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小區租戶靠水果充饑2天稱扛不住了 結局很暖心

原標題:天津小區租戶靠水果充饑2天稱扛不住了 結局很暖心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壹現場丨天津抗疫一線「小人物」:有人不眠不休 有人在家分發情報

1月12日,天津抗擊「奧密克戎」第5天,天津本輪疫情已報告陽性感染者137例,諸多涉疫小區接受封閉管理,居民在家隔離。同時社區湧現出大量志願者參與到抗疫一線,其中包括17歲學生、家庭主婦和無數個超市員工。每個「小人物」背後,都有一份捨己為人的大擔當。

疫情播報:天津本輪疫情已報告陽性感染者137例

1月8日下午,天津報告2例本土確診病例。截至當晚9時,在密切接觸者中檢出18例新冠病毒感染者。24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確認2例本土病例確診溯源:均屬奧密克戎。

1月9日7時起,天津開展全員核酸檢測。1月9日0—24時,天津市新增21例本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均在津南區)。天津原防範區升為管控區,津南區全域為防範區。

1月10日0時至24時,天津市新增10例本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均在津南區)。

1月11日,天津第一輪全員核酸篩查檢出陽性77例。其中0時至24時,天津市新增33例本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

1月12日,在第166場天津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佈會上,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韓金艷介紹了奧密克戎變異毒株引發新冠肺炎本土疫情目前的處置情況和進展。截至1月12日14時,共報告陽性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137例,其中本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76例(輕型50例,普通型26例),本土新冠病毒無癥狀感染者17例,其它44例初篩陽性感染者待臨床專家組進一步核驗後進行通報。其中,津南區130例,西青區3例,河西區3例,濱海新區1例。

截至目前,天津市第一輪全員核酸篩查於1月9日7時開始,共採樣12523310人,已全部完成核酸檢測,檢出陽性77例(含封控區/管控區人員)。

天津市第二輪全員核酸篩查於1月12日12時開始,截至16時,共採樣2235327人,相關檢測工作正在進行中。

17歲學生毅然加入志願者行列 怕上廁所不敢喝水

17歲的張寶源是天津市機電工藝技師學院的職二學生,2022年伊始,他和幾個同學一起找了個工作兼職,可還沒工作幾天,新冠疫情就將他的寒假徹底變了樣。

張寶源說,8號那天中午十一點左右,他接到了媽媽的電話說,天津突發疫情,新增的病例中有一例就在隔壁豐達園小區,而自己居住的新祥園小區也已經封閉。

得知這個消息,他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趕去超市囤積生活物資,也不是馬上回家,而是返回小區申請成為志願者。

「我就直接給我們社區打電話,說咱社區需要志願者嗎?如果需要,我現在就過去。」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加入疫情防控志願者隊伍了,從2021年3月份天津市接種新冠病毒疫苗開始,他就積极參與了進去。

張寶源居住的新祥園小區地處津南區,是本輪天津市抗擊疫情的中心。由於疫情爆發的突然,社區人手不足,除了像張寶源這樣的學生外,驛站老闆、年輕夫妻也都積極報名成為志願者。

正值三九時節,氣溫日益降低,11日的最高溫甚至僅有1℃,而夜間的平均氣溫達到了-5℃。為了能在寒風中儘可能多堅持一會,志願者們想盡辦法多穿一點。

「好在我瘦,裏面一件短袖,套了一個背心,然後又套了一個短袖,又套了個加絨的外衣,一個羽絨服,最外面是兩層防護服。」張寶源說, 「防護服太寶貴了,我們都不敢喝水,不敢上廁所,生怕它破掉。」張寶源的主要工作,就是招募、分配志願者、收垃圾、送菜、送藥、入戶「掃樓」、張貼通知、幫住戶聯繫醫院、上樓下樓處理住戶瑣事。

10號半夜,其他同齡人正躺在暖和的被窩裡時,張寶源正在接近-10℃的戶外,手動登記居民信息協助全市篩查的志願者,手上的膠皮手套被凍得硬邦邦。

有些志願者實在凍得不行,就開始撅自己的手,他們說,「因為疼的話就稍微會有一些知覺,趕緊去繼續接下來的登記工作。」

回想起這幾天的工作,張寶源不由感嘆,「一般都是忙到次日凌晨才到家,每次剛閉上眼準備睡覺,就會有居民發微信。有的時候是孩子病了著急轉運的,有的是問孕婦體檢情況的,或者是身體患病的需要做透析的事……」張寶源說,儘管一線有其他志願者在盯,但只要看到居民有求助,都會去第一時間處理。

「就算年輕力壯,兩天沒睡,今天還是有點扛不住,可不敢懈怠啊,對我們來說是小事,可對當事家庭來說可是生死攸關的大事。」他告訴記者。雖然工作繁雜,還要抵抗身體和心理的雙重壓力,但他沒有想過放棄。

「說做志願者不害怕是假的,我也害怕被傳染。但如果人人都是這個想法,那永遠沒有人管這件事,疫情就會繼續蔓延,所以我們這些青年要有擔當。」張寶源說。

回憶這幾天的志願經歷,張寶源坦言很自豪,「但家人始終認為我只是個孩子,想勸我放棄志願者的工作,可我是男子漢,我想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我多做一點,別人就少做一點。能把別人的困擾都消除了,真的特別開心。」

在家隔離的「情報工作者」 24小時不敢靜音

「各位鄰居,我是小區的租戶,本來想著10號回家過年,8號就把家裡的菜、肉吃完了,兩天以來一直靠水果充饑,現在真的扛不住了,請問各位知道小區附近哪裡有吃的賣?」1月10日,一個20出頭,剛剛搬來的女生在一個名為「新祥業主齊心抗疫群!」發出求助。

居民們一聽女孩兩天沒吃飯,紛紛表示心疼,願意拿出家中多餘的食材送去。「啊?你想吃點啥?如果不嫌棄我做好了給你送過去。」「我家還有點橙子,你住哪?我給你送去,先吃點墊墊……」

而這名女孩不願意太麻煩大家,表示過感謝後,就按照鄰居提示下樓買飯了……像這樣的求助信息,這個群里每天不下10條,而群主馬女士為了不錯過任何一條求助,盡量縮短自己的睡眠時間,一天24小時不敢關閉手機提示音。

馬女士今年37歲,從東北遠嫁到天津,住在津南區鹹水沽鎮豐收路社區的新祥園小區。天津首批兩例陽性確診病例的其中一例,就在該小區隔壁。

馬女士回憶,8號那天整個地區都是人心惶惶,超市裡人擠人,都怕供給不足。小區裡的路人,也都捂緊口罩、低著頭,拎著食材小步快跑回家。那一宿,馬女士一家人全神貫注著盯著各個渠道關於疫情的新聞,一邊進行全屋消殺,一邊回憶自己的行程路徑,幾乎一夜無眠。

第二天上午,小區全員集中核酸,居民們紛紛現場報名參加志願者,馬女士夫婦和16歲的女兒也在其中。

「說無私奉獻有點誇張,就是被鄰居之間的熱情感動了。」馬女士說,只要社區的工作人員喊一句:「有沒有想來參與志願者服務的」,隊伍里就會站出幾個人報名,不停地喊著「我來!」

新祥園小區一共17棟樓,最高的26層,最矮的也有17層,馬女士一家人支援工作的第一天,就是從第一棟開始「掃樓」,叫漏掉的居民下樓做核酸。

一直忙到次日凌晨1點,她們才脫下防護服休息,裹在防護服里11個小時,馬不停蹄地走動,這樣的運動量對於馬女士來說已經是「天花板」了,反倒是女兒顯得遊刃有餘。她說,看著女兒的後背,汗水已經透過幾層衣服,連毛衣都浸濕了。

第二天,女兒又要去社區幫忙,但被馬女士攔下來了。

「社區志願者人數飽和了,防護服也不夠用。」馬女士說,報名志願者太多,如今志願者的工作重點主要是保證所有居民的生活物資,是重體力勞動,而防護服有限,只能將有限的位置交給體力更加充沛的男性,「所以讓孩子爸爸去就好,我們應該做好後勤工作。」

馬女士組建了一個30多人的鄰居群,起名為「新祥業主齊心抗疫群!」,又將附近認識的商戶老闆拉進群里,哪個地方有食材打折,哪個地方有藥品賣,馬女士都會將收到消息轉發給志願者,幫忙代為購買。

沒想到這個群在居民之間口耳相傳,人數暴漲,不到兩個小時突破了300人,無論是志願者還是居民,時不時還會在群里發佈求助。

除了像此前租房姑娘那樣的求助信息,馬女士每天都要接到「老人生病不能出門,請求上門核酸檢測」「老人日常用藥短缺」「臘八、臘九太冷了,志願者手裡沒有暖寶寶了」等不同的救助。

買雞蛋、買菜、買藥、做消殺、送鞋墊、送暖寶寶、送保溫杯……雖然不在志願者一線,但馬女士的工作也極為重要,能夠幫助志願者精確當天工作目標,準確掌握每位居民需要幫助的地方,了解物資情況。

而每一條消息,馬女士都會親自聯繫能夠給予幫助的鄰居,同時為了不漏掉任何一條求助,她手機一天24小時不敢靜音,盡量減少後半夜的睡眠時間,只要手機一響,她就會立刻起身查看。

在居民眼裡,馬女士是一個熱心的大姐,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由於疫情,家裡水果攤關閉,馬女士家中已經失去了唯一的收入來源。

目前,馬女士正在利用自己的業務關係和砍價能力,幫助社區對接白菜批發商,協商對涉疫小區原價出售的問題……奧密克戎爆發的4天時間里,小區裡的居民大到購置物資、藥品,小到幫忙清理垃圾做消殺,都在盡自己綿薄之力互相幫助。

「沒有大家哪有小家,疫情是全員的事,每個人出點兒力,疫情算個嘛呀。」馬女士戲稱,再難啃的骨頭,在天津人眼裡都是「煎餅果子」。

物美超市增加超10倍生鮮類供應量 「請放心,貨量絕對充足」

天津疫情之初,當地居民超市大量購買物資囤積生活必需品,如今多個社區被封,儘管許多超市裡沒什麼顧客,但員工們卻仍是忙得不可開交。

物美集團天津公司總經理李國輝告訴記者,1月8日,物美集團就接到了市商務局的通知,稱疫情有所反覆,需要加大物資儲備和線上線下配送保障工作。對此,天津各大物美超市緊急備貨,加大供應量,生鮮商品由原有的每天15噸—20噸,增加到了現有的150噸—170噸,最多的時候,一天可達到200噸供應。

當天下午,市民們紛紛前往各大超市採購物資。所幸物資提前得到調配,基本保證天津100多家物美門店商品供應,未出現必需品斷貨情況。之後涉疫社區基本被封閉式管理,物美和多點在涉疫地區建立了106個物美多點抗疫保供服務站。

為了保障物資供給安全,小區物資供給被分成了兩個模式:關於疫情嚴重,各自在家隔離的,居住在小區的物美工作人員和志願者會將物資分別配送至市民家中;無需在家隔離的,則是安排工作人員進行分時段通知領取,達到居民無接觸、不聚集提貨。

「雖然店裡沒什麼顧客了,但是我們員工真的壓力更大了,工作強度提升了數十倍。」李國輝說,由於疫情,所有員工被要求進行核酸,其中也有一部分被要求封閉在家隔離。一些門店只能維持50%到60%的員工在崗,個別的門店甚至更低。集團所有部門只能幾乎不眠不休的工作,維持物資供給。

其中,天津華苑物美門店,員工上崗率不足30%,最艱難的時候110個員工里只有22個人返崗。所有上崗員工除了自己的分內工作和線下服務,還要兼顧線上揀貨、配送工作。

據該店店長張俊介紹,截至12日,華苑店的線上訂單量較去年同期增長3倍以上,同時每單的商品數量也從原本的幾樣增長到了每單的數十樣。

「以前每位配送員每個小區跑一趟的工作方式,也變成了幾個配送員同時送一單的情況。」李國輝說,這家物美華苑店的店長張俊剛剛30歲左右,本身住在天津濱海新區大港,距離工作地點60多公里路程。

「最難得不是飯吃不上,可能一天之內連水都喝不上一口。」張俊說,門店本身8點開門,疫情開始後,早上5點之前就要到店,路上緊忙吃兩口飯,就開始工作。

張俊說,自從抗疫保供工作開始第一天,自己活脫脫成了一名「力工」。由於物資需求量大,每天送來的物資大部分變成了米面油、肉蛋奶、蔬菜水果、飲用水、方便麵、衛生紙……每天上午幾車商品周轉下來有數十噸重,僅靠不足一半的員工根本搬不完,店長只能親自上陣,一起卸貨、入庫、上架、擺貨、揀貨……時間和人手永遠不夠用,而且工作還沒幹完,又要解決新的工作問題,有時候張俊還會開上私家車幫封閉小區進行送貨。

為了儘快結束繁雜忙碌的工作,給當地隔離的居民送上物資,張俊最近幾天主動加班持續到次日凌晨才收工。遇上特別忙的時候,他只能休息3個多小時。「我覺得個人問題都是小事,我家也有老人和孩子,將心比心,我不忍心停下來。請居民們放心,生活供給絕對充足。」

而張俊和他的同事只是全體抗疫供給服務中的一個縮影。由於物美屬於保供企業,有關部門給開通了「綠色通道」,很多員工踴躍返崗,讓物資派送流程更加順利。

實習生 岳小琪

文/北京青年報記者 王浩雄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