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環境侵權適用懲罰性賠償新規發佈,賠償額一般不超損失二倍

原標題:生態環境侵權適用懲罰性賠償新規發佈,賠償額一般不超損失二倍

新京報快訊(記者 沙雪良)《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生態環境侵權糾紛案件適用懲罰性賠償的解釋》1月13日發佈,其中明確,懲罰性賠償金數額,應當以環境污染、生態破壞造成的人身損害賠償金、財產損失數額作為計算基數,一般不超過基數二倍。

新聞發佈會現場。最高法供圖

讓惡意侵權人付出應有代價

2021年1月1日施行的《民法典》第1232條規定,「侵權人違反法律規定故意污染環境、破壞生態造成嚴重後果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相應的懲罰性賠償。」

「懲罰性賠償,作為損害賠償填平原則的突破,通過讓惡意的不法行為人承擔超出實際損害數額的賠償,達到充分救濟受害人、制裁惡意侵權人的效果,具有懲罰、震懾、預防等多重功能。」在最高法1月13日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最高法副院長楊臨萍表示,新發佈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生態環境侵權糾紛案件適用懲罰性賠償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明確了人民法院審理生態環境侵權糾紛案件適用懲罰性賠償的原則,進一步細化了當事人主張懲罰性賠償的時點和具體請求,懲罰性賠償的適用條件、履行順位等問題,確保民法典生態環境懲罰性制度在審判實踐中落實落細,見行見效。

楊臨萍介紹,生態環境損害具有累積性、潛伏性、緩發性、公害性等特點,生態環境領域違法成本低問題突出。《解釋》的起草,立足破解環境違法成本低突出問題,同時圍繞審判實踐中亟待統一的懲罰性賠償的適用範圍、責任構成以及懲罰性賠償金數額的確定等問題進行規範,充分發揮懲罰性賠償的制度功能,依法提高環境違法成本,嚴懲突出環境違法行為,讓惡意侵權人付出應有代價。

全國人大代表、最高法特邀監督員馮帆表示,此次司法解釋對人民法院在生態環境領域適用懲罰性賠償應遵循的原則、範圍、構成要件、計算基數和倍數等具體事項進行了細化明確,有效解決了司法實踐中普遍存在的疑點、難點問題。

懲罰性賠償的構成要件更為嚴格

《解釋》共14條,主要包括生態環境懲罰性賠償的適用原則、適用範圍、請求的時間和內容、要件認定、基數倍數、公益訴訟的參照適用等相關內容。

《解釋》第2條規定,因環境污染、生態破壞受到損害的自然人、法人代表或者非法人代表組織,依據民法典第1232條的規定,請求侵權人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的,適用本解釋。第12條,明確了國家規定的機關和法律規定的組織作為被侵權人代表請求懲罰性賠償的參照適用和但書規定。

與普通環境侵權責任適用無過錯責任歸責原則不同,懲罰性賠償的構成要件更為嚴格。根據民法典第1232條規定,《解釋》第4條至第8條,明確了懲罰性賠償的特別構成要件及其考量因素和典型情形:一是侵權人實施了不法行為;二是侵權人主觀具有故意;三是造成嚴重後果。同時,根據民事訴訟法上「誰主張,誰舉證」的規定,進一步明確由被侵權人對上述特別要件負舉證證明責任。

生態環境懲罰性賠償請求應一並提起

關於懲罰性賠償金數額,《解釋》第9條規定,應當以環境污染、生態破壞造成的人身損害賠償金、財產損失數額作為計算基數。第10條明確,人民法院確定懲罰性賠償金數額時應當綜合考量侵權人的惡意程度、侵權後果的嚴重程度、侵權人所獲利益、侵權人事後採取的修復措施和效果等因素,同時規定一般不超過基數二倍。

「懲罰性賠償作為附加性責任,須以補償性損害賠償的成立和確定為基礎。」楊臨萍介紹,為方便當事人及時、全面地主張權利,提高人民法院審理生態環境侵權糾紛案件的水平和效率,根據「一事不再理」的民事訴訟理論和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解釋》第3條規定,生態環境懲罰性賠償的訴訟請求,應由當事人在生態環境侵權訴訟中一並提起,由人民法院一並解決,以提供公平、高效、充分的救濟。

中國法學會環境資源法學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武漢大學環境法研究所所長秦天寶教授認為,為保證懲罰適度有效、不被濫用,《解釋》明確了不得單獨起訴、倍數限定以及與行政罰款、刑事罰金綜合考量等內容,是謙抑原則(必要性原則)的體現。

如何防止懲罰性賠償被濫用?

懲罰性賠償會讓侵權人承擔超出實際損害的賠償責任,構成要件更為嚴格,如何防止在實踐中懲罰性賠償被濫用?

最高人民法院環資庭庭長劉竹梅介紹,懲罰性賠償是傳統侵權法填平原則的例外,具有加重責任的性質。《解釋》在總計14個條文中,用5個條文的體量規定了懲罰性賠償的適用條件,充分體現了嚴格把握其適用條件、依法審慎適用的基本態度。

根據《解釋》規定,懲罰性賠償的適用須滿足三個特別要件:行為要件,侵權人實施了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不法行為,是對其施以懲罰的正當性基礎;主觀要件,侵權人的主觀惡意,是懲罰性賠償的基礎性要件;後果要件,懲罰性賠償的適用應遵循謙抑原則,聚焦於損害後果嚴重的侵權行為,避免侵權人動輒得咎。「且此種嚴重後果,必須是已經實際發生的、現實存在的人身損害、財產損失或者生態環境損害,不能僅是一種風險」。

《解釋》第8條規定,人民法院認定是否造成嚴重後果,應根據污染環境、破壞生態行為的持續時間、地域範圍,造成環境污染、破壞生態的範圍和程度,社會影響等因素綜合判斷。而造成他人死亡、健康嚴重損害,重大財產損失,生態環境嚴重損害或者重大不良社會影響的,應當認定為造成嚴重後果。

為何對懲罰性賠償限定二倍以內?

最高人民法院環資庭庭長劉竹梅表示,懲罰性賠償是補償性損害賠償之上的附加性責任。其數額的確定應以被侵權人受到的實際損失作為計算基數。

現行法律、司法解釋中關於懲罰性賠償的倍數限定,存在三種模式。第一種是固定倍數,如「價款十倍或者損失三倍」;第二種是彈性倍數,如「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第三種是不設定倍數限制。《解釋》起草中,經過充分調研論證,為兼顧可操作性和靈活性,採取了彈性倍數的模式。同時,考慮到生態環境懲罰性賠償以造成嚴重後果為要件,其損害基數往往較大,將其倍數設定為一般不超過損失數額的二倍,在遵循謙抑原則的同時,亦備特別情勢之需。

需要說明的是,二倍以內的倍數規定,並不要求必須是整倍數,根據個案的具體情況,可以確定為小數。

此外,因同一污染環境、破壞生態行為已被行政機關給予罰款或者被人民法院判處罰金的,因缺乏法律依據而不能免除侵權人的懲罰性賠償責任,但《解釋》第10條規定可在確定懲罰金數額時予以綜合考慮。

全國人大代表、最高法特邀監督員馮帆表示,一般不超過基數二倍的設定,及綜合考量同一污染環境、破壞生態行為已經受到行政處罰、刑事追究的情形的條文設置,也體現了司法解釋嚴格審慎適用懲罰性賠償、防止制度被濫用的基本態度。

編輯 劉茜賢 校對 吳興發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