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剛:如果美媒對西安的報導以死亡率為標準

  原標題:丁剛:如果美媒對西安的報導以死亡率為標準 來源:環球網

  美國媒體怎麼看西安的防疫,它們從中看的是什麼?《紐約時報》6日發表的一篇文章頗有代表性。

  前天我給《環球時報》英文版寫了一篇評論(中文版今天刊出),標題是Why did NYT fabricate contradiction between Chinese people and zero-COVID policy? 可以譯為:為何《紐約時報》編造中國人民與新冠清零政策之間的矛盾?

  我把這篇英文評論譯為中文,並根據中文版略做了一些補充調整。

  《紐約時報》網路版於1月6日發表了Alexandra Stevenson撰寫的一篇文章,介紹了中國西安市新爆發的疫情。這篇報導的標題是「中國的最新封城顯示了對零感染的頑固決心(stubborn resolve)」。

  其中一個關鍵詞是 「頑固」。字典將其解釋為具有或表現出不屈不撓的決心,拒絕改變自己的態度或立場,即使有很好的論據或理由這樣做。

  接下來的敘述都是為了證實這個主題。

  作者列舉了封城帶來的不便,正常生活的暫停和就醫的困難。作者提到,居民從政府那裡得到了蔬菜,然後她變了調子:「但那時,居民已經在網上抱怨,官員們把追求清零政策放在了公民的福祉之上。」

  我恰好就在西安,經歷了事件的發展。我不明白為什麼作者會故意把清零政策和公民的福祉對立起來。

  一個最基本的事實是,這些問題及抱怨發生在新冠患者零死亡率的情況下。

  在最初的幾天里,一些居民無法獲得足夠的蔬菜,在網上要求政府儘快解決,但很少有人抱怨清零政策及措施,因為他們知道這是為了他們自己的安全。但作者不這麼看,她寫道:「在批評者看來,封鎖造成的痛苦、折磨和混亂使北京應對病毒的策略顯得越來越不可持續,」

  我不想再更多引述作者精心挑選以證明清零政策失敗的所謂「事實」。

  在故事的結尾,這位美國記者引用了一位西安作家的網文中的話,「任何個人的死亡就是所有人的死亡」。這指的是一位在疫情防控中未能得到及時治療而亡的血栓患者。

  看起來,西安人民正生活在一場由清零政策造成的災難中,而這背後是「中國的專制領導風格」。這才是這位記者最想說的話。

  這個故事是我在美國的中國朋友發給我的。他們中有幾位因家在西安而對家人的生活狀況感到擔憂。

  我告訴他們,我們還活著,而且活得還不錯。到目前為止,西安的1300萬人中沒有一個人因為新冠而亡,絕大多數人現在都有了足夠的蔬菜、水果和基本生活用品。購買藥品和就醫的困難等問題已迅速得到解決。

  在這一輪疫情中,截至本周二,西安市因新冠而死亡的人數一直保持為零,確診陽性病例降至13例(1月10日),每天都有治愈的人出院。(在紐約時報的文章中,看不到這一數據,即使作者在11日更新了她的報導。而正是這一數據表明,西安人正一步一步地遠離疫情對生命的威脅。)

  特別需要多說一句。在《紐約時報》這篇報導發表後的第二天,一個4天大的嬰兒被確診,立即被送往醫院接受治療。

  當然,這位記者不打算講述一個完整的故事。她是按照自己選擇的焦點來對焦的。

  請點擊閱讀英文評論:https://www.globaltimes.cn/page/202201/1245622.shtml

  在封城期間,兩名病人和兩名孕婦沒有得到及時治療,這一不幸的事件受到公眾和政府的高度關注。

  人命關天,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天大的事,但這四個西安人的生命(包括流產的兩個胎兒)與1300萬市民,與14億中國人的生命並不是對立的。如果你真的關心中國人民的生活,那麼就應該把他們看作一個整體。前者不應該被用來否定另一項旨在保護更多生命的政策。

  換一個角度看,公眾對這一事件的呼聲恰好表明了中國人對生命的重視,以及為什麼中國政府必須堅持動態清零的政策。如果中國政府像美國政府一樣,對每天大量新冠患者死亡束手無策,《紐約時報》又會怎樣評論西安的疫情防控政策。

  清零本來就是動態的,不是「頑固的」,它將通過動態調整將死亡人數降到最低,確保每個普通公民的生命,並且還會根據疫情變化來調整。

  出了問題之後,西安政府立即根據實際情況進行了調整——把該撤的人撤了,把該罰的人罰了,把該改的規定改了。這為其他城市的防疫管理和政策設計提供了參考。

  這些天來,西安的居民都待在家裡,按時接受核酸檢測。一些地區被封鎖和控制,一些居民被轉移隔離,都是相當有序的。我親眼目睹了一個小區的轉移隔離,居民們拉著行李,抱著孩子,有條不紊地上了巴士。轉移發生在半夜,但幾乎沒有任何噪音。數以萬計的醫護工作者、警察、保安、物資供應人員和志願者默默地堅守在第一線。所有人都知道,動態清零政策是確保1300萬人生命的關鍵。而《紐約時報》這篇文章的一個致命問題就在這裏,作者有意模糊了評價防疫政策是否正確的最重要標準,即死亡率。

  今年到目前為止,中國保持了新病例的零死亡率,而美國在上周平均每天有1,664人死亡。這並不是說美國政府不想降低死亡率,但由於制度不同,它無法做到。

  我真的懷疑這位記者是否具有哪怕是最輕微的,是的,哪怕是一絲人道主義情感,那樣的話,她就不會忘記這個數據。她關心的不是中國人民的生命安全,而是她的報導是否能顯示出她揭露了中國體制黑暗面的「敏銳眼光」。

  時至今日,《紐約時報》仍在以這種老式的、以偏概全的方式寫中國。這才是頑固,是頑固到了榆木腦袋的地步。借用《紐約時報》文章最後引用的一句話,「任何個人的死亡都是所有人的死亡」,那麼我們該如何評價美國的防疫政策呢?(來自丁剛看世界微信公眾號)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