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探上實發展爆雷子公司:應收款項迷霧重重 疑似捲入專網通信騙局

原標題:實探上實發展爆雷子公司:應收款項迷霧重重 疑似捲入專網通信騙局 來源:新浪財經

  一則監管函讓上實發展(600748)子公司上實龍創應收類賬款「黑洞」浮出水面。

  1月11日晚間,上實發展公告,公司近期收到上交所監管工作函,根據監管工作函要求,就上實龍創應收類賬款事項開展自查工作。截至2021年末,上實龍創未經審計的應收類款項合計約26.15億元,其中部分業務可能涉及融資性貿易。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調查後發現,上實發展公告中未「挑明」的融資性貿易或牽涉上海電氣系列專網通信事件。抽絲剝繭,上實龍創部分下遊客戶與此前專網通信騙局中的爆雷客戶重合。

  「現在還在業務清查過程中,涉及合約較多,需要時間進行完整清查,才能給出自查結果,我們會有相應的工作組和外部機構,目前自查時間預估至少需要一周。」上實發展董秘辦工作人員向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

  上實龍創究竟是一家怎樣的公司,26.15億元的應收賬款又是如何形成的?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實地探訪了上實龍創總部,工作人員稱,對應收賬款事項並不知情,目前公司員工仍正常上班。「公司光事業部就有很多個,都是項目制的,還參與了不少大的項目,哪塊業務會涉及專網通信就不知道了。」

  同時,記者多次致電上實龍創創始人、董事長、總經理曹文龍,但截至截稿時均未接通。

  1月12日開盤,上實發展閃崩近8個點,截至收盤跌5.23%,報3.99元/股。

  實探上實龍創總部

  1月12日,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來到位於上海靜安區萬榮路信息服務產業基地的上實龍創總部。公司門口停放著十余台私家車,辦公樓主體是一幢6層高的灰白色大樓,辦公樓頂層掛著「上實龍創」的Logo。

  時值中午,辦公樓不時有人員進出,根據樓層索引,1樓至5樓均為上實龍創的辦公場所,6樓則是其他公司。其中,1樓是上實龍創智慧城市創新中心、研發實驗室,2樓到4樓是上實龍創技研中心、運營中心、財務中心以及各大事業部。5樓是公司董事會辦公室、總經理辦公室等。透過辦公樓外立面的窗戶可以看到,各樓層的燈都是亮著的。

  「我們公司大概有兩三百人,以前是產品代理商,現在主要是做人工智慧應用服務運營,業務規模也不小。」一位上實龍創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而對於26億元應收賬款事項,該工作人員表示並不知情,「我們正常上班,還看不出來影響。」

  隨後,記者來到上實龍創智能創新體驗中心,這裏更像是一個展示中心,左面的牆掛著公司的發展歷程,右邊的牆擺滿了企業榮譽證書和獎杯。從企業發展歷程來看,上實龍創經歷了幾次業務轉型和更名。

  1999年,曹文龍創立上海龍創自控系統有限公司,兩年後,公司開始樓宇智能化與建築節能系統。上實龍創於2012年完成融資股改,更名為上海龍創節能系統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公司開發雲計算、大數據能效管理平台,開始發展建築能效業務。到2018年,上實龍創又切換到人工智慧行業應用。

  「公司的發展軌跡就是一個行業傳奇,曾經默默無聞,如今已經從一家曾經的賣電腦的公司,成長為人工智慧應用技術領域的服務商。」在上實龍創20周年宣傳冊里,記者看到了公司員工的這番評價。

  在上實龍創研發實驗室,記者看到高低溫試驗櫃等設備,一旁的白板上還貼著邊緣計算研發組的工作進度表,但實驗室里並沒有工作人員。

  子公司設多個事業部

  信息顯示,上實龍創以智能物聯(AloT)、邊緣計算和行業SaaS應用為城市提供專業的智能解決方案。

  從股東結構看,上實龍創共有5位股東,註冊資本6118.68萬元,其中上實發展認繳出資4269.92萬元,占上實龍創69.78%的股權。曹文龍認繳出資917.8萬元,持股15%。另外,上海上實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持股約10.22%,自然人吳大偉和戴劍飈持股比例分別是3%、2%。

  除了2015年被上實發展收購外,2016年1月,上實龍創還經歷了一輪戰略融資,投資方為新絲路金控,交易金額未披露。

  上實龍創法定代表人曹文龍也是該公司的董事長兼總經理,曹文龍還實際控制了上海龍創心文節能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龍創低碳科技有限公司等12家公司。

  1月11日晚間,上實發展發佈公告,下屬控股子公司上實龍創未經審計的約26.15億元應收類賬款存在不可收回的風險。

  上實發展收到上交所監管函,要求公司對控股子公司上實龍創的應收類款項的相關業務性質與風險進行自查核實,並履行相應的信息披露義務。

  目前上述核查工作正在進行中,結合初步自查結果,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上實龍創未經審計的應收類款項合計約人民幣26.15億元,其中部分業務可能涉及融資性貿易,該類業務模式存在重大經營風險。

  記者從上實龍創總部員工處了解到,公司的業務涉及全國31個省區,共有4350多個項目。「公司光事業部就有很多個,包括智慧醫療、數字樓宇、信息基礎設施、新基建等事業部,公司也基本是項目制,至於哪塊業務會涉及專網通信就不知道了。」該員工表示。

  從公司總部擺放的宣傳冊來看,上實龍創參與的大項目不在少數,包括2009年的上海地鐵13號線項目、上海虹橋國際機場2號航站樓項目;2010年上海世博會的中國館、世博軸項目;2019年的北京大興國際機場項目。

  而在榮譽方面,上實龍創曾獲得上海市科技小巨人企業、上海市五一勞動獎狀。今年1月5日,上實龍創在官方微信公眾號上披露,公司入選2021年上海市設計引領示範企業名單,該認定工作由上海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主辦,一同上榜的還有多家知名互聯網企業。

  監管函下達前

  已展開自查

  上實龍創為上實發展實施多元化並購而來。上市公司自身主營房地產開發與經營,經營模式以中高端住宅開發為主,兼顧商業地產的開發及運營。實控人為上海市國資委。

  2015年11月,上實發展披露定增募資48億元,其中6.39億元用於向曹文龍等收購龍創節能部分股權並對其增資。

  2016年1月,上實發展完成對上實龍創的控股(持股比例61.48%),將其納入合並報表。曹文龍等股東方對上實龍創2015年至2017年累計凈利潤作出了2.03億元的業績承諾。

  在2015年至2017年,上實龍創如約完成了業績承諾,3年累計實現扣非後凈利潤2.06億元,略超承諾業績。財務數據顯示,上實龍創2020年營收規模在上市公司子公司序列中排名第二。2020年實現營收19.12億元,凈利潤為6033.45萬元。

  上實龍創在上市公司體系中舉足輕重,該公司應收賬款風險何以因近期受監管關注才曝光?

  「公司自查持續的時間已經比較久了,在接到監管函之前就已經開啟整體自查工作,是在(2021年)12月之前。」上實發展董秘辦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上實龍創我們的控股子公司,我們有相應的制度對他進行監督管理。目前的自查工作平穩有序。」

  不過,就自查工作組成員是否包含上實龍創的高管,該人士則表示不方便透露。

  一個細節是,在最新公告中,上實發展將上實龍創全稱寫為「上海上實龍創智慧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而這是該公司曾用名,上實龍創被上實發展收購後已兩度易名。

  2016年2月,由「上海龍創節能系統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為「上海上實龍創智慧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5月後工商名稱又改為現在的「上海上實龍創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記者注意到,在此前的多份公告中,上實龍創的全稱也出現混用的情況。

  應收款項迷霧重重

  此前上實發展在公告中並未介紹過上實龍創涉及融資性貿易業務。根據公告,上市公司是因收到監管工作函要求,才披露已對上實龍創應收款項開展自查。

  上實發展方面稱,將繼續盡全力儘快查明上述事項,並審慎評估上述事項對公司2021年度經營業績的影響。

  但這份公告背後尚有諸多疑問待解。公告顯示,截至2021年末,上實龍創應收類款項合計高達約26.15億元。其中部分業務可能涉及融資性貿易。但「部分業務」並沒有具體指向,上市公司沒有進行介紹,具體的涉及金額也尚不清楚。

  就上實龍創融資性貿易系何時開展,涉及的產品、具體業務模式、上下遊客戶等情況,公告中亦隻字未提。

  對於目前自查出的不可回收應收類款項比例情況,前述上實發展董秘辦工作人員表示還未有準確數據,以後續公告為準。至於上實龍創何時開展融資性貿易,要梳理全部合約後才能給出嚴格說明,屆時會有相關業務分類的拆分披露。

  此前業績穩定的上實龍創出現經營異動並非沒有預兆。2021年以來,圍繞該公司的經營風險便已現端倪。

  上實發展曾於2021年3月公告,公司2020年度計提各項資產減值準備約2.31億元,其中,計提其他應收款的壞賬準備約8078.05萬元。計提主要項目即包括上實龍創部分項目涉及合約糾紛,通過違約風險和整個存續期預期信用率,計算預期信用損失約5045.83萬元。此外計提合約資產減值準備約5011.34萬元,計提主要項目為上實龍創與部分採購方的合約資產因預計無法收回全額計提減值準備金額約2029.45萬元。

  2021年半年報中,上實龍創業績亦出現顯著下滑,期間上實龍創營收為6.21億元,虧損1.52億元,經營活動現金流為-5.85億元。此外,半年報中還披露了上實龍創2020年涉及的多起訴訟事項進展。

  疑涉專網通信騙局

  2021年5月30日,滬上另一家知名國企上海電氣突告87億應收賬款爆雷,此後,一個以專網通信業務為幌子的隱蔽融資性貿易網路浮出水面,十余家上市公司漸次捲入該事件。

  而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調查後發現,上實發展未「挑明」的子公司融資性貿易或捲入該事件之中。

  記者查詢央行徵信中心動產融資統一登記公示平台發現,2019年4月、10月,上實龍創先後有兩筆應收賬款質押給民生銀行上海分行,為累計1.5億元的商業承兌匯票貼現提供擔保。而這兩筆應收賬款是基於與下遊客戶中電科技(南京)電子信息發展有限公司、富申實業公司分別簽訂的設備買賣合約,涉及的合約所產生全部應收賬款分別約1.15億元、1.18億元。

  上實龍創的下遊客戶富申實業,正是上海電氣事件中子公司上電通訊的爆雷客戶。2019年5月至2020年12月期間,富申實業向上電通訊購買了8.86億元的通信產品,但至起訴日尚欠付貨款7.88億元。而富申實業還曾出現在ST新海、*ST華訊、ST凱樂、瑞斯康達、國瑞科技等多家涉及專網通信騙局上市公司的名單中。

  此外,記者查閱上實龍創此前所涉司法案件,環球景行實業有限公司在上實龍創2021年的一起合約買賣糾紛中現身。而環球景行也在去年專網通信騙局事件中多次出現,為上海電氣、瑞斯康達、ST凱樂等公司的爆雷客戶。

  去年9月,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就相關上市公司涉及專網通信業務有關風險答記者問時指出,證監會會同相關證監局、交易所對上市公司從事此類專網通信業務的風險情況、交易實質、信息披露進行了全面排查,發現這類業務涉嫌虛假貿易,個別上市公司涉嫌財務造假。

  當時,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還表示,下一步,證監會將秉持「零容忍」態度,對涉嫌違法違規的上市公司及責任人員依法從嚴處理,嚴肅市場紀律,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公安機關追究刑事責任。

  對於融資性貿易的風險監管,2021年12月9日,上海國資委在《關於巡視整改進展情況的通報》中披露,全面防止融資性貿易。已制定下發《關於監管企業全面防止融資性貿易和建立監督檢查長效機制的工作方案》。對2019年、2020年專項檢查發現的問題,督促企業壓降敞口,做好整改。將融資性貿易檢查事項列入日常檢查事項,在企業法定代表人經營業績考核中剔除違規開展融資性貿易的金額,並對違規開展融資性貿易業務實施嚴格考核扣分。同時,根據相關規定,將對存在融資性貿易業務以及整改不到位、虛假整改等情況開展責任追究。

  就公司是否捲入專網通信事件,「還是要以我們的調查結果、核查結果,業務定性等情況來看。」前述上實發展工作人員表示。

  一封判決書則是上實龍創曾參與空轉貿易的佐證。2020年12月,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號的《譚劍波受賄一審刑事判決書》顯示,2016年,被告人譚劍波與南京衡爾輝網路科技有限公司(現更名為江蘇振益華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南京酷亨網路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實際控制人虞某相識後,虞某欲將博微信息公司發展為進行空轉貿易的平台,於是通過密切交往取得譚劍波信任,將譚劍波拉入空轉貿易圈,開展空轉貿易,使相關公司墊付的資金在上下游公司之間循環流轉,最終資金流轉至虞某處,使其獲得大額資金使用權、銀行貼息利差以及經營業績等利益。

  上實龍創正是空轉貿易的參與方之一。其中,2018年下半年、2019年上半年,虞某均有安排博微信息公司與上實龍創等在內的多家公司簽訂採購合約,開展空轉貿易。

  重重疑問的揭開最快或需等待一周時間。「現在還在業務清查過程中,涉及合約較多,需要時間進行完整清查,才能給出自查結果,我們會有相應的工作組和外部機構,目前自查時間預估至少需要一周。」上實發展董秘辦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