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突發,任澤平微博被禁言!少一些「任澤平式」的嘩眾取寵吧

  原標題:深夜突發,任澤平微博被禁言!少一些「任澤平式」的嘩眾取寵吧

  作 者丨王媛媛 劉遠舉

  1月12日晚間,「網紅」經濟學家任澤平的微博顯示:因違反相關法律法規,該用戶目前處於禁言狀態。

  就在兩日前,任澤平因建言「央行多印2萬億,用10年社會多生5000萬孩子」、「一定要抓住75-85年還能生的時間窗口,抓緊出台鼓勵生育基金」、「不要指望90後00後」等,受到市場關注和熱議。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另兩位受到關注的、被微博認定違反相關法律法規而被禁言的,是涉嫌傳銷被調查的張庭、林瑞陽夫婦。

  從微博的禁言功能來看,該平台對帳號的禁言措施表達存在不同。如對張庭夫婦的公司帳號「TST庭秘密」顯示的是「因違反社區公約,該用戶暫時處於禁言狀態」。

  由於在2021年12月14日,網信辦就約談了微博主要負責人、總編輯,並對微博的運營主體實施罰款。因此本次對任澤平的帳號實施禁言,或意味著後續證券相關監管部門或有動作。

  截至發稿,東吳證券尚未就該事件對媒體作出回應。

  令人關注的是,2021年3月即高調宣布加入東吳證券的任澤平,迄今尚未在證券業協會上登記為東吳證券的從業人員。

  而在一些公開論壇中,任澤平的官方抬頭一直為「東吳證券特邀首席經濟學家」。這顯示出東吳證券疑似一直將任澤平作為「編外」的首席經濟學家,而雙方具體是怎樣的合作關係,或許在這次事件後,東吳證券會做官方回應。

  在被微博禁言之前,任澤平下午仍在發佈柏拉圖的「洞穴之喻」,疑似影射其自己以及關於「生育基金」、「央行放水」的觀點,是那個最先走出洞穴的囚徒,而多數同伴仍然是難以被說服的、黑暗中的囚徒。

  業內人士稱,從最早的激進觀點到目前隱晦的「洞穴之喻」,或是其言論已經受到了監管關注。

  而目前微博禁言後,任澤平及東吳證券後續是否會收到監管函,成了大家新的關注點。畢竟去年10月,預測寧德時代2060年業績的3名國信證券分析師,就已經收到了監管的警示函。

  實際上,早在2021年12月底任澤平做題為《2022年最大的風險和投資機會是什麼?》的直播時,就曾被平台掐斷了直播。

  而與這次事件不同的是,其明確對央行提出多印2萬億的觀點,顯得過於激進。

  「央行放水2萬億是一個非常重大且需要嚴謹論證的話題。他的觀點可能更易挑動大眾的情緒,並收到一些呼應,但實在過於草率。我們看到他發佈出來的粉絲留言截圖,的確有人應和國家發錢生孩子,但如何應對老齡化的問題絕對不是這麼簡單。如果大量的輿情相信國家就應該發錢刺激生育,那麼它的後果,相信是管理者不願意看到的。」前述業內人士稱。

  目前,任澤平連續發佈在其公眾號「澤平宏觀」上的兩篇文章——《解決低生育的辦法找到了——中國生育報告》、《關於「鼓勵生育基金」的幾點回應》——均已被刪除。

  南財快評:

  促進生育,印鈔之外還有很多辦法

  (下文作者繫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劉遠舉)

  近日,東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發佈了一份研究報告,稱他們找到了「解決低生育的辦法」,那就是「儘快建立鼓勵生育基金,央行多印2萬億,用10年社會多生5000萬孩子」。這立刻引發了輿論熱議。

  目前中國人口出生率已跌破10‰,並預計將會出現人口負增長,鼓勵生育勢在必行的共識已經形成,但如何做,以多大力度去做,還尚未有一致看法。

  任澤平所說的方式,未必會引發通脹。當下隨著相對溫和的新冠變種奧密克戎病毒的流行,可能全球其他國家在扛過這一波後,隨著藥物能力對病毒的控制能力加強,都會逐漸從疫情中走出來,恢復產能。這會對國內供應鏈形成壓力,國內供應鏈就會更大程度轉向國內市場消費。在產能剩餘的情況下,適度的增發,未必會引發通脹。此外,數字人民幣,提供了一個更好的新手段,增發的貨幣,可以實現專款專用,減少對物價的衝擊。

  但無論如何,直接印鈔是一種非常激進的方法。央行在一級市場直接購買國債的行為,也就是財政赤字貨幣化。即政府收不抵支出現赤字時,不像往常向市場發債借錢,而是政府讓央行「印錢」來彌補赤字。1995年通過的中國人民銀行法明確,央行不得對政府財政透支,不得直接認購、包銷國債和其他政府債券。中國歷史上的兩次特別國債,基本都是銀行購買特別國債後,央行再從銀行手裡購買特別國債。央行從二級市場購買國債,就繞過了法律限制。一方面,這體現了法律的嚴肅性,另一方面,也表明技術性的問題都好解決,關鍵還是在於對生育福利意義的認識與態度。

  雖然現在各地都有不同的生育福利出台,但人口是全國流動的,今後向大城市聚集仍然是不可逆的規律,那麼,從動機上說,有能力的地方未必有動力,有動力的地方未必有能力,顯然都無法持續。人力增長是全國性的福利,也就是中央政府才能從國家層面收穫穩定的收益,故而生育補貼必然是全國性政策,也只有從國家層面的財政支出來解決。

  在印鈔之外,辦法也有。

  12月16日,在國新辦舉行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財政部副部長許宏才表示,截至目前,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3.42萬億元,占已下達額度的97%,全年發行工作基本完成。這種地方債具有國債的特徵。這個額度,也可一部分,比如兩萬億由財政部發行,然後按照各地人口出生數量給到地方生育福利支持。某種程度上,這意味著從基建向生育消費的轉移,這是合理的,畢竟,離開了人口,基建的效率也會下降。

  不管是當前一些意見,對丁克增稅,還是徵收單身稅,實質上都是分蛋糕,其實,政府手中也有增量手段,即向生育家庭定向供給他們所需的最大要素:土地。可採取部分退還土地出讓金的方式,解決生育家庭的最大困擾:房子。有了房子,小孩活動空間更大,祖輩幫忙帶孩子也有居住的地方。這種方式,對經濟循環來說,是一個要素增量。

  當然,這會造成房屋單價的下降,也就是說當前不動產的持有者且沒有生育孩子的人,會承擔成本。但考慮到房地產稅的實施,相當於對房地產稅做一個變換,用這部分收益定向刺激生育。 從整體來看,土地的定向配給,雖然造成單價下降,但總體面積增加,未必會造成國家整個房地產資產總價值的下降。

  從更大層面看,一項政策的效果最終還是在於與政策對象的互動,促進生育的福利政策要與正確認識生育的社會結合,才能有最大效用。任澤平所謂的「不要指望90後00後。75年-85年的這批人還有多子多福的生育觀念,而90後和00後不要說生二胎或者三胎,很多人甚至連結婚都不願意」,實質上就是指的觀念問題。所謂的現代社會本來就有消費社會的雙曲貼現問題,加之過去對傳統「多子多福」的生育觀念的錯誤批判,造成了生育觀的多重扭曲,要想獲得好的政策效果,就得把扭曲的生育觀再掰過來,認識傳統社會理念價值,這樣才能事半功倍。

  澎湃:少一些「任澤平式」的嘩眾取寵吧

  以下是來自澎湃新聞的評論:

  任澤平又刷屏了。

  1月10日,「網紅經濟學家」任澤平發佈《解決低生育的辦法找到了——中國生育報告》稱,「建議儘快建立鼓勵生育基金,央行多印2萬億,用10年社會多生5000萬孩子」「一定要抓住75-85年這一代還能生的時間窗口」「不要指望90後00後」……

  這一報告的「亮點」實在太多,以至於這篇所謂的中國生育報告,與其說是決策建議,不如說是熱搜關鍵詞集合。

  離開恆大之後的任澤平,在宏觀經濟研究領域的專業能力是否有所提升,外界不得而知。但作為當下典型的「網紅經濟學家」,不得不說,他博取公眾眼球的能力卻日益精進。

  作為宏觀經濟研究者,任澤平此前一直以房地產趨勢判斷而引發市場關注。如今他跨界到人口政策研究,當然勉強也說得過去。因為老齡化和少子化,直接會影響房地產市場的遠景未來。但即使是他此前的觀點多有挑戰常識的地方,大家也依然把他看作一個專業的研究者。

  可如今提出這樣的雷人建議,無疑使得他的專業性大打折扣。

  我們退回到他的政策建議本身來看,即使媒體報導時確有截取、他的報告原文也進行了所謂的專業數據論證,但事實上這種論證模型,和我們當下面對的現實並沒有什麼關係。

  這種研究無視了市場運行的基本規律,更沒有意識到經濟轉型升級,在政策制定上所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更為重要的是,他低估了個人的選擇和個體的權利:比如被他點出的75-85後,恐怕就會生出「為什麼總是同一撥人」的荒謬感。

  再以他所建議的「央行超發兩萬億」為例,聽起來彷彿是找到了一勞永逸的解決之道,但央行印鈔絕不是開動印鈔機那麼簡單,對於物價、貨幣價值、資產價值都會產生難以預估的連鎖反應。作為經濟學博士,任澤平不會不知道這一點。

  而知道這一點,卻依然提出缺乏常識的公共建議,只能說就是為了博取流量、有意為之了。

  宏觀調控和人口政策的制定,是一項科學精密的決策過程,而不是「任澤平式」的嘩眾取寵。它理應建立在對個體選擇和生活方式的尊重之上,並且需要權衡利弊、考慮多方面因素並作出對未來的精準洞察。

  說到底,生育是個人和家庭基於生存環境和個體需求作出的綜合性決策,它需要從政策環境、社會養育成本、個人特定條件等多方面綜合考量。如何提供更有利於生育決策的社會環境,才是鼓勵生育的出發點所在。

  從這個角度來說,還好,任澤平說了不算。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