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尖叫」——這位上海小學生日記的記錄心聲,爸媽們聽懂了嗎?

原標題:「我想尖叫」——這位上海小學生日記的記錄心聲,爸媽們聽懂了嗎?

圖說:「我想尖叫」「悶死了」「無聊極了」經常出現在悠悠的日記里 採訪對象供圖(下同)

「我想尖叫」「悶死了」「無聊極了」經常出現在悠悠的日記里,這其實是孩子喜怒哀樂的吶喊。家長們是否願意,是否能夠聽懂孩子們的心聲呢?今天,一場家庭教育研討會在滬召開,新書《我想尖叫——悠悠日記》的作者劉月珥、劉雲耕與滬上教育專家齊聚,一同聊起解鎖親子溝通的秘訣。

「做小孩才不輕鬆!」

爸爸輔導悠悠的英文,學著學著就吼了起來,悠悠感覺自己的「腦子要炸了」!「憑什麼吼我?」「就憑我是你爸!」悠悠在日記里寫下當時的想法——以後也要吼自己的孩子,一定很爽。

看到這些話,爺爺感到很震動,他意識到,簡單粗暴的教育方式真得好好改改了。親子教育有一個「低聲效應」,認為降低和孩子說話的音調,教育效果能夠事半功倍。爺爺認為,低聲氛圍能夠讓孩子覺得父母理智,孩子也能處於冷靜狀態就是有利於家長和孩子進行良好溝通,此時的學習效果也最好。為什麼小朋友沒有權利?悠悠鬱悶又困惑,為什麼大人小孩都是人,都有權利,為何只能大人教育兒童,而不能是兒童指出他們的不對?為何兒童似「籠中鳥」,而大人似「天空鳥」?悠悠想說:「世界是公平公正的,要互相請教,不要因為自己是長輩而不把孩子放在眼裡。也許,讓孩子自己選擇,會有更好的效果。」爺爺看到這篇日記,沉思良久,卻很欣慰。他認為孩子說「不」,是孩子成長走向成熟的信號,「叛逆期」其實也是成長期,家長不必為此過度煩惱,但民主家庭是培養孩子獨立人格和創造性思維的土壤,父母有錯也應該實事求是承認錯誤。

圖說:新書《我想尖叫——悠悠日記》

疫情下的煩悶心情、爸媽輔導學習的矛盾、競選小隊長落選的沮喪,這本書集結悠悠在小學階段寫下的日記,記錄著真實生活中的喜怒哀樂,呈現著一個小學女生的率真。她希望通過這本書告訴大人們:「做孩子也並不輕鬆,希望家長和孩子都能換位思考。」每篇日記之後,還有爺爺睿智的思考,既是祖輩對子女的關愛,也是「第三代教育掌門人」更為冷靜的視角。「家庭中發生的事充滿相似的火藥味」,劉雲耕說,書里披露了年輕父母有時簡單、粗暴、傳統的教育方法,供更多年輕父母比照、借鑒或警戒,希望啟迪年輕父母做優秀家長。

「看見」真實的孩子

「關注孩子被愛、歸屬集體、擺脫過失感、克服膽怯、獲得好成績和自尊的6大需求,貫穿孩子成長的整個童年過程,悠悠日記里寫滿真實,也呈現這些需求」,新書研討會上,「時代楷模」、盧灣一中心小學校長吳蓉瑾說,成年人應該「看見」孩子,關心他們的心情「晴雨表」,關注他們的核心成長需求。

少年兒童出版社社長馮傑也提到,及時聽見孩子的心聲,即使關注和消解孩子的不安和焦躁,傾聽孩子的心聲是學校更是家庭的責任。

家長也應天天向上

悠悠的爺爺寫道:「像觀察孩子感冒癥狀一樣觀察孩子心理上的細微歧變。」家庭教育專家、「朱家學堂」創辦人朱良俊認為,書里悠悠的敘述和爺爺的思考,回答了一些家庭教育中的熱門問題,例如,隔代教育好不好?孩子沒有興趣是否還能學好課外課?許多小例子都回答了這些問題。「家庭教育是在家庭空間里形成的生活方式,家庭教育的目的是培養會生活的孩子,需要成人不著痕迹地去引導,其實是很難的。」上海市教育科學院普教所家庭教育研究與指導中心主任郁琴芳解釋,兒童不是抽象的,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個體是不同的,成人常常以「自以為是」的「兒童視角」去「框住」孩子,未必是適用。

上海師範大學校長、研究員袁雯認為,家庭教育中最可貴的是理性,既要認識孩子成長的一般規律,又要認識自己的孩子,給予自己的孩子個性化的指導。「有人說,孩子好好學習,家長天天向上。孩子天天成長,家長也應該如此,才能做好孩子的老師,而不是絆腳石。」在書里,悠悠呼籲:不要跟別人家的孩子比。悠悠的爺爺呼籲:做父母的要多跟別人家的家長比,向優秀的家長學習,提高自身素質,這是培養優秀孩子的前提。

新民晚報記者 易蓉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