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中所映之人是誰?長話短說女性化妝史

原創 小鹿 LicorneUnique

當窗理雲鬢,對鏡貼花黃

—— 《木蘭辭》

瑪麗蓮·夢露在電 影中化妝的鏡頭

數千年來,化妝都被認為是最能代表「女性氣質」的一類活動,即便「卻嫌脂粉污顏色」,也免不了要「淡掃峨眉」,裝扮一番。從社會地位的彰顯,儀式性場合的必需,到取悅異性,及至到近代,成為女性大方展現個人魅力與標榜自我風格的標誌。在各個時代,化妝都以不同的方式,釋放出女性身上潛藏的「女子力」。

奧黛麗·赫本,為出席一次電 影節而化妝時的留影

悠久的化妝史

從古埃及時代起,化妝便已經形成一套程式。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娜芙蒂蒂王後的塑像,至今已有三千多年歷史;而古埃及雕刻家不但將其秀美的五官與高貴的氣質刻畫得纖毫畢現,其一絲不苟的「全包眼線」,以及那對嬌潤的紅唇,顯然是經過了精心的妝飾,其風尚直至今日看來也並不過時。

《娜芙蒂蒂王後像》,公元前1345年,古埃及雕刻家,現藏柏林新博物館

古羅馬時代,化妝開始更多地成為社會身份的象徵。古羅馬以堂皇與光明為美,不少古羅馬皇帝都刻意將頭髮染成金色,以便更接近傳說中的天神。而婦女則已經擁有許多功能各異的化妝品,包括染髮劑、指甲油、眼影和口紅顏色——總之,社會地位越高,化妝品的種類就越豐富,一目了然。

龐貝古城遺存的壁畫,正在細心塗抹口紅的貴族婦女肖像,約公元1世紀

文藝復興時期,貴族女性在宮廷社交生活,甚至是在政治領域影響力的提升,讓她們對外表更為注重。人稱「母老虎」的傑出女政治家,弗里的卡泰麗娜(Caterina da Forli),在晚年失去自由、不能與親人相見的寂寥之中,將全部精力傾注在寫作上,記下了多達454項她個人多年來在護膚、染髮以及製作胭脂口紅等各種美容及養生用品的秘方。

弗里的卡泰麗娜的肖像;她留下的美容秘笈在去世後傳給了兒子,經人配上精美插圖後得以出版。

同時,隨著預期壽命的大幅度提高,貴婦人們開始更多地致力於發掘讓青春永駐的方法,甚至開始向更危險的領域延伸——比如用混有鉛粉的物質來美白肌膚,掩蓋歲月的痕迹。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一世(1533 -1603)無疑是鉛白粉流行的最重要推動者,她用白色的含鉛粉末,創造了一種被後人稱之為「青春面具」的妝容,以保持神秘感和臣民對她的敬畏。

1998年的電 影《伊麗莎白一世》中再現的「青春面具」妝容。這種由女王引領的面無血色的白皙,使得社會對美白的追求攀升至巔峰。而後世研究者認為,長期接觸毒物可能是女王的死因之一。

而「梳妝的維納斯」在17世紀後的繪畫中逐漸成為一種經典題材,內核雖然仍是迎合男性目光的引誘,卻也反應出彼時社會開始接納這種女性的自我肯定而無須故作謙卑與羞恥。

《鏡前梳妝的維納斯》細節,魯本斯,約1615,油畫,列支敦斯登博物館藏

世紀之交的女性美

進入19世紀後,人類社會隨著工業化時代迎來了一個前所未見的新紀元。隨著女性在經濟生活中地位的提升與消費能力的增強,使得整個社會對女性容貌的關注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女性美的標準也日益「精細化」,並催生出各種美容產品。

化妝成為了「成熟」的標誌,也隱喻了女性對愛情自主追求的意識,讓年輕女孩感到嚮往

一頭如瀑布般的秀髮,從19世紀開始就是美人的一大標誌。奧匈帝國的伊麗莎白皇後,也就是茜茜公主,正以她那一頭長而濃密捲曲長髮令人稱羡,但維護顯然十分耗時費神,必須每日由專人精心梳順、清潔、護理。

奧匈帝國的伊麗莎白皇後,茜茜公主的肖像;右:電 影《茜茜公主》中,侍女為茜茜梳頭的一幕,也有意展現她秀髮的濃密

到20世紀初,聲稱能夠使頭髮更茂密,更柔軟或是蓬鬆的美髮產品已經層出不窮,而具體到選擇何種梳子、順序與手法如何的建議也已相當完備。

左:護髮產品的廣告;右:關於如何選擇梳子及梳理方式的說明

而雙唇的形狀與色澤同樣重要,尤其是上唇的形狀——必須有著小巧的形狀,而上唇的波狀必須非常明顯:當上下嘴唇合起時,如同一把拉滿的小弓,因此得到「丘比特之弓」(Cupid's Bow)的雅稱。

1910年代Vogue雜誌的封面

而對白皙的膚色與殷紅雙頰的追求則一直從未衰退。但以穆夏為代表,新藝術時代對自然優雅的追求,漸漸以更加靈動而富有生命力的女性,取代了維多利亞時代曾經流行的病弱與惹人憐愛之美。

左:穆夏創作的《茶花女》戲劇海報,1896年;右:《茶花女》小說的插圖,19世紀中期

讓皮膚更加白皙、柔滑的化妝粉,成為這一時期的美容產品中最受矚目的一類,有增白的白色粉底,也有作為胭脂的粉色或紅色。當然,到20世紀時,得益於人類在化學上的突飛猛進與生產技術的提升,美容產品已不再使用鉛一類的危險毒物,而改用對人體無害的天然澱粉與增白色素,讓女性不必冒著健康風險堅持對美的追求。

以尺寸小巧的粉盒為賣點的Jonteel化妝粉廣告

Epinay de Briort(1836-1914),為法國19世紀下半葉知名藝術家,以帶有新藝術風格特色的雕塑及獎章珠寶浮雕圖樣設計而聞名,十分受貴族王侯的歡迎。

而製作這一套件所使用的Tour à réduire工藝,最初僅為國家級別的鑄幣廠掌握,後隨著將獎章類珠寶在新藝術時期的流行,而逐漸推廣至高端珠寶行業,

這一套件至今仍有上佳實用性。每當打開迷你妝鏡,便彷彿回到了百年以前,無論是日常的梳洗或是外出旅行,女子總須時刻注意保持容顏整潔。而梳妝時私密、專注而靜雅的儀式感,引人遐想翩翩,懷想那段流金歲月。

《唐頓莊園》中大小姐瑪麗的梳妝台。一張精美別緻而井井有條的梳妝台,是淑女閨房的最大亮點。

時至今日,化妝不再必須成為女性的標籤。但千年來,女性在化妝的過程中獲得一種探索自身的慾望,一種自我欣賞的能力,一種創造的動力,一種掌控自身命運的意志。

原標題:《鏡中所映之人是誰?長話短說女性化妝史》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