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準開豪車曬工資、戴15萬元以上手錶、背5萬以上的包…一券商禁止員工「炫富」?券業真要限薪?

  「工作環境下不允許開豪華車(100萬以上)、戴高檔手錶(15萬以上)、使用高檔包(5萬以上)」……1月13日,一則券商《固定收益融資部員工社會行為準則(試行版)》在業內激起不小水花。

  相關截圖顯示,這份「行為準則」來自某券商固定收益融資部,明確對「奢侈品使用、言談舉止、對外宣傳、生活作風」四方面進行行為規範,多方面禁止員工「炫富」,避免炫富、高調等行為給公司甚至整個行業帶來負面影響。而這些準則,就是要避免給外界留下金融行業從業人員高調奢華的印象。

  四項要求避免員工「炫富」?

  這則近600字的行為準則涵蓋了奢侈品使用、言談舉止、對外宣傳、生活作風四方面的規範,多方面對「炫富」行為做出明確要求,目的是避免帶來負面影響。

  該券商固收部提出了行為規範的總原則,即部門的工作範圍內員工須注意言行舉止,不允許因家庭背景等非自身因素產生優越感,當好一名職業banker。

  「為堅持共同富裕的社會價值觀,符合當前的社會形勢,固定收益融資部出台部門員工的社會行為準則,避免炫富,高調等行為給公司甚至整個行業帶來負面影響。」

  規範中這一表述,正體現了當下行業已出現的一些問題。

  關於名錶、豪車與包包

  「行為準則」中最博人眼球的是關於奢侈品使用的相關規定。如工作環境下(上班時間、有客戶在場的任何場合)須穿著得體,不允許開豪華車(100萬以上),戴高檔手錶(15萬以上)、使用高檔包(5萬以上),以及使用其他不合時宜、奢華定製的物品。

  言談舉止的要求主要針對「曬薪酬」等行為,目的是避免留下高調奢侈的行業形象。

  如對外交流時需迴避討論任何奢華主義內容;不允許在使用社交軟體、社交平台(公開媒體,包括朋友圈,抖音,小紅書等)時發薪資、獎金等截圖或具體金額,不在社交平台上發佈高端奢侈品、高端旅行以及高端餐飲、酒水的相關內容;接受正式採訪前須向部門提交申請,接受正式和非正式採訪(參加論壇等)時不得隨意評論行業薪酬。

  對外宣傳內容上也對「薪酬待遇」等敏感信息做出限制。在對外宣傳及招聘信息中,不可含有薪酬和待遇信息的表述。招聘廣告不允許標註高薪和高提成、強資源等要素。

  在生活作風上則要求對待個人生活必須抱著負責任的態度,嚴肅處理個人生活問題。

  薪酬成行業「敏感話題」

  金融從業者薪酬問題歷來是吃瓜群眾的「談資」,上述「行為準則」一出,再次把券業人士薪酬問題推到聚光燈下。

  微博大V @歷史的進城發文點評,「吃肉不要吧唧嘴,已有券商出台細則了,開車別開100萬以上的車,戴錶別戴15萬以上的表,背包別背5萬以上的包。不要在各平台曬薪資、獎金。」

  也有評論直指證券行業面臨的限薪問題,「參加大佬飯局,已經比較明確了券商的高管都要限薪了」。

  此外,也從業者叫苦不迭,紛紛表示自己是被平均的——「說得好像我們有100萬以上的車,15萬以上的表,5萬以上的包一樣……現在獎金延遞成什麼樣了」「平均薪酬害苦了底層工作者,企業中的高層和基層職工相差懸殊,但行業降低薪酬各層級都降」。

  有券商分析師年收入超200萬元?

  1月6日下午,一張某證券公司非銀分析師的薪資單截圖在網上流傳。截圖內容顯示,這位分析師在2021年10月、11月的稅前收入均超過10萬元;截至2021年11月,這位分析師年內稅前收入合計達224.67萬元。

  此外,該帳號曬出的另一張薪酬截圖顯示,陸韻婷11月薪資卡到手薪資為60795.61元,稱這是其2021年「最低的一個月薪資」。

  截圖中還點出了這位「分析師」是中泰非銀分析師陸韻如。

  這種高調秀薪資的行為引起了不少吃瓜群眾的圍觀,若此事屬實,其個人亦可能違反了公司相關的薪酬保密協議。

  當事人稱有人移花接木

  然而媒體發現,這份截圖中有兩項無法匹配的內容。

  一是11月15日該數字與前一張截圖中的當月薪資無法匹配。二是據證券業協會官網數據,中泰證券並沒有一位叫陸韻如的員工;銀河證券倒是有一位叫陸韻如的員工,但職業崗位並不是分析師。

  據悉,中泰證券非銀首席分析師陸韻婷已在微信朋友圈予以澄清。「今天碰到大無語事件,還是要出來說:1、完全不認識沈彥傑(即截圖中的爆料人)這個人,2、我也沒有小紅書賬戶,有人移花接木再傳播無論是法律還是道德都很可恥,也違法,希望趕快平息。」陸韻婷這樣寫到。

  目前,所謂曬薪資單的帳號Ingrid已無法在小紅書App中查詢到。

  員工薪酬「被平均」?

  公開資料顯示,2020年中信證券、中金公司薪酬總支出超100億元,華泰證券、國泰君安、廣發證券、海通證券、招商證券、申萬宏源、中信建投、銀河證券和東方證券位居前列,薪酬支出均超50億元。

  不過,平均薪酬或無法反映真實情況,因所處地域不同和職級崗位差異,券商員工之間薪資相差較大。

  某頭部券商此前的招股書顯示,公司2019年的人均年薪為82.32萬元,具體來看——

  管理人員的平均薪酬水平為375.97萬元/年。在職能部門中,中層人員平均薪酬為76.08萬元/年,員工為26.15萬元/年;業務部門中,中層人員83.94萬元/年,員工為24.48萬元/年。

  與證券行業的普遍情況相同,員工薪酬「被平均」的情況同樣明顯。

  此外,該券商選取了北京市「金融業-資本市場服務」行業作為當地平均薪資水平進行對比。以2019年為例,該券商的平均薪酬為82.32萬元/年,當地平均薪酬為36.28萬元/年。

  證券業協會開展行業薪酬制度調研?

  1月7日晚間,一份證券業協會下發的《關於開展行業薪酬管理制度調研的通知》的截圖廣泛流傳。

  該文檔稱,證券行業是依靠高質量人才發展的行業,健全合理的薪酬激勵機制是公司穩定健康發展的必要保障,同時也是促進行業高質量發展和防範化解金融風險的重要基礎。為了解行業對完善薪酬管理制度的意見建議,更好發揮協會的自律引導作用,現開展問卷調研,請公司按照調研提綱認真組織研提相關意見建議,並於2022年1月17日17:00之前發送至指定郵箱。

  流傳的截圖為證券業協會下發給野村東方國際證券的通知。

  內資券商方面,有機構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回復,公司也收到了該份通知,但亦有券商表示尚未收到相關文件。

  該文件流傳後,引起了券業從業者廣泛關注,擔憂是否會引發新一輪限薪措施。因為早在2015-2017年,證監會先後對會管幹部,以及管轄的券商、尤其是投行部門,下發過限薪引導。

  而因中泰證券分析師小紅書曬個人224萬年薪的輿情影響,且目前國內有共同富裕的主基調,協會本次對券商薪酬制度的調研,被猜測可能是後續限薪的前奏。

  有接近監管層的人士稱,目前只是協會發了這份文件,證監會尚未有相關文件。而協會作為自律組織,的確可能因輿情關注券業的薪酬引導。

  但即便有人關注,其個人行為引發的輿情,是否會導致監管部門採取動作?證券業協會對券商下發的薪酬體制的調研,則被理解為對上述輿情的呼應。

  不過,千萬年薪的研究所所長和百萬年薪的首席分析師,早已是二級投研圈普遍存在的現象。只是相較於其他行業、或者說金融行業其他不少崗位來說,顯得「貧富差距」有點大。

  而至於這樣的情況是否合理,行業內亦是有不同觀點。

  支持者認為,這樣的薪酬與其工作相呼應,高薪之下是可能的7*24小時的連續工作、「天天不著家」,同時也是這樣的高薪,才能吸引到足夠優秀的人才;認為其不合理的,除了「羡慕者」外,亦包含一些金融機構的管理層——畢竟,這樣的高薪會將優秀人才的身價炒得水漲船高,有心發展業務的機構卻無力「挖」到優秀的人才。

  券業限薪前奏將起?

  實際上,在2015-2017年,證監會先後對會管幹部,以及管轄的券商、尤其是投行部門,下發過限薪引導。

  2015年左右,證監會對系統內工作人員推出限薪方案。在限薪方案實施一年後,有會管幹部薪酬從限薪前的200多萬元水平,降至最高60多萬元。

  而2017年,證監會發佈了《證券公司投資銀行類業務內部控制指引》公開徵求意見,最終成文時間是2018年。

  該《指引》中,第29條規定,證券公司不得將投資銀行類業務人員薪酬收入與其承做的項目收入直接挂鉤,應當綜合考慮其專業勝任能力、執業質量、合規情況、業務收入等各項因素。

  第30條規定,證券公司應當針對管理和執行投資銀行類項目的主要人員建立收入遞延支付機制,合理確定收入遞延支付標準,明確遞延支付人員範圍、遞延支付年限和比例等內容。

  對投資銀行類項目負有主要管理或執行責任人員的收入遞延支付年限原則上不得少於3年。

  而近期二級市場輿情引發的對券業從業人員薪酬的關注,是否會導致行業面臨薪酬引導,或有待監管後續動作。

  來 源 |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王媛媛)、財聯社、澎湃新聞、公開資料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