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某縣法院及行政機關越權減免罰款本金,已被檢方監督糾正

據「浙江檢察」微信公眾號1月12日推文:2021年3月,浙江省某縣檢察院在上級檢察院與司法行政機關聯合開展的行政處罰中罰款及加處罰款執行情況專項監督檢查工作中發現,某縣法院與部分行政機關在行政非訴強制執行過程中,通過互致結案函等方式違法減免罰款本金。經調查查明:2014以來該縣法院先後5位法官在共105件行政非訴執行案件中存在違法減免罰款本金問題,減免罰款本金涉及10個行政機關,行政相對人涉及3個村級集體經濟組織、5家企業、99名個人,減免放棄金額達157.19萬元。某縣檢察院認為,不同於民事「意思自治」原則,行政處罰具有法定性,行政強製法等法律沒有賦予行政機關減免罰款本金的權力,且法院已作出准予強制執行裁定,在此情況下行政機關及法院在強制執行過程中以結案函等方式對罰款本金予以減免放棄並執行結案屬於超越職權,明顯違反法律規定。2021年8月,該院依法分別向縣法院及相關行政機關制發類案檢察建議,上述案件全部恢復執行,辦案法官受到黨政紀處理。鑒於案件時間跨度長、涉及人員多,法院及行政機關存在過錯等因素,該院主動向黨委政法委彙報,聯合法院、行政機關、屬地鄉鎮等積极參與後續對被執行人的釋法說理與矛盾爭議化解工作,通過分類處理無一出現申訴信訪等問題,取得良好效果。

鑒於部分法院對行政非訴執行案件確定一名法官統一集中辦理,缺少必要的監督制約,存在違法可能性較大,上級檢察院遂在全市部署開展行政非訴執行監督專項活動,截止2021年10月底,全市檢察機關先後對違法受理裁定、違法減免罰款本金、怠於執行等違法問題發出檢察建議268件;對審執人員違法問題提出檢察建議6件次;針對行政機關存在的違法問題先後提出檢察建議36份,有效推進依法行政。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製法》相關規定,行政機關在不損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權益的情況下,可以在執行階段有條件的減免當事人加處的罰款和滯納金,但無權力對罰款本金予以減免放棄。執行階段行政處罰決定已經法院裁定準予強制執行,行政機關和法院再對罰款本金進行減免,變相改變了行政處罰決定,違反法律規定。檢察機關對違法減免或放棄罰款本金進行監督,同時堅持對事類案監督和對人監督,糾正法院及行政機關錯誤執行理念,從源頭上整治執行「頑疾」,有力維護行政處罰的嚴肅性,提升檢察監督質效。

(原題:浙江此案入圍2021年度十大行政檢察典型案例評選,為ta投票!)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