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問答|看到兒童被性侵被傷害的新聞,我總會莫名擔心

人生無常,但是我們是相互連接的生命,是脆弱但倔強的生命。 

問題:

我有一個上幼兒園的女兒,每次看到有兒童被性侵被傷害的新聞,心裏就會很不舒服,尤其是看到自己可愛的孩子,就會想要是發生在她身上,怎麼辦?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說不出來的不舒服,就想好好摟住她。但是有時候又止不住地瞎想。請問我這是什麼問題? 

回答:

謝謝您的信任。

身為母親,看見可愛的孩子遭受傷害,內心難免不舒服,更會聯想到自己的寶貝,這是我們人之常情。人類在神經生物學上具有這樣的能力,看見別人的痛苦會觸發了我們內在的反應,我們會不適、恐懼、憤怒、無措。我想,母親的身份讓你看到這樣的新聞儘管不舒服,也沒有關閉共情的神經中樞,和受害的兒童以及他們的家庭產生連接。

這種不適感是具有適應性功能的,它可以幫助你更好地照顧孩子,避開危險,也能提升你對身邊其他兒童的關心和關注,成為一種更博大的母性。

如果你總是陷入這樣的想像中,影響了日常的生活,或者對孩子的安危過度操心,我想可能是你的內心還沒有對和這些事情有關的痛苦和困惑進行梳理,它們有可能像一堆麻繩糾纏在一塊,被胡亂地壓在心底。

試著找個時間和這些麻繩對話,用語言接觸這些痛苦,問問它們,每一根都牽掛著什麼?可能是一種解決方案。如果你獨自一人面對會害怕,也可以邀請信得過的專業人士陪你一起看一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先試著梳理內心的這些麻繩,給你提供一點參考:有一根麻繩在為如此可愛的生命竟然被殘忍傷害而難過,有一根麻繩感受到被傷害背後的羞恥和無助,有一根麻繩困惑為什麼世間有這樣的殘忍,有一根麻繩對這個不確定的世界產生了恐懼,還有一個麻繩不明白為什麼父母心中最珍貴的寶貝在壞人那裡僅僅被當成隨意對待的物件和工具……生命為什麼如此脆弱?一種很深的悲傷從我的心裏湧出來,從眼睛里湧出來。

慢慢地,我平靜下來,繼續問自己,我可以做什麼?除了為自己哭泣,為脆弱的生命哭泣,我還可以做什麼來面對這個世界的無奈和殘破?我試著去擁抱頭腦中想到的那些受傷的孩子,我想像著他們的父母擁抱著他們,我也摟緊我的孩子——只要命還在,我們就能繼續倔強地活下去。

在擁抱的景象中,一種平靜感進入到我的內心:人生無常,但是我們是相互連接的生命,我們是脆弱但倔強的生命。

不知道你的麻繩會告訴你哪些故事,會給你帶來什麼樣的體驗?我隱隱地覺得,這些故事的背面有愛,有無畏,有堅強。

作者簡介:

尹琳

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發展心理學碩士,相信「痛苦的背面是力量」。

本欄目以公開回信的方式回答讀者有關親子、情感、自我成長等問題,您可寫下自己的困惑發送郵箱:yinlin@thepaper.cn。我們將對來信進行匿名處理,並隱藏關鍵隱私信息,以分享給有類似困惑的朋友,若您實在不願公開發佈,請在來信中註明。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