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評|從張文宏「最艱難的時刻」說開去

  「人類與奧密克戎的搏鬥還處於最艱難的時刻。」1月13日上午,張文宏在微博寫下長文,作出了這一判斷。

  「最艱難的時刻」,這聽起來是嚴肅的、凝重的。的確,環顧我們四周,此時此刻,「艱難」可能是最無奈但又最準確的形容詞。截至1月9日的一周內,全球新增確診病例1500萬,死亡病例高達4.8萬人;而國內,多個省份和地區都處在艱難的戰疫過程中。

  張文宏做出這個判斷,當然也給出了很詳實的解釋。

  一是,應對奧密克戎,本身就是艱難的考驗。

  張文宏文中的幾處表述,可以拎出來看,「與德爾塔相比,奧密克戎更快、更隱蔽,仍然具備不容忽視的殺傷力」「疫苗針對奧密克戎的保護力出現了下降」「奧密克戎在社區的傳播速度比德爾塔要快,會導致住院人數激增,給衛生系統和其他相關部門帶來嚴重後果和負擔。」

  世衛組織更是針對奧密克戎發表了新的科學總結:奧密克戎變異株毫無懸念地在進化中取代了新冠世界的老霸主德爾塔。

  最近一段時間,輿論場有人將奧密克戎視作「大號流感」,對此張文宏已經給予反駁,並形象地形容奧密克戎「會咬人」,指明一個國家和地區需要強大的免疫屏障和醫療資源,才能抵禦奧密克戎的威脅。

  奧密克戎就好比一個法師,一對一的攻擊或許不是最強的,但它的強項在傳播能力上,最終攻擊的是一個地區乃至一個國家的醫療體系。毫無疑問,相比一些自媒體的「流感說」,張文宏以及世衛組織的判斷,才是更加清醒、科學的的意見。而所有與防疫有關的政策,都必須以科學為主導。

  科幻作家王晉康在《逃出母宇宙》中,描繪了一個「科學主政」的人類時代,因為地球面臨著宇宙湮滅的威脅。當下,人類面臨的疫情雖未到達那個地步,但是讓科學主導決策,應該成為共識。

  二是,一線防疫人員的身心,普遍面臨極限挑戰。

  張文宏形容各地的防疫力量用了兩個成語:如履薄冰,枕戈待旦。這是一種高壓狀態,長期防疫挑戰的不僅是人的體能,更是心力。

  我們通過身邊處於一線崗位的親友,也可以清晰地觀察和感知到:平日沒有疫情時,一線的防疫人員是弓在手、箭在弦;而一旦有本土感染者出現,他們便要立即投入高強度的戰鬥中。

  就在1月6日凌晨,河南周口市第一人民醫院120急救指揮中心主任王新華,連續13個小時運轉醫護人員和核酸檢測物資,因勞累過度離世;上個月,浙江樂清民警陳源凱突發疾病,也犧牲在了防疫第一線,年僅30歲。

  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故事,常常直抵人心,讓我們痛惜。防疫已經進入第三個年頭,一線工作人員的體能、精力和心理承受,也都面臨著艱難的考驗。這個時候,他們最需要我們的理解和支持,而關愛和保障,不能缺席。

  三是,普通人看待疫情的心態,也達到了一個極限。 

  社交平台上,不乏吐槽、抱怨、沮喪的聲音,一些人流露出消極的防疫觀,這都是正常的現象;也是疫情走進第三個年頭,在長期的受限和壓力之下,普通人很容易出現的心理反應。但是我們依然需要堅強,需要信心,因為我們別無選擇。

  最近,鄭州又在經歷一輪疫情,朋友圈流傳著「在核酸檢測方面,鄭州人熟練的樣子令人心疼」的調侃,這既是在釋放複雜的情緒,也是在安慰柔軟的內心。疲憊當然是有的,對病毒的厭煩和痛恨也是有的,但我們依然要選擇和病毒搏鬥,尤其是在最艱難的時刻。

  張文宏說,這場疫情以來,目前的現象是充分接種過疫苗的年輕人絕大多數可以安然度過,而住院患者中大多是未接種疫苗者,同時年老、體弱、與免疫低下的高危人群則是重症新冠的主要對象。

  這也告訴我們,在身體條件允許的前提下,儘快接種疫苗依然是必要的防疫手段;而任何時候,我們對待老弱病殘的態度,都是不拋棄、不放棄。

  四是,春節臨近,決策的定力和智慧面臨艱難考驗。

  當下,我們即將迎來疫情以來的第三個春節。這對於出行政策的制定,同樣是一場考驗。包括防疫部門、交通部門、末端社區管理部門等,都需要更加周全的考量,制定更加科學、人性的政策,採取更加細密的措施來保障春運的安穩。

  而具體到個體,不同地方的不同人群,依然面臨著回家過年和就地過年的選擇,這同樣很艱難。但我們需要堅信,那些配合、犧牲和付出,終將兌換成一個光明的未來。

  正如張文宏所說,「中國此時最佳的策略是保持戰略定力與耐心,維持強化疫苗接種與公共衛生防控策略兩手抓的策略,以時間換空間,最終在最合適的時間節點,以極低新冠死亡率順利度過大流行期,逐步實現生活的正常化。」

  我們當下所做的一切,無不都是為了回歸正常的、美好的生活。一個社會的承壓,是由全體民眾共同撐起的。在最艱難的時刻,我們守住了,就能挺過去。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