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評|作家做不對自己文章的閱讀理解,其實很正常

很多人,可能都有被語文考試支配的「恐懼」。尤其是閱讀理解,「概括主旨大意」「表達什麼樣的感情色彩」「作者想說明什麼道理」之類,總是猜不對,不知道作者在想什麼。

我們上學那會兒,標準答案說啥就是啥吧,不管是不是滿臉問號。但誰能想到,現在的通訊技術進步了,同學們還可以親自找作者求證。

這兩天,北京東城初三期末語文考試,有一道閱讀題節選自作家Ball吉·原野的少年小說《烏蘭牧騎的孩子》,要求補寫其中一位角色的內心活動。學生紛紛表示題目太難,於是到微博上向作者求助。

作者也很風趣,直接把文章的後半部分拍了下來,就是他自己寫的「內心活動」,也就是標準答案了。可見,作者也沒寄託什麼隱晦的深意,不過是出題人把這部分給省略了。

類似的情況也不是第一次。2017年高考浙江語文試卷,有一道閱讀理解問魚眼裡「一絲詭異的光」是什麼,學生也大感困惑,紛紛去問作者。作者也很蒙,只好放了張魚的表情包,攤牌了:這就是詭異的光。

這是語文考試里很有意思的現象:不是作者有想法,而是出題人覺得作者有想法;作者也不知道自己想表達什麼,看了試卷才知道自己想表達什麼。

有點「凡爾賽」地說,我也有文章進入過考試題。我試著自己做過,倒不至於一頭霧水,但確實內心戲沒有題目那麼多。比如在某處突然有個轉折,題目會問「作者為什麼要在這裏轉折」。標準答案會寫得冠冕堂皇,但事實是,我不在這轉折一下湊不夠1200字。

不過,我們也大可不必因此去懷疑語文考試的含金量。考試畢竟和純粹的文學鑒賞不一樣,文學鑒賞可以詩無達詁,但考試題是要量化考核、鍛煉能力的。題目就得在文章中找到題眼,給學生製造一些「困難」,並形成統一的答案詮釋,不然考試還怎麼考呢?

而且,出題人引導學生「想太多」,也並不是沒有意義的。對於作者來說,落筆之處往往是信手拈來,但背後也多少也有潛意識、文化背景、社會氛圍的潛移默化。作者的不自覺,對於陌生的讀者來說,也許就是值得靈光一閃的地方。

比如薩義德的學術名著《東方學》,切入點就是那些文藝作品里作者不自覺地對東方元素的運用。這些作者估計也沒刻意地想表達什麼意思,卻在不知不覺中把東方作為一個「異質背景板」進行創作。薩義德就此敏銳地發現了問題,揭示了西方文化的霸權主義。

對於同學們來說,閱讀理解其實是對文本解讀能力的基本訓練,說白了,就是在錘鍊基本功。一個簡單的道理是,基本功不紮實,所謂高深的文學鑒賞更是無從談起的。

想想魯迅先生的「一株是棗樹,另一株也是棗樹」,這到底表達了什麼意思?這就要聯繫到作者創作的背景、語詞的含義、思想的傾向……如果僅僅把它當作一個段子、笑話,只會暴露自身學識積累和閱讀能力的不足。「言有盡而意無窮」,不正是文學的趣味所在?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