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剛:紐約時報對中國的偏見「頑固」至極

原標題:丁剛:紐約時報對中國的偏見「頑固」至極

《紐約時報》網路版6日發表了Alexandra Stevenson撰寫的一篇文章,介紹中國西安市新暴發的疫情。這篇報導的標題是「中國的最新封城顯示對零感染的頑固決心」。其中一個關鍵詞是「頑固」,接下來的敘述都是為了論證這個主題。

作者列舉了封城帶來的不便、正常生活的暫停和就醫的困難。她提到,居民從政府那裡得到了蔬菜,然後調子就變了:「但那時,居民已經在網上抱怨,官員們把追求清零政策放在公民的福祉之上。」

我恰好就在西安,我不明白為什麼作者會故意把清零政策和公民的福祉對立起來。在最初幾天里,一些居民無法獲得足夠的蔬菜,在網上要求政府儘快解決,但很少有人抱怨清零政策及措施,因為他們知道這是為了他們自己的安全。對這些問題的討論發生在新冠患者零死亡率的情況下。在這一輪疫情中,截至本周二,西安市因新冠而死亡的人數一直保持為零,確診病例降至8例(1月11日),每天都有治愈的人出院。

按照這位記者的描述,西安人民正生活在一場由清零政策造成的災難中,而這背後是「中國的專制領導風格」。這就是她最想說的話吧。

在封城期間,兩名病人和兩名孕婦沒有得到及時治療,這一事件受到公眾和政府的高度關注。人命關天,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天大的事,但這4個西安人的生命(包括流產的兩個胎兒)與1300萬市民,同14億中國人的生命並不是對立的。如果這位記者真的關心中國人民的生活,那麼就應該把他們看作一個整體。前者不應該被用來徹底否定另一項旨在保護更多生命的政策。清零本來就是動態的,不是「頑固的」,它將根據疫情變化,通過動態調整將死亡人數降到最低,盡最大可能確保每個普通公民的生命。 

地方政府立即根據實際情況進行了調整——把該撤的人撤了,把該罰的人罰了,把該改的規定改了。這也為其他城市下一步防疫工作的管理和政策設計提供了參考。

這些天來,西安的居民都待在家裡,按時接受核酸檢測。一些地區被封鎖和控制,一些居民被轉移隔離,都相當有序。我目睹了一個小區的轉移隔離,居民們拉著行李,抱著孩子,有條不紊地上了巴士。轉移發生在半夜,但幾乎沒有任何噪音。數萬醫護工作者、警察、保安、物資供應人員和志願者默默地堅守在第一線。所有人都知道,動態清零政策是確保1300萬人生命與健康的關鍵。而《紐約時報》這篇文章的一個致命問題是,作者有意模糊了評價防疫政策是否正確的最重要標準,即死亡率。今年到目前為止,中國保持了新病例的零死亡率,而美國在上周平均每天有1664人死亡。

我真的懷疑這位記者是否具有哪怕是最輕微的,是的,哪怕是一絲人道主義情感,那樣的話,她就不會忘記這個數據。她關心的不是中國人民的生命安全,而是她的報導是否能顯示出她揭露了中國體制黑暗面的「敏銳眼光」。

時至今日,《紐約時報》仍在以這種老式的、以偏概全的方式描寫中國。這才是頑固。借用這篇文章特意引用的一句話,如果「任何個人的死亡都是所有人的死亡」,那麼應該如何評價美國的死亡率呢?(作者是人民日報高級編輯)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