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8點見丨迎擊首次奧密克戎疫情 我們能找到哪些答案?

原標題:新聞8點見丨迎擊首次奧密克戎疫情 我們能找到哪些答案?

新聞8點見,多一點洞見。每天早晚8點與你準時相約,眺望更大的世界。

發現於天津的本土奧密克戎疫情,目前已蔓延三省份。天津疫情還有不少問題待解。而首次與奧密克戎正面相接,或許將回答我們對於變異株的諸多疑惑。

天津、安陽兩地在數日中發現大量感染者,成為疫情雙中心。

疫情如何在異地擴散,目前線索較為清晰。

安陽疫情被認為始於19歲的男大學生朱某某。朱某某在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就讀,於2021年12月28日從天津回到安陽,這也是當前可以追溯到感染時間最早的一名病例。朱某某的父親、姐姐、表哥隨後被確認感染,之後又發生了村內傳播、校園傳播。

疫情源頭何在?溯源仍在進行。記者注意到,天津最先發現的一批感染者,流調沒有發現出境史,也不屬於海關、港口、一線醫務人員等重點人群。後續的防控中,相繼篩出了教輔班傳播鏈、小學傳播鏈,隨後,封控區發現病例,新近則發現了6名屬於重點人群的陽性者。

南開大學公共衛生與健康研究院教授孫亞民表示,朱某某不屬於閉環管理人群,幾乎不可能是一號病例,有可能是接觸了風險人群而感染。重點人群感染者的發現,可能為溯源提供幫助。

不過,他也表示,考慮到時間、變異株特性,溯源難度很大,不排除無法溯源的可能,時間非常緊迫。迎擊首次奧密克戎疫情 我們能找到哪些答案?

「一旦發生疫情,前期重點在於核查,而後期的重點在於保障供應。」近日,寧波北侖防疫封控區的「30元套餐」引發熱議。這是本月1日當地新一輪疫情發生後,一購物平台與北侖區政府有關部門探討後,推出的「暖心套餐」。

據曬出照片的網友反映,該套餐包含了蘋果、白菜、甘藍、洋蔥、豬肉、魚和玉米等,只需花費30元,就能在寧波某生鮮購物平台上輕鬆買到。對此,網友們紛紛驚嘆,實惠划算,「肉都不止30元。」

記者從該新零售平台「小6買菜」的負責人沈樂處了解到,每份「居家暖心套餐」可供一戶家庭食用兩天左右,考慮到居民們的喜好不同,套餐內的商品每兩天都會輪換一次,「為大家調劑下口味。」此外,由於部分居民可能沒有在家做飯的習慣和條件,針對這部分群體,他們還推出了「速食暖心套餐」,搭配自熱鍋、方便麵、牛奶等,價位也相同。

沈樂告訴記者,一份「居家暖心套餐」的商品成本約為80元,平台向用戶收取30元,政府補貼50元,其間的損耗、包裝、物流等成本由平台方來承擔。「做保供服務從沒想過要去盈利,我們只是想把老百姓給服務好,對我們來說,把事情做好、能得到百姓的認可,就非常滿足了。」

寧波市北侖區商務局電子商務科科長湯元拯表示,「30元套餐」的合理性在於,「原價80元、賣給居民30元、其餘50元政府方面進行補貼,是經過多種方式探討後商議出的最佳的也是相對成熟的一種模式,不僅百姓們滿意,政府方面的壓力也會小一點。」有魚有肉有果蔬,寧波30元抗疫套餐火了:政府補貼,專業配送

繼續關注江母訴劉暖曦(原名劉鑫)案。一審宣判後,江歌母親江秋蓮向媒體表示,等陳世峰在日本服刑結束之後,會在國內對陳世峰繼續進行訴訟。那麼,陳世峰在日本服刑結束後,回到中國還能被起訴嗎?

2016年11月3日,江秋蓮的獨生女兒江歌在日本東京被劉暖曦的前男友陳世峰殺害。2017年12月20日,被告陳世峰因犯恐嚇罪和殺人罪,在日本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

執業律師胡夢瑤表示,根據中國《刑法》規定,凡在中國領域外犯罪,依照本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雖然經過外國審判,仍然可以依照本法追究,但是在外國已經受過刑罰處罰的,可以免除或者減輕處罰。「也就是說,即使陳世峰在日本已經受過刑罰處罰,中國仍然可以追究其刑事責任,同時可以免除或者減輕處罰。具體要看司法機關是否認為有必要繼續追究刑責。」

胡夢瑤指出,如果訴訟在國內,江歌母親可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刑事部分等陳世峰在日本服刑完畢回國後,江歌母親有權要求陳世峰繼續承擔民事責任。

另外,執業律師徐曉倩也指出,江秋蓮可以繼續追究陳世峰的刑事責任。「陳世峰所觸犯的是刑法中的故意殺人罪,屬於重罪,在日本刑滿釋放回國後會由中國的公訴機關提起公訴,但是在最後的量刑中,陳世峰所受到的刑罰可能會被減輕。而且,由於陳世峰涉及國外犯罪,所以還會涉及一個國與國之間的案卷交接、調查取證的問題。」

陳世峰有沒有不回國的可能?執業律師侯冬梅表示,目前來說,中國和日本還沒有簽犯罪引渡條約,因此陳世峰無法被引渡回國。但是,如果陳世峰沒有在日本獲得永久居留權,在刑期結束後,他作為外國人會被強制遣返回國。江歌母親可以在中國起訴陳世峰嗎?六問江母訴劉鑫案

1月11日,歌手馬博在個人帳號上宣布要起訴相聲社團德雲社,起因在於一首歌。

從公開資料來看,馬博是歌曲的曲作者。他在微博帳號「馬博-宏泰博奧」上傳的影片則顯示,德雲社七隊不止一次公開表演了這首歌曲。如果沒有作者馬博的授權,德雲社演唱這首歌是侵犯了著作權的,這甚至不需要專業的作品比對就可以得出結論,且德雲社也並未主張其創作了這首歌。

但由於德雲社的巨大影響力,歌曲與德雲社產生了強關聯,並被認為是德雲社七隊隊歌。在一些搜索引擎輸入歌曲關鍵詞,都顯示了這一點。

假作真時真亦假,「盜作主時主亦盜」。在強大影響力的推動下,作品與原作者分離了,馬博被質疑了,「好幾次我在演唱這首歌時,都有觀眾說:『這不是德雲社七隊的隊歌嗎?』」於是,作者起訴了,雙方和解了,原告撤訴了,但問題又來了:作者並沒有收到德雲社的和解賠款。目前,德雲社尚未正面回應此事。

歌曲侵權,可能是著作權侵權中發生頻次最高的,但大多數都是和解了,盜亦有道,和解為妙。被告死扛硬打的不多,和解又拒付的更少。

馬博這樣連踩兩坑的事例足以警示原創作者:在和解方式上,首先選擇法院調解,一旦被告不履行可以直接申請法院強制執行;如果選擇撤訴,也是全額收到賠償後再向法院申請撤訴;在和解內容上,盡量選用「停止侵權+賠償侵權損失」的表述,如果用追加授權覆蓋已發生的使用作品行為,也應當設個兜底條款,例如本授權自被告按時全額支付授權費後生效等等之類的表述。歌手向德雲社維權「受阻」,癥結在哪兒|新京報快評

外界想像中的楊童舒有一種不脫離煙火氣,卻清新脫俗的美。但她為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的,卻是自私偏執或是患有精神疾患的角色。實際上,生活中的楊童舒,與後者必定截然不同,但與前者也並無相近。

與楊童舒的採訪約在北京一家偏僻靜謐的茶室,她常來這裏喝茶。這和外界想像中的楊童舒十分契合:溫婉賢淑,端莊從容,第一眼見到,總有一種不脫離煙火氣,卻清新脫俗的美。可一旦追溯她曾為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的角色:電視劇《至尊紅顏》中陰險毒辣的徐盈盈,《以家人之名》中自私偏執的陳婷,以及此前收官的《女心理師》中患有精神疾患的傅棠……兩者間,似乎產生了極為微妙的化學反應。

她是地道的東北姑娘,有些虎,有些任性,說話很少拐彎抹角,對自己喜歡的事始終純粹且坦誠。採訪中,當我們談到如今一年拍四五部戲的節奏,「我實話跟你講,十部中有五部都是經紀人『逼』我去的。而且我有點兒任性,希望角色能讓我有創作慾望。」

對於角色,楊童舒自有一套選擇標準,「有趣」是最重要的。《女心理師》熱播後,楊童舒與黃覺(劇中姬銘聰的飾演者)的「中年版偶像劇」讓她鮮少地上了「正面」熱搜。但對於觀眾強烈的新作呼聲,楊童舒仍嚴謹地將自我期待建立於「好的本子」之上。「如果(劇本)本身是為了感情而感情,是單一的感情,我覺得就很無趣。我還是喜歡有趣的。」楊童舒:在「有趣」的路上做減法丨人物

編輯 艾崢 賈聰聰 校對 趙琳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