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個國家政策關注數據要素:加快市場化流通,強化數據分類分級保護

  原標題:多個國家政策關注數據要素:加快市場化流通,強化數據分類分級保護

  21世紀經濟報導 記者張雅婷 實習生華錦 廣州報導

  日前,國務院印發《「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以下簡稱《規劃》),作出了「十四五時期」中國數字經濟發展的重點部署,提出數據要素是數字經濟深化發展的核心引擎。

  充分發揮數據要素作用,成為《規劃》重點任務之一。《規劃》要求強化高質量數據要素供給,加快數據要素市場化流通,創新數據要素開發利用機制。

  不久前,國務院辦公廳印發《要素市場化配置綜合改革試點總體方案》(以下簡稱《方案》),在探索建立數據要素流通規則與健全要素市場治理兩大方向上進行規定。 

  在地方政府加緊數據立法的當下,國家這兩份重磅文件聚焦數據共享、開發、交易、安全等方面,為數據要素規範化流通、數字經濟高效發展提供政策指引。

  深化政務數據共享,構建國家公共數據開放平台

  對於充分發揮數據要素作用,《規劃》提出強化高質量數據要素供給,《方案》要求探索建立數據要素流通規則,兩份文件均在國家層面推動數據要素規範化流通。

  實際上,相關規則在各地數據法規中已體現。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肖颯介紹,《上海市數據條例》對公共數據和個人數據的流轉、開放、共享以及相關單位和政府部門的權利與義務作出規定,《深圳經濟特區數據條例》則涵蓋個人數據、公共數據、數據要素市場、數據安全等方面,是國內數據領域較為基礎性、綜合性的立法。

  其他城市在數據立法上也有不同建樹。例如,貴州作為全國首個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已頒布大數據地方性法規,大數據安全、政府數據共享開放條例,是數據立法先行者。福建、山東、安徽、吉林、山西、海南、天津、貴州均出台大數據條例,主要面向公共數據治理領域。浙江、廣東出台數字經濟條例,《浙江省數字經濟促進條例》首次將數字經濟領域的相關基礎性概念上升為法律概念,聚焦數字基礎設施、數據資源兩大核心問題,《廣東省數字經濟促進條例》則關注「數字產業化、產業數字化」問題。

  「各地的數字立法各有特色,但對於區域數據共享方面有所欠缺,如京津冀協同發展在數據協同共享還需更進一步。」肖颯表示,缺點集中表現為區域數據隔閡大、數據壁壘難以突破、數據難以在不同區域流通、普通群眾難以獲得有效數據等問題。

  在肖颯看來,數據共享和信息開放的欠缺,存在技術與政策方面的不足。從技術上來說,信息分類不明確、信息應用場景不規範,數據歸集和數據清洗方面存在不足導致跨區域信息共享存在難以突破的困境。從政策來看,由於「數據公有」和「共享增值」的新理念還未普及到地方,地方政策存在信息孤島,各地不願共享信息。

  對此,上海社科院綠色數字化發展研究中心副秘書長、信息所副研究員范佳佳建議,國家需要快速統籌調度各部委數據的融合貫通,加快推進國家直屬部門數據與地方的共享,完善區域數據互聯互通,建立國家級公共數據開放平台,補齊缺點。

  國家層面也在給出解法。《規劃》提出,深化政務數據跨層級、跨地域、跨部門有序共享,構建統一的國家公共數據開放平台和開發利用埠。《方案》要求建立健全高效的公共數據共享協調機制,支持打造公共數據基礎支撐平台,推進公共數據歸集整合、有序流通和共享。

  對於公共數據開放共享,《方案》還提出探索開展政府數據授權運營。華南師範大學法學院研究員、數字政府與數字經濟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馬顏昕介紹,政府數據授權運營有兩種方式,一是委託性運營,二是經營性運營,後者將數據視為資源以特許經營的方式交由企業運營,市場性更強。「這兩種方式均有利弊需要注意。例如,免費會不利於市場化運營的積極性,而經營性運營又需防止相關政府部門的逐利衝動影響數據開放的公共性。」馬顏昕說。

  創新數據開發利用,健全數據交易規則

  對於數據開發,《規劃》提出需創新數據要素開發利用機制,《方案》要求拓展規範化數據開發利用場景,均從市場層面提出探索多樣化的數據開發機制。

  針對數據開發工作,中國目前已取得一定成效。以海南為例,2021年12月,海南省舉行公共數據資源開發利用試點成果發佈暨數據產品超市上線儀式,近百種數據產品上架。首批數據產品服務交易在交通、金融、民生等場景開展,達成了235萬元交易額。

  依據《方案》,未來應在金融、衛生健康、電力、物流等重點領域,探索以數據為核心的產品和服務創新,促進商業數據流通、跨區域數據互聯、政企數據融合應用。

  「拓展規範化數據開發利用場景在落地上較為困難。」范佳佳表示,比如數據採集標準化、技術標準統一化、跨區域數據互聯和政企數據融合等都是數據流通的難點問題。需要國家層面頂層設計、配套法規、探索路徑、狠抓落實。對此,范佳佳建議,國家協調各部門在數據流通核心問題上積極響應國家號召,以國家發展大局為重,放棄部分既得利益。

  對於數據交易,《規劃》提出加快數據要素市場化流通,《方案》提出建立健全數據流通交易規則,均要求加快構建數據要素市場規則。

  當前,多地正在實踐公共數據交易。2021年10月,廣東在企業信貸場景開出全國首張公共數據資產憑證,企業憑用電數據即可貸款,以數據資產載體技術解決數據確權難、監管難、跨域互信難等難題。隨後,廣州市南海區在環境保護稅管服、氣象災害財產保險兩個場景對公共數據資產憑證也進行了探索。

  《方案》提出應規範培育數據交易市場主體,發展數據資產評估、登記結算、交易撮合、爭議仲裁等市場運營體系,穩妥探索開展數據資產化服務。

  在馬顏昕看來,數據確權是構建數據市場體系的前提,也是實現數據要素報酬合理分配的關鍵。「當前,國家還未對數據產權制度進行統一規定。建議全國人大授權特定地區試點立法,來明確數據產權。」馬顏昕說。

  探索「數據可用不可見」,完善數據分級分類保護制度

  數據安全方面,《規劃》要求提升數據安全保障水平,《方案》提出加強數據安全保護,均要求完善數據分類分級保護制度。

  2021年,中國多部涉及數據安全、信息保護的基礎性法律出台。《數據安全法》自2021年9月1日施行,為規範數據處理活動、保障數據安全提供了強有力的保障。自11月1日起施行的《個人信息保護法》則在個人信息處理、個人信息跨境等方面進行了規定。

  近年來,隨著隱私計算技術的出現,數據要素流通迎來了新趨勢。《方案》中提出探索「原始數據不出域、數據可用不可見」的交易範式,在保護個人隱私和確保數據安全的前提下,分級分類、分步有序推動部分領域數據流通應用。

  隱私計算即通過技術實現數據「可用不可見」,讓不同來源的數據安全共享產生更大價值,已開始在不同行業初步應用,其中金融和醫療領域的應用場景相對成熟。

  在金融領域,依託隱私計算技術構建的風險控制模型,實現了跨行業數據鏈接,提升反欺詐能力,但也存在一定法律風險。「使用了隱私計算技術並不代表能規避《個人信息保護法》等法律規定的義務。」馬顏昕表示,實踐中,金融機構可能通過反覆問詢的方式來調取個人信息,這也導致隱私計算技術在應用場景上受到一定限制。例如,問詢張三是否在特定地區繳納社保,通過反覆問詢可以最終還原出指向特定個體的個人信息,需要個人同意或者其他合法性依據。

  為提升數據安全保障水平,《規劃》要求,依法依規加強政務數據安全保護,做好政務數據開放和社會化利用的安全管理。

  馬顏昕認為,政府在數據流通交易上探索「原始數據不出域、數據可用不可見」,使用隱私計算技術的安全性還有待時間檢驗,信息是否真正無法復原需要更多驗證。「數據安全需要明確責任來兜底。」馬顏昕建議,應儘快建立數據安全保護制度,落實數據錯誤、數據泄露等問題的責任承擔方,進一步防控數據要素流通的安全風險。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