率降低的難題?

留住年輕人是河南需要面對的現實問題之一。《2018年河南人口發展報告》指出,「河南省目前仍然處於人口凈流出狀態,但隨著我省經濟社會的發展和新型城鎮化的加速推進,出省流出速度減緩。」

其實,提高育齡婦女的生育意願才是治本之策。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侯海波曾表示,一時政策衝擊,絕非持續性趨勢,究其原因,就是由於放開生育限制,只是瞄準了生育意願較高的群體,但這一群體已不是社會主流,也不是育齡人口的生力軍,當前育齡人口生育意願持續下降才是問題的癥結。

怎樣通過結構性改革有效應對老齡化給經濟增長帶來的挑戰,值得深入思考。河南55歲醫生倒在抗疫一線,曾替同事連續工作13小時

近日,華中師範大學坦誠公佈畢業生就業率得到網友點讚。該校2021屆本科生就業率為73.78%,與一些高校95%的就業率存在差距。近年,高校就業率造假頻發,然而「紙上就業」對現實中就業難的窘境於事無補。

華中師範大學公佈2021屆畢業生就業率引發熱議。圖/華中師範大學官方網站

長期以來,一些高校為了提高自身的畢業生就業數據,有的高校甚至會以「扣押畢業證」的做法要求學生去「搞一張就業證明」。

針對類似弄虛作假的現象,2020年教育部曾發佈文件,要求嚴格核查高校畢業生就業數據,並明確,各地各高校不準以任何方式強迫畢業生簽訂就業協議和勞動合約,不準將畢業證書、學位證書、優秀畢業生證書發放與畢業生簽約挂鉤。

而現實中也不是所有畢業生一畢業就能找到工作。一方面,很多高校畢業生在畢業後要面臨考公、實習、試用期等「探路」過程,不可能在剛畢業時就與工作單位簽訂勞動合約。更何況,還有畢業生會選擇二戰考研、出國留學,若要求其提供就業證明,顯然是不符合實際的。

所以,華中師範大學坦誠面對畢業生就業數據,走出了就業數據統計擠水分、露真容的重要一步,值得稱讚,也是高校真正應該做的事情。

但也要看到,這樣的做法本該是高校最基本的操作,現在卻成了一件「稀罕事」,這不免令人感到唏噓。

這兩年,受疫情影響,一些高校畢業生的就業率其實並不理想,這是一個必須承認的客觀現實。面對這樣的現實,高校要做的其實只有坦誠面對,並且根據現實數據分析原因,與決策部門一起有針對性地做出合理調整,才能精準應對類似現象,幫助畢業生走出「紙上就業」的窘境。

要明晰的是,外表光鮮的數字不僅對現實起不到任何幫助,反而遮掩了高校與就業市場之間存在的深層次矛盾。也因此,唯有及時、主動地戳破虛假的數據泡沫,才能避免貽誤解決問題的最佳時機,更早讓相關問題得到解決。這也是社會各界的共同期待。坦誠面對就業率,讓畢業生走出「紙上就業」窘境|新京報快評

1月以來,河南多地成為疫情中高風險區。抗疫還在進行,55歲的急救醫生王新華卻倒在了一線。為了接送村民做核酸檢測,他連軸工作13個小時,因勞累過度,1月6日倒在了工作人員隔離點。

王新華。圖源:周口市第一人民醫院微信公眾號

王新華是周口市第一人民醫院120急救指揮中心主任。1月3日下午3點多,他正在忙著搬家,突然接到醫院通知,「下午5點到四通鎮執行排查疫情任務。」他立馬放下手中的活,趕到醫院。

周口市四通鎮有近3500名村民需要進行核酸檢測,從3日下午5點到4日早晨將近7點,王新華和50多名醫務檢測人員連軸工作了13個小時。他們在四通鎮3個行政村往返8次,在醫院和四通鎮間往返了12次。回醫院的這段路約30公里,平均單程都要40分鐘,相當於他們當天晚上各自開了360公里的車。

那天夜裡氣溫也就兩三攝氏度,王新華和同事李汝良一宿沒有吃過一口飯。

4日轉運完畢,李汝良和王新華住進了隔離點酒店。雖然人在隔離,但王新華仍在不停聯絡,遠程指揮。

1987年從部隊離開後,王新華進入醫院工作。四五年的軍旅生活,讓他養成了節儉的習慣。

他也是醫院出了名的「鐵麵包公」,公家的車絕不允許私用,誰用他跟誰急。2020年初,新冠疫情剛剛出現的時候,防護服價格高且數量有限,王新華常常提醒同事,不能浪費,能為醫院節省一套是一套。

在家人的印象中,王新華的身體一直很好,每年體檢都沒什麼大問題。家距醫院大概五公里,王新華平時愛騎自行車上下班,後來為了節省時間,他改成了騎電動車。如果晚上有時間,他就吃完晚飯出去走個一兩萬步再回家。

他的身體,沒能禁得住高強度工作,因勞累過度,王新華於1月6日猝死,倒在了醫院工作人員隔離點。

1月8日上午9點,王新華的追悼會在家中舉行。牛威記得,院子里站滿了人,院子外的巷道上也站滿了人,醫院里認識的不認識的醫生都來了。河南55歲醫生倒在抗疫一線,曾替同事連續工作13小時

編輯 魏冕 侯韻佳 校對 吳興發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