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55歲醫生倒在抗疫一線,曾替同事連續工作13小時

原標題:河南55歲醫生倒在抗疫一線,曾替同事連續工作13小時

第三遍電話了,還是無人接聽。這在王新華身上是一件不可能發生的事。

王新華是周口市第一人民醫院120急救指揮中心主任。「急救中心要求24小時保持電話暢通,以前給他打電話一般打一個就接,從來沒有超過兩個不接的。」車輛班駕駛員牛威察覺到了不對勁。

當時王新華正在酒店隔離,兩天前他剛剛完成轉運醫護人員和核酸檢測物資的任務。執行任務時他一夜未眠,連軸轉了13小時,和另一位駕駛員往返醫院12次,相當於兩人一夜各自開了360公里的車。

2022年1月6日,因勞累過度,王新華猝死於醫院工作人員隔離點,年僅55歲。

王新華。圖源:周口市第一人民醫院微信公眾號

心疼同事,替班連軸工作13個小時

1月3日下午3點多,王新華正在忙著搬家,突然接到醫院通知,「下午5點到四通鎮執行排查疫情任務。」他立馬放下手中的活,趕到醫院。

同時到達醫院的還有牛威,因為疫情,急救中心為了轉運新冠患者專門組建負壓救護車駕駛班,牛威就是負壓班的三位駕駛員之一。這次任務,應由他來負責。但他此前因為支援扶溝、沈丘兩縣抗擊疫情,隔離期剛剛結束,如果去出任務,意味著要開啟新一輪的隔離。牛威的孩子只有1歲大,已經兩個月沒有見過爸爸了。

「你別去了,你剛出隔離,這次我去。」王新華接替了牛威,他和另一名駕駛員李汝良各自駕駛一輛負壓救護車,趕赴四通鎮轉運醫務檢測人員及防疫物資。牛威這才得以回家休息了一天。

四通鎮有近3500名村民需要進行核酸檢測,從3日下午5點到4日早晨將近7點,他們和50多名醫務檢測人員連軸工作了13個小時。李汝良記得,他們在四通鎮3個行政村往返8次,在醫院和四通鎮間往返了12次。回醫院的這段路約30公里,平均單程都要40分鐘,相當於他們當天晚上各自開了360公里的車。

那天夜裡氣溫也就兩三攝氏度,兩人一宿沒有吃過一口飯。

4日轉運完畢,李汝良和王新華住進了隔離點酒店。雖然人在隔離,但王新華仍在不停聯絡,遠程指揮。醫院120急救指揮中心車輛組的駕駛員幾乎都接到了王新華打的電話——了解出車情況,並且囑咐他們關鍵時刻一定要堅守崗位,注意自身防護。

王新華帶領的120急救隊伍由14人組成,負責本地120報警電話的受理、院前急救醫療的指揮、120車輛的調度和緊急醫療救援,疫情防控期間還負責工作人員和防疫物資轉運等工作。

牛威最後一次與王新華通話是在5日晚上10點多。王新華給他分配了個緊急轉運任務,並囑咐他,醫院有個車好像出了問題,讓他轉天上午過去看一下。牛威感覺,王新華那時候聲音很疲憊。

1月6日早上8點多,牛威想打電話彙報時,王新華的電話就再也無人接起了。

刀子嘴,豆腐心

1987年從部隊離開後,王新華進入醫院工作。四五年的軍旅生活,讓他養成了節儉的習慣。牛威記得,自己看到王新華的時候,他的衣服總是那一身。

他也是醫院出了名的「鐵麵包公」,公家的車絕不允許私用,誰用他跟誰急。2020年初,新冠疫情剛剛出現的時候,防護服價格高且數量有限,王新華常常提醒同事,不能浪費,能為醫院節省一套是一套。

接線班的馬秀傑記得,後來王新華也總是提醒他們,口罩要按規定領取,不能私自多囤。兒子王鑫(化名)聽說,有親戚找他要醫院的口罩,他堅決不給。「防疫物資比較緊缺,不能這樣給。」

七八年前,牛威剛到急救中心上班時就認識了王新華。在牛威看來,王新華就是一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工作時脾氣急,吵得狠,工作不仔細的同事時常被他嚴厲批評。「耽擱幾秒鐘,臨危的生命或許就沒了。」他常常說。

他對急救車輛的管理可謂是「苛刻」,要求急救車輛時刻保證「四要原則」:車輛燃油要滿、車上急救物資要全、車載設備運轉要正常、車輛保養要及時。

「豆腐心」的他,看到同事因為防護服里穿的衣服少,被凍得瑟瑟發抖,給兒子打電話時還念叨著「真心疼啊」。

有時候加完班,王新華就招呼著大家一起去家裡吃個飯。他和妻子給大家下廚做飯,王新華最拿手的就是做魚。牛威時常去王哥家裡做客,王新華比他大近20歲,開始他還「王主任」地叫著,後來一口一個「王哥」。

王新華喜歡樹,他家不大的院子里種了山楂樹、銀杏樹、棗樹、石榴樹。親戚家的小孩子都愛來他家玩,「因為他做菜好吃,還總是笑嘻嘻的。」

王鑫還記得,自己很小的時候,爸爸帶他去湖邊釣魚,左手抱著他,右手拿著魚竿。釣上來的小魚,有的放回湖裡,有的送給朋友。爸爸愛練毛筆字,還手把手教他打乒乓球。

後來,父親越來越忙,沒有時間釣魚了,家裡的乒乓球桌落了一層灰。

公家事第一,家裡事第二

在王鑫的記憶中,自己小時候能和父親待在一起的時間少之又少。天沒亮他就走了,晚上要看情況,時不時就在醫院熬個通宵。大年初一,他從來沒在家待過,除夕夜偶爾能在家吃頓年夜飯,基本上都是在醫院里。

兒子對父親最大的印象就是,不管白天還是晚上,他的電話隨時響,永遠保持24小時暢通。牛威猜測,王新華和他提過的睡眠障礙也是急救工作導致的。

王鑫在北京十幾年,每年都提出讓王新華來北京住一住,王新華只來了兩三次。電話裡的父親,也會和兒子抱怨工作壓力大,挺累挺忙。抱怨歸抱怨,他還是閑不住,也從來不跟醫院提要求。「母親天天勸他好好休息,他就是不聽。公家事第一,家裡事第二。」他不僅要求自己,還這樣要求在國家機關工作的兒子。

「你既然在機關單位工作,就不要想著多賺錢,永遠都要把工作放在第一位。把領導交代的事情放在第一位。」整理父親遺物的時候,王鑫幾乎找不到一樣值錢的東西。

父子倆都加班多,王新華沒時間,就囑咐妻子給兒子打電話。父子倆的最後一通電話是在1月5日晚上8點多。一如往常,王新華又囑咐畢業十幾年的兒子,好好工作,雖然離開了校園但是別忘了學習。工作不要太忙,照顧好身體。最後他加了一句,最近疫情比較嚴重,要注意好防護。在電話裡,兒子沒有感覺到父親的任何異樣。

在家人的印象中,王新華的身體一直很好,每年體檢都沒什麼大問題。家距醫院大概五公里,王新華平時愛騎自行車上下班,後來為了節省時間,他改成了騎電動車。如果晚上有時間,他就吃完晚飯出去走個一兩萬步再回家。

但是55歲的他,還是老了。同事和家人都看到,近些年,他頭上的白髮迅速代替了黑髮。

他的身體,沒能禁得住高強度工作,因勞累過度,王新華於1月6日猝死,倒在了醫院工作人員隔離點。

1月8日上午9點,王新華的追悼會在家中舉行。牛威記得,院子里站滿了人,院子外的巷道上也站滿了人,醫院里認識的不認識的醫生都來了。

可是,院子里不再有他親手做的魚的香味,他隨時暢通的電話,也不會再響起。

(應受訪者要求,王鑫為化名)

新京報記者 郭懿萌 實習生 叢之翔

編輯 劉倩

校對 楊許麗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