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評論|濫用競業限制,沒有大企業的命得了大企業的病

原標題:封面評論|濫用競業限制,沒有大企業的命得了大企業的病

蔣璟璟

2021年底,河南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了一起競業限制糾紛案件,女主播小麗(化名)離職後被原公司以違反競業限制條款為由告上法庭。法院最終認定小麗作為普通員工,因不掌握公司的商業秘密,不屬於競業限制的主體,其與原公司簽訂的勞動合約中的競業限制條款對其不產生法律效力。記者近日採訪發現,保安、廚師、剪髮師、酒水推銷員、清潔工等都曾被競業限制,還有的企業甚至要求全員簽訂競業協議,這讓普通員工很苦惱。(工人日報)

沒有大企業的命,得了大企業的病。明明是乾著搬磚的活兒,卻被套上了「高級人才」的枷鎖。打工人動輒被「競業限制」,當真是莫名其妙,有苦說不出。一些企業濫用競業限制,強迫普通員工也簽訂競業協議,這看似是加戲過多、太把自己當回事,實則是用心險惡,充斥著惡意算計。

所謂競業禁止,乃是指通過勞動合約和保密協議禁止勞動者在本單位任職期間同時兼職於與其所在單位有業務競爭的單位,或禁止他們在原單位離職後一段時間內從業於與原單位有業務競爭的單位,包括勞動者自行創建的與原單位業務範圍相同的企業。而按照法律規定,競業限制的人員限於用人單位的高級管理人員、高級技術人員和其他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換而言之,一般打工人是沒資格也是不應該被「競業限制」的。

諸如保安、廚師、理髮師等行業從業者,也被僱主要求籤訂競業協議,這著實有些不可理喻。相關企業的這一做法,無異於斷人後路,從而把僱員捆綁在本單位。很多職員糊裡糊塗簽訂了競業協議,忽然發現自己已經陷入了「辭職只能改行」的困境,如若不然就可能被雇傭單位索償。

事實上,對於不掌握核心商業機密的人員加以競業限制,唯一的作用就是為難人,絲毫不能真正維護原雇傭單位的利益。很多企業把簽訂競業協議作為錄用入職的條件,逼人就範,這本身就背離了合約自願原則。再者說,由於其間的某些條款違背法律規定在先,故而理當認定為是無效合約。

競業限制,必須克制,必須適用準確,而絕不可濫用為是束縛、剝削一般勞動者的工具。之於此,司法部門有必要及時釋法說理,並在具體的判決中兌現立法本義、捍衛勞動者權益。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