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量容易增收難 「保本兜底」或成豬企2022年首要任務

原標題:增量容易增收難 「保本兜底」或成豬企2022年首要任務

中國商報(記者 馬嘉)擴產是豬企2021年的第一關鍵詞。截至目前,12家上市豬企已披露了2021年的銷售成績單,增量容易增收難成為普遍現象。在經歷了高速擴產期後,「保本兜底」或成為2022年豬企間比拼的重點。

增量容易增收難

根據2021年12月生豬銷售簡報,12家上市豬企2021年全年累計銷售生豬達1.08億頭,牧原股份、正邦科技、溫氏股份、新希望四家頭部生豬養殖企業在銷量上穩居前四,共出欄生豬7838.52萬頭,比2020年的4551.4萬頭增加了約72%。

2021年,各大豬企幾乎都在忙著擴產。牧原股份生豬年出欄量達到4026.3萬頭,同比上漲122.26%,穩居行業頭把交椅;正邦科技雖然未完成年出欄量2000萬頭的目標,但仍以1492.67萬頭的數量位居第二;溫氏股份的年度出欄目標完成度最高,出欄完成率達到了110%-120%;新希望也完成了其2021年年初制定的出欄目標。值得關注的是,12家上市豬企中,雖然僅有牧原股份、溫氏股份、新希望按計劃完成了年度出欄目標,但是其他豬企的銷量同比均有上漲,唐人神2021年商品豬銷量同比增長50.56%;天邦股份銷量同比增長39.06%;大北農銷量同比增長132.8%。

與大幅增長的銷量相比,豬企的收入並未明顯上漲。生豬出欄量排名前五的豬企中,僅有三家實現了收入的正增長,且增幅均低於2020年。牧原股份以750.9億元的營業收入、36.37%的收入增速領跑業績榜單,大北農和唐人神分別實現23.89%、0.22%的收入增速,而其餘銷量明顯增加的豬企收入均大幅下滑。這或也意味著,按照當前的銷售形式,豬企或難逃「越賣越虧」的處境。

合理規劃產能或成為2022年豬企首要考慮的問題。光大期貨研究所生豬行業研究員孔海蘭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行業未來的發展方向就是淘汰過剩產能。目前很多規模豬企的養殖成本比個體散戶還要高,虧損也較大。按照現在的虧損情況推算,規模養殖企業未來或將有縮減產能的計劃。

擴產後進入「冷靜期」

豬企經歷了高速擴產後,養殖端或已經遇到困難,不得不進入「冷靜期」,「有量無價」令豬企面臨虧損。上海鋼聯農產品事業部生豬分析師高陽對中國商報記者坦言:「據調研,仔豬採購群體主要以集團養豬場為主,當前集團養豬場資金壓力大,部分規模場仔豬採購計劃基本暫停,仔豬銷售困難,市場呈現有價無市的尷尬局面。在前期生豬價格下跌的情形下,大型養殖企業虧損嚴重,在建豬場項目基本暫停,暫緩擴產進程,仔豬價格表現難有起色。」

在生豬價格急劇下跌的情況下,成本問題令養殖端進入「冷靜期」。新希望相關負責人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當前生豬產業普遍面臨成本上漲的問題。首先,整個行業面臨養豬的新一輪發展趨勢,大家在豬場固定資產、環保等方面的投入都普遍提高了;其次,飼料原料價格在2021年上半年出現了明顯上漲;再次是過去兩年高速發展時,養殖企業沒有及時跟進自身生產管理能力的發展,普遍都出現了生產效率降低的問題。多方面因素均促成了行業養殖成本上升。

受生豬價格低迷的影響,高投入、低回報的經營模式或也令豬企不得不合理規劃產能。牧原股份相關負責人也表示,公司在養豬頭均資本開支方面較前期有所增長,一方面是產能統計口徑的原因,目前公司對外披露的產能是指公司所建成的育肥舍產能,由於工程建設速度差異、生產端需求改變等原因,公司存在同期間懷孕舍、哺乳舍、育肥舍等不同類型豬舍交付時間差異較大,從而出現其他類豬舍產能大於育肥舍產能的情況;另一方面,出於防疫等因素考慮,豬舍的附屬設施、智能化設備投入也有所增加。

「對新希望而言,養豬、白羽肉禽兩大產業在2022年都將保持現有產能規模,練好內功、提升生產效率、降低生產成本,不會做太多的新增產能投資。」新希望相關負責人表示。

「保本兜底」或成首要任務

經歷了高速擴產期後,豬企間比拼的重點或將由「拼數量」向「保本兜底」轉變,在豬周期下行階段,謀求合理髮展空間。

新希望相關負責人坦言,2021年生豬產業經歷了從周期頂部到周期底部的劇烈下行,生豬價格從年初的35元/公斤以上驟降至二季度的12元/公斤左右。2022年全行業整體或仍處在周期底部,在春節之後生豬價格還會先出現一輪明顯的下行,在年中或達到當年的最低點,在年底可能會迎來趨勢性的反轉,轉入上行區間。

「從產量來說,特別是養豬出欄量,會有一定幅度的大增長。但這種增長更多是基於現有產能,通過提升生產效率,使生產滿負荷率、母豬生產成績、肥豬增重效率等指標得到提升。這種產量的增長也有助於降低各種資產投入的分攤,有助於降低養殖成本。而並不是單純出於搶佔市場份額的擴產。」新希望相關負責人表示。

牧原股份相關負責人也表示,公司以階段性達成13元/公斤的完全成本為2022年成本下降的奮鬥目標。下一步,公司將通過改善高成本落後場區、子公司運營情況,加強內部管理與人員賦能培訓等措施,降低公司內部養殖成績離散度,實現整體養殖成本的下降。大北農相關負責人也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集團下一步會更加突出生物技術和作物育種等產業的發展,也會布局數字農業產業,多領域拓展發展空間。

「企業想要扭虧為盈或者擴大盈利空間,還是會普遍選擇降本增效。」上海鋼聯農產品事業部生豬分析師李明表示,「正常情況下,企業的管理成本佔比較少,降幅有限,而飼養成本則佔總成本的70%左右,不少企業就通過期貨、期權等金融衍生品來鎖定採購原料的成本,再搭配日配糧技術的不斷完善,調整配方比例,進一步降低飼養成本。另外,通過優化母豬生產效能、安全合理地縮短生豬育肥天數、增加欄位使用率等都是企業降本的主要方式。」

降成本的任務長期且艱巨。中國農科院北京畜牧獸醫研究所研究員朱增勇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在生豬價格處於下行空間時,降本增效是未來產業面臨的首要任務。但降成本是一個中長期的過程,短時依賴管理和經營策略,中長期依賴科技發展。對養殖端來說,首先做好疫病防控;其次是適度淘汰落後產能母豬、提高產仔數和成活率;第三是做好營養管理,提高飼養效率。對龍頭企業來說,在做好以上幾點的同時,還應當及時調整企業發展重點,提高產業所需科技的研發力度,為提升企業成本競爭力做好支撐。此外,可以利用「保險+期貨」等金融風險工具,降低生產環節的市場風險。」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