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總部搬遷,選址服從大局

原標題:央企總部搬遷,選址服從大局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近期,多家央企總部陸續搬離北京,落地上海、深圳、武漢等地——

  央企總部搬遷,選址服從大局

  日前,中國首制大型郵輪在中國船舶集團旗下上海外高橋造船有限公司船塢內順利實現塢內起浮。這是大型郵輪建造的重要節點,標誌著該項目向著完工交付的總目標邁出關鍵一步。去年末,中國船舶集團總部由北京遷往上海。本報記者 沈文敏攝

  2021年,由中國三峽集團開發建設的烏東德水電站全年發電量近400億千瓦時,將源源不斷的清潔水電送往南方電網。三峽集團去年落戶湖北武漢。圖為烏東德水電站。許 健攝

  中國目前有國資委作為出資人管理的中央企業97家,這些央企在關係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的主要行業和關鍵領域發揮著重要作用,其總部大多位於北京。近期,長江三峽集團、中國電子集團、中國船舶集團等央企陸續從北京搬離,遷往武漢、深圳、上海等地,央企外遷的步伐加快。總部新址選擇有哪些講究?將產生哪些影響?記者進行了採訪。

  上海、深圳、武漢、雄安新添央企

  記者梳理髮現,目前97家央企中,2/3以上總部位於北京。為啥央企總部集中於北京?

  「央企總部集中在北京,主要和歷史沿革、國家政策等有關。有一部分央企的主體從設立起就在北京,還有相當一部分央企通過行業內國企重組而來,選擇總部時也更傾向於北京,主要是考慮到央企承擔了國家層面的產業、創新、民生等任務,把總部和主管機構設在北京,與出資人機構、其他部委進行溝通交流會便利不少。此外,北京作為首都,對人才的吸引力更大,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總部『扎堆』的情況。」國資委研究中心研究員許保利對本報記者說。

  許保利表示,隨著各地經濟快速發展,這種央企總部過於集中的局面逐漸顯現出一些弊端。站在城市發展的角度,過多資源集中於一城一地,催生了交通擁堵、房價高漲、環境惡化等「大城市病」,加重了城市運行的負擔。

  「近年來,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一直在布局,各地也在努力爭取央企總部,但最初的進展比較緩慢。」吉林大學中國國有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李錦介紹,去年以來,央企總部外遷進程逐漸提速,既有新央企在北京以外的城市「安營紮寨」,也有京內央企總部邁出外遷腳步——

  看新設央企——去年12月,由多家央地國企稀土板塊整合而來的中國稀土集團總部設在江西;同期,中國物流集團在上海宣布正式成立,中國星網落地雄安。

  看從京內遷出的央企——中國中化、中國華能在雄安落地。去年9月,長江三峽集團總部遷至武漢,業內分析,這對於推進長江經濟帶發展、助力湖北尤其是武漢疫後重振具有重要意義。去年12月25日,中國電子集團遷往深圳,並與廣東省簽署《關於加快打造國家網信產業核心力量和組織平台戰略合作框架協議》、與深圳市簽署《關於共同打造國家網信創新策源高地和產業集群戰略合作協議》;去年12月24日,中國船舶集團總部遷駐上海,全面開啟中國船舶集團紮根上海、更好服從服務國家重大戰略、加快建設世界一流船舶集團的新征程。「中國船舶集團與上海淵源深厚,集團公司總部遷駐上海,有利於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有利於優化國有經濟布局,有利於更好融入和服務上海『五個中心』建設,將為集團公司加快建設世界一流船舶集團注入強勁發展動力。」中國船舶集團黨組書記、董事長雷凡培說。

  新址選擇背後有多重考量

  加速推進的央企總部外遷,背後是怎樣的邏輯?

  「央企總部離開北京,既是響應中央號召,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更是改革開放發展的必然結果。」許保利表示,隨著改革的深化,國企已逐漸成為市場競爭的重要主體。央企總部結合自身特點,從北京這樣的全國行政中心遷往富有活力、更加貼近目標市場及所在行業中心,有助於提升競爭力,也符合市場經濟發展規律。

  在李錦看來,央企總部搬遷,是服從、服務於國家經濟發展的規劃和總體布局,也兼顧了市場的需要。具體來看,主要考慮了兩個因素:

  一是全國總體布局。在去年12月國新辦舉行的推動北京城市副中心高質量發展發佈會上,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叢亮表示,目前雄安新區已進入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和大規模建設同步推進的發展階段。部分在京部委所屬高校、醫院和央企總部已啟動分期分批向雄安新區疏解。正是在這一背景下,部分央企總部遷往雄安。除了多家央企總部來到雄安,目前央企在雄安新區設立子公司、分公司及各類分支機構也已超100家。這些央企子公司、分公司及各類分支機構主要布局在基礎設施建設、前沿信息技術、先進生物技術、現代服務業、能源、新材料等領域。

  二是從市場出發,結合央企自身發展所需,聚焦主業靠近產業前沿。「比如三峽集團,其主營業務涉及水力發電、風力發電、水資源管理等領域,原本就是從湖北遷到北京,現在搬去武漢非常合適,更有利於其自身發展。同時,央企遷入地方還能加強央地聯動,促進地方區域經濟發展,對當下構建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也具有重要意義。」許保利說。

  對於中國船舶集團遷來上海,上海市市長龔正表示,上海將以此為契機,進一步深化雙方戰略合作,全力支持中國船舶集團加快建設成為世界一流船舶集團。「上海將持續當好服務企業的金牌『店小二』,全力保障企業順利開展運營、優化產業布局、加快創新發展,攜手為中國建設海洋強國、製造強國、科技強國作出更大貢獻。」龔正說。

  「搬家」後將帶來什麼?

  央企總部搬離北京後,對北京和新址所在地的發展有何影響?

  許保利認為,央企總部的搬離,短期內可能會給北京市財政收入帶來影響,比如稅收減少。但從長期來看,央企總部遷出對北京GDP增長及財政收入的影響有限。

  「近些年北京一直在調整產業結構。部分以傳統製造業為主的企業遷出北京的同時,一些專精特新、高成長性的科技型企業也成長起來,活力強的初創型企業也不斷湧現。此外,在一些央企總部搬離的同時,其研發中心等聚集高層次人才的機構可能還留在或設在北京。總體看,央企搬離不影響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許保利說。

  據了解,去年11月,《北京市「十四五」時期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規劃》發佈,北京市委市政府明確提出了打造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新引擎的目標。《規劃》明確,到2025年,北京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基本形成,建設成為世界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

  對於新來的央企,各地都表示了極大的重視,在政策、落戶等方面予以便利。多家總部外遷央企表示,搬遷後,將進一步提高服務國家重大戰略能力是中央企業的使命所在。要站位全局謀一域,促進地方資源稟賦與企業產業優勢結合,實現二者間的互利共贏、協同發展。

  記者從國資委了解到,央企總部搬遷還將視情況繼續推進。站在企業角度,需要解決什麼問題?「總部外遷,對企業而言既有機遇也有挑戰。」許保利表示,目前,多數央企是超大型企業,員工總量數以萬計,分佈在全國各地乃至世界各地。而考察其總部,人數並不算多,不少央企打造小而精的總部,總部員工僅百人左右。企業如何在總部搬遷過程中進一步完善運行機制、提高管理效率、安置好員工等,都是需要解決的問題。(記者 孔德晨)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