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治毒,這是要向蔣介石看齊?

據當地媒體報導,洛杉磯市開展了一次打擊非法大麻的行動,對許多未按要求登記交稅的大麻種植者、分銷商進行了清剿,並準備通過對非法大麻的嚴厲罰款提案。

這是不是意味著這個已經允許大麻合法化的地區,要開始對付這種讓人「上頭」的作物了呢?對此,行動負責人表示:我們已經開展了一系列的行動,來保護和促進合法大麻的銷售增長。

據美國《洛杉磯每日新聞》11日報導,對非法大麻進行嚴懲的新提案已經得到了管理委員會大部分成員的同意,只需完成正式投票即可生效。按照新提案,凡是未經有關機構批准私自種植和銷售大麻,將從被查處當日開始,按每天3萬美元的金額進行罰款,直到整改完畢。

按照中國網友們對「清剿毒品」的理解,會覺得洛杉磯有關部門是衝著大麻來的,部分吸食大麻的美國民眾和大麻商家也在擔心,這是不是意味著這個從2018年已經讓大麻合法化的城市,又開始對這種毒品下重手了?

很顯然,有關部門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監管部門負責人對媒體表示,他們在本周二已經研究了對合法大麻的保護方案,接下來會出台一系列措施向消費者推薦合法大麻。

至於為什麼要嚴厲打擊不斷搶佔市場的非法大麻,這位負責人給出了一個非常細節、但又讓人無可反駁的理由:種植大麻需要大量的用水和用電,非法種植者為了節約成本,甚至會盜取社區消防設施的備用水,產生了嚴重的火災隱患。

相比之下,她的後續回復倒是更耐人尋味:考慮到非法大麻已經在許多地區擴散,為了打擊它們,監管機構會想辦法鋪開合法大麻的銷路,進入更多原本沒設立銷售點、此前被非法大麻佔據的社區。

簡而言之,大麻可以賣,但必須得是我們來賣。

儘管很多支持大麻合法化的人總強調此舉可以遏制犯罪,把非法市場上流向毒販的收入收歸公有,但從美國和加拿大近年來的大麻合法化、非罪化後的實際效果看,這些設想基本都落空了。

2019年,由加拿大魁北克省政府經營的合法大麻商店SQDC在其第一個財政年度虧損高達490萬加元,這筆成本最終由魁北克省的公共財政支付,需要納稅人來買單。

虧損的原因,其實在剛剛那篇《洛杉磯每日新聞》以及其他美媒的報導中都曾詳細分析過:非法大麻無需交稅,甚至會盜竊公共資源進行生產,導致成本遠低於合法大麻,很快就能佔領當地大部分市場份額。

有人會說,只要加大打擊非法大麻,不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了?可實際上,查禁各類毒品最常用的手段,是在抓住吸毒者後,從這些人身上尋找線索往上挖出整個販毒鏈條。

但由於當地出台了大麻合法化政策,常規的查禁手段就用不上了,畢竟執法部門不可能看著消費者手上的大麻香煙,直接分辨出他抽的這根是從合法還是非法渠道買來的,也不能像以前那樣把他們帶回去問話調查。因此,警方要麼只能對非法大麻放任自流,要麼就是花費更高的成本進行執法。

僅2021年一年,洛杉磯市所在的加州就查獲了120多萬株非法大麻植物和超18萬磅的加工大麻。這也說明加拿大「合法化」的失敗經驗,某種程度上又在美國加州重新上演了。

相比加拿大和美國「官方販毒」還賠錢的操作,中國歷史上倒是有一個「成功盈利」的案例,那就是蔣介石時期的國民黨政府。

據上海市禁毒科普教育館官網顯示,和美加推動合法化的理由差不多,蔣政權當時也是打著「鴉片收入收歸國家」的旗號。只不過,蔣政權還得仗著武力強力取締全國其他軍閥種植的鴉片,一邊給自己的嫡系發放毒品經營特許權,以無底線地傷害人民的健康為代價,才成功收上了這筆巨額的「財政收入」。

21世紀的美國和加拿大政府,總不能在這樣的問題上,向蔣介石看齊吧?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