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送同事回家出車禍致其死亡,被判賠90萬不冤枉

文|柳宇霆

又見「做好事沒好報」?

據媒體報導,近日,福建廈門市海滄區法院審理了一起糾紛案,男子戴某下班時順路搭載同事王某回家,行駛至某路段時碰撞到路邊牆體,造成同事王某當場死亡。王某家人要求戴某賠償130萬余元。法院酌定戴某承擔70%的賠償責任,判決戴某賠償王某家人因本起交通事故造成的各項經濟損失90萬余元。

老實說,這個判決結果,對於雙方來說恐怕都很無奈。對於王某家人來說,就因為搭了個順風車,從此陰陽兩隔、丟了性命,這自然是人間慘劇,90萬的索賠看似是一筆巨款,但在珍貴的生命面前,顯然不值一提;對戴某來說,自己一片好心,順路搭載同事回家,未曾收取分文,路上出了車禍,也並非有意為之,結果還得承擔70%的賠償責任,90萬對哪個家庭來說,都不是一筆小數目,難免有「好心不得好報」的感喟。

從法律上講,好心免費讓他人搭順風車,發生交通事故後,司機一方被認定有責任的,並不能完全豁免賠償。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等法律規定,供乘的駕駛員仍應承擔保障同乘者人身安全的義務,而同乘者也不因其無償搭乘的行為失去法律保護。

當然,民法典也規定了「好心同乘」條款,即「非營運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無償搭乘人損害,屬於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的,應當減輕其賠償責任,但是機動車使用人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除外」。

考慮到在這起交通事故中,「事故認定書中並未發現戴某存在故意或明顯重大過失的情形」,在具體賠償中,戴某的法律責任「應當減輕」。基於法律並未明確「應當減輕」的適用情形、對應幅度,所以在現實中,主要靠法院具體裁量。在當地法院看來,在賠償責任認定時,已將戴某責任削減了30%,也算得上減輕「好心同乘」者的法律責任了。

不過,即便如此,也存在一點聲音認為,70%的責任過於高,「做好事」的代價未免過於昂貴了。確實,免費搭乘與營運搭乘截然不同,前者是社會善行,後者是營利行為,而立法上也給予了不同的對待。對於社會善行,法律鼓勵並「寬容」;對於營利行為,法律明確了營運者的安全保障責任。

但承擔七成責任真的很高嗎?或許大家很容易代入做好事一方的視角,畢竟日常生活當中很多人都是捎帶腳地帶親朋好友一段,自然而然地會覺得七成責任太高。但如果我們代入死者的視角呢?只不過因為請求幫忙帶自己一段,就因此丟掉了自己的性命,該承擔多大責任呢?實際上,好意同乘者被減輕的責任其實都屬於死者本人自己承擔的,70%的責任背後意味著死者自身承擔了30%的責任。就僅僅因為坐了一趟免費車,就需要對自己的死亡承擔三成責任,這比例高還是不高呢?

還有一點不能不考慮的是,「好心同乘」與一般的好意施惠還不一樣,戴某作為機動車駕駛人,也就是「掌握方向盤」的人,關係到對方的生命安全,所以搭載他人同行,更身負安全職責,本應小心謹慎駕駛,嚴格遵守交通法規,但在行駛過程中,戴某卻沒有履行好觀察路面、安全保障的法律義務,造成嚴重交通事故,導致他人死亡,這種性質嚴重的過錯決定了,戴某應當承擔大部分的法律責任。

從司法實踐看,各地法院在具體審判過程中,傾向於將「應當減輕」的幅度,限定在20%至30%。此前,媒體曾報導過一起「同學搭車事故」糾紛,陳某和魯某是同學,陳某免費搭載魯某自駕游,陳某駕車撞到旅遊區距離標誌桿上。事故發生後,魯某被送至醫院救治,共花費醫療費用20餘萬元。法院判決,魯某損失由其自行承擔20%,陳某承擔80%。又比如,寧波奉化區的八旬老漢劉某騎電動三輪車,免費搭乘他人發生事故,導致搭乘者小范十級傷殘,劉某被訴至法院遭索賠20萬余元。法院判決老漢擔責70%,賠償13萬余元。

總的來講,這種對「好心同乘」者適度減輕責任的做法,平衡了法理與情理,既讓過錯者承擔了法律責任,也為善行者減輕了經濟包袱,消除「後顧之憂」,保障人的合法權益。車禍畢竟是小機率事件,大家對此類偶然事故也無需過度代入。法律自然會保護做好事的人,但對他人生命有更多影響的人,承擔更大一點的責任不也是合情合理的嗎?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