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域醫學:檢測龍頭「倒」在檢測里

原標題:金域醫學:檢測龍頭「倒」在檢測里 來源:新浪財經

  第三方醫學檢驗行業的大明星,失去了光環。

  2017年9月8日,一家號稱是「第三方醫學檢驗行業的開創者及龍頭企業」的公司在上交所主板掛牌上市了。

  總所周知,企業上市是一個具有決定性意義的重大事件,更何況是在A股門檻最高、審核最嚴的上交所主板上市?這與創業板、中小板中廝混的一干生物科技公司完全是兩個檔次。

  更何況,作為第三方醫檢行業的標杆,該公司上市敲鑼現場的嘉賓簡直是天團,其中就包括某大學一把手、某兩院院士、某省會城市副市長。

  這家企業就是廣州金域醫學檢驗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這家神奇的上市公司,在資本市場中的表現也不負眾望:繼上市首日大漲44%後,接下來連獲16個漲停板,市值一舉突破200億元。

  如果這是一場競速賽,金域醫學(603882.SH)在起跑階段卓著的表現,已經將同板塊的同儕甩得連車尾燈都看不見了,直讓一幫中不了簽的散戶大呼小叫:老司機,帶帶我。

  第三方醫學檢驗行業的大明星

  金域醫學的第一大股東(同時也是實控人)為董事長兼總經理梁耀銘,持股比例達到了15.99%。

  公開資料顯示,1964年出生的梁耀銘,於1988年從廣州醫學院(現廣州醫科大學)畢業並留校,後投身於校辦企業的經營。梁與當時廣州醫學院院長鍾南山相交甚篤。

  1997年,這家校辦企業轉型為專門的醫學檢驗服務企業,並改名為金域醫學檢驗中心。

  2016-2017年正值深化醫療衛生體制改革的關鍵時期。

  尤其是《關於印發推進醫療服務價格改革意見的通知》與《醫藥分開綜合改革實施方案》相繼實施後,醫療服務價格改革成為國家重點部署的改革重點,中國第三方醫學檢驗(ICL)迎來了大爆發時代。

  在此背景下,很多醫院把血液或組織標本交由第三方專業醫學檢驗機構做檢測。

  以向各類醫療機構提供醫學檢驗及病理診斷外包服務的金域醫學脫穎而出,成為規模最大、檢驗實驗室數量最多、覆蓋市場網路最廣、檢驗項目及技術平台最為齊全的國內第三方醫學檢驗行業龍頭企業。

  一個直觀的解釋就是:金域醫學玩的商業模式,是面向上游醫院的To-B模式,而不是競爭激烈、苦哈哈的To-C模式(面向終端客戶,即患者)。因此,第三方醫學檢驗呈現出行業壁壘高、強者恆強的特徵。

  根據招股說明書、得到眾多資本加持的金域醫學,在2016年就已經擁有35家醫學檢驗實驗室,覆蓋全國90%以上人口所在的區域,為國內2.1萬家醫療機構提供醫學檢驗及病理診斷服務。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公司可提供的檢驗項目達2400項,年均檢驗標本超過4000萬例,這已經遠遠超過國內大型三甲醫院的業務規模。

  因此,公司的發展前景可以用八個字概括:形勢喜人、未來可期。

  2016年,金域醫學營業收入超過32億元,同比增長35%。上市前三年(2014-2016年)的主營業務復合增長率超過30%。

  而到2021年12月31日,公司股價為111.37元,市值達519億元,遠超迪安診斷、達安基因等A股同行業可比公司。

  猝不及防的案情

  了解了公司的主營業務與行業地位,就不難理解在抗擊疫情的關鍵時刻,該公司高層所說的豪言:哪裡有疫情,哪裡就有金域醫學。

  毫不誇張地說,金域醫學承接的大批量第三方檢測服務,是眾多醫院診斷治療的重要依據,也是抗疫指揮當局的重要決策依據。

  茲事體大,不容有失。然而偏偏在這個關鍵環節,金域醫學出了幺蛾子。

  2022年1月2日,鄭州金域接到河南省許昌市下屬禹州市衛健部門的通知要求,從鄭州調撥相關技術人員和大批量物資參與疫情防控篩查。

  1月10日,金域醫學鄭州區域負責人張某東因涉嫌刑事犯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1月12日午間,河南許昌警方通報稱,經公安機關調查,鄭州金域臨床檢驗中心有限公司區域負責人張某東違反傳染病防治法規定,實施引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行為。

  那麼,《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中的相應條款是怎樣的呢?

  由於鄭州金域是第三方醫療機構,因此不能以各級政府部門、衛生行政部門、疾病預防控制機構、采供血機構的法律法規要求予以判斷。

  我們可以看到,《傳染病防治法》一共9章,其中法律責任(第八章)里,與醫療機構相關的法律條款集中於第六十九條:

  1月12日,禹州疫情防控指揮部在回應鳳凰周刊記者採訪時稱:

  目前暫不清楚詳細情況。禹州疫情發生後,前幾輪核酸檢測均主要由鄭州金域張某東團隊負責,此後被撤換。

  由此我們得以得知:鄭州金域在禹州的主要工作是檢測診斷,而不包括疾病預防、醫療救護、消殺毒操作、醫學記錄等具體救治工作。因而不涉及該條款中的(一)、(三)、(四)、(六)項目。

  而剩下來的幾個選項中,與醫療器械使用程序違規的第(五)項、與病人個人信息泄露相關的第(七)項,均與警方通報中「實施引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行為」的描述不太一致。

  因此,鄭州金域涉嫌違法事項,很可能是第(二)項的規定:未按照規定報告傳染病疫情,或者隱瞞、謊報、緩報傳染病疫情的。

  企業是莫得感情的賺錢機器嗎?

  自1月2日發現首例感染者以來,截至1月10日(鄭州金域區域負責人被立案偵查),禹州市確診病例達到74例。

  1月11日上午,禹州市啟動了第8輪全員核酸檢測。

  綜觀人類社會政治、經濟、法律的發展歷程,法人的出現是極為重要的概念,它使得企業組織機構出現了「擬人化」。法人能夠與自然人一樣,具有民事權利能力,成為享有權利、負擔義務的民事主體。

  此時,企業不再是冰冷冷的盈利機器,而是需要承擔ESG(環境、社會、公司治理)的鮮活個體。同時,現代企業為顧客提供的商品與服務,已經越來越脫離了簡單的價值交換,而是蘊含著情感交換。

  從這個意義上講,鄭州金域不應當是一個莫得感情的盈利機器,它所提供的核酸檢測服務,不是照章抓藥然後拿錢,其中還應當包含著企業對生命的尊重、對維繫正常社會秩序的敬意。

  然而,以上這些我們都看不到。

  所以,這起嚴重的醫療事故與違法行為,是鄭州金域對公共安全的瀆職與威脅,也是對生命、對道德良知的踐踏。

  1月12日下午,金域醫學發佈聲明,正在積極配合對鄭州金域事件進行調查。但投資者已經開始「用腳投票」。

  當日,金域醫學大跌5.79%,市值蒸發超過25億元。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