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拉成土耳其富豪最憂心元素之一:匯率波動下資產怎麼變化?

  原標題:里拉成土耳其富豪最憂心元素之一: 匯率波動下資產怎麼變化?

  對於土耳其國際型大亨或一般的商人而言,相較於經營挫折,來自里拉的匯率波動可以說是他們最為擔憂的事件,也是他們面臨的最為直接且瞬間的風險。

  世界已邁入新的一年,無論是富裕者還是貧寒人士,都希望在新的一年有新的發展。

  2006年曾是土耳其最為富有的一年,其國內最富有的40人的總財富增長了15%,達到490億美元。而在2018年8月13日,因里拉大幅貶值45%,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中,前35位土耳其大亨的總凈資產至少損失了230億美元。在2019年,土耳其十大富豪的總財富達到了創紀錄的226億美元。

  2020年裡拉同樣下滑,一度貶值約50%。由此,即便部分土耳其富豪在福布斯總排名不變,其財富也顯著縮水。

  如穆拉特·烏爾卡(Murat Ulker)在2021年4月以63億美元的身家排名福布斯全球富豪第431,而截至2022年1月12日,穆拉特·烏爾卡排名未變,但凈身家卻減少至56億美元。

  土耳其富豪的財富起落

  在閃亮亮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單中,穆拉特·烏爾卡是土耳其最為富有的人士。穆拉特·烏爾卡擁有Yildiz控股公司63%的股份,該公司生產各種食品和非酒精飲料。通過旗下的Yildiz,穆拉特·烏爾卡坐擁320個食品品牌,包括全球巧克力公司Godiva。

  2007年,Yildiz斥資8.5億美元收購比利時巧克力生產商Godiva, 2014年又斥資32億美元收購英國聯合餅乾公司(United Biscuits)。此外,為了建立一個更加全球化的結構,他將United Biscuit、Ulker Biscuit和DeMet』s Candy合並到倫敦的Pladis Foods旗下。

  2019,穆拉特·烏爾卡排名568位,身陪為37億美元;2020年4月7日,他以 43億美元財富上升至414名。隨後,穆拉特·烏爾卡身家在2021年4月間達至63億美元,但在整體榜內富豪均出現明顯的財富累積下,其坐席小幅下滑至第421。截至日期:2022年1月12日,雖其排名未變,但因里拉跌幅明顯,穆拉特·烏爾卡凈資產縮減7億美元,至56億美元。

  土耳其富豪厄曼·伊利卡克(Erman Ilıcak)位列穆拉特·烏爾卡後,為全球第655位富有的富豪。截至2022年1月12日,Erman Ilıcak身家為25億美元。

  厄曼·伊利卡克旗下的Ronesans Holding成立於1993年,在28個國家經營,為建築承包商和房地產開發商。

  厄曼·伊利卡克的地產版圖在不斷擴張。2013年至2015年間,Ronesans收購了數家建築公司,其中包括瑞士的Hergis will和德國的Heitcamp,以及荷蘭的Ballast Nedam。2016年7月,厄曼·伊利卡克將5%的Ronesans股份賣給了世界銀行(World Bank)下屬機構國際金融公司(IFC),這筆交易對該公司的估值為43億美元。

  在與土耳其政府的一項公私合作關係中,Ronesans迄今為止已經建造了價值34億美元的醫療綜合設施。與此同時,Ronesans正在與鹿特丹港合作開發土耳其南部的Ceyhan大型石化工業區。

  弗里特·法伊克·薩罕克(Ferit Faik Sahenk)是第三位最為富有的土耳其人士,目前以22億美元的資產排在福布斯全球富豪第1008位。薩罕克為土耳其道格斯控股(Dogus Holding)的首席執行官,後者的業務涵蓋旅遊、房地產、媒體、金融服務、建築和汽車等領域。

  福布斯數據顯示,薩罕克大部分財富來自Garanti銀行。2017年,其家族將Garanti剩餘10%的股份出售給了西班牙對外銀行(BBVA),由此將9億美元的資金納入囊中。

  迄今為止,道格斯控股已經在伊斯坦布爾的加拉塔波特投資了17億美元,其中包括郵輪碼頭、酒店、零售和餐廳。最近,道格斯一直在去槓桿化。2020年,該公司同意將其在伊斯坦布爾高端購物商場Istinye Park 42%的股份出售給卡達控股有限公司。

  作為薩罕克的家族成員,菲麗茲·薩罕克(Filiz Sahenk)是土耳其最為富有的女性,現以20億美元的資產位於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單第1111,她管理著家族企業道格斯控股的時尚和旅遊業務,後者在土耳其的代理品牌包括Gucci、Emporio Armani、Loro Piana、非正式和Tod』s。

  93歲高齡的賽瑪哈特·塞維姆·阿塞爾(Semahat Sevim Arsel)同為土耳其最富有的女士之一。2020年4月7日,她以16億美元財富位列第1335位。而截至2022年1月12日,賽瑪哈特·阿塞爾同樣以16億美元的身家博得了1363的位次。

  賽瑪哈特·阿塞爾是Koc家族財產的繼承人,後者為多元化經營企業,除了能源、汽車、耐用消費品和金融,Koc還活躍在科技、食品、零售、旅遊、農業和造船領域。她是家族中年齡最大的成員,也是家族主要控股公司的最大股東。

  同樣涉足金融與多樣化經營的胡斯魯·奧茲耶金(Husnu Ozyegin)目前以18億美元的身家排在全球富豪第1759名(最新數據為2021年4月6日),但在當時,胡斯魯·奧茲耶金位於1750。

  胡斯魯·奧茲耶金管理的歐洲信貸銀行(Credit Europe Bank)擁有超過55億美元的資產,在9個國家擁有約91.5萬名零售和企業客戶。在土耳其,胡斯魯·奧茲耶金經營Fibabanka品牌,後者的投資領域包括零售、房地產、醫療、可再生能源、港口和酒店。

  央行輪番降息是里拉最新暴跌主要原因

  於土耳其國際型大亨或一般的商人而言,相較於經營挫折,來自里拉的匯率波動可以說是他們最為擔憂的事件,也是他們面臨的最為直接且瞬間的風險。而與全球其他地區的富豪另一個不同點是,每年,土耳其富豪的身家變動尤為明顯。

  受益於土耳其整體的經濟增長與外國直接投資流入(2006年為174億美元),2006年曾是土耳其最富有的一年,土耳其最富有的40人的總財富增長了15%,達到490億美元,當時約有25位億萬富翁,而該數值在2005年間為21位。

  然而,即便土耳其經濟在逐步增長,里拉分別在2018年與2021年間大幅跌落,受此影響,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中的土耳其富豪身家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水。

  胡斯魯·奧茲耶金曾在2020年4月7日,以21億美元財富位列第1001位,但在2021年4月,其身家減少3億美元,至18億美元,位列第1750位。

  2020年-2021年間,賽瑪哈特·塞維姆·阿塞爾身家由16億升至23億,但卻因里拉下跌而於現今重回16億美元。

  在過去大部分時間穩坐土耳其首富的穆拉特·烏爾卡也不可避免被裡拉所擾。2020年4月,穆拉特·烏爾卡凈資產為43億美元,2021年4月,其資產升至63億美元,而截至目前,穆拉特·烏爾卡身家在一年間下滑7億美元,至56億美元。

  厄曼·伊利卡克資產縮水幅度最為明顯,在2021年4月漲至44億美元後,目前其身家降為25億美元。弗里特·法伊克·薩罕克的身家也於同期從30億美元下滑至22億美元。菲麗茲·薩罕克也由2021年4月的28億美元下滑至如今的20億美元,資產減少約8億美元。

  土耳其央行的輪番降息是里拉最新一輪的暴跌直接原因,而降息的背後,是埃爾多安的經濟學視角。埃爾多安堅信降息能夠降低通脹,並帶來高投資、高就業和高出口。

  2021年12月,土耳其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同比上漲36%,創下2002年以來的最高水平。但自去年9月以來,該國央行連續四個月降息,將利率從19%下調至12月的14%。受降息影響,里拉於去年下半年一度貶值約50%,而即便在埃爾多安最新的政策下,里拉跌勢有所緩解,但從去年年初至今,仍貶值近40%。

  商業活動受里拉匯率波動影響最為直接與明顯。當地時間2021年12月18日土耳其商業協會Tusiad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土耳其央行的一系列降息措施削弱了里拉,刺激了對硬通貨的強勁需求,破壞了整個經濟的穩定。

  該組織呼籲土耳其政府放棄目前的經濟政策,稱最近的市場動蕩證明這種經濟模式註定會失敗。「很明顯,有必要回歸到普遍被大眾所接受的經濟科學規則。」 聲明稱。

  2018年8月的里拉危機嚴重損害了最富有的土耳其人。2018年8月13日,里拉兌美元下跌約45%,在此影響下,35位土耳其億萬富翁中,有13位被擠出榜單。同年3月至8月期間,35位土耳其大亨的總凈資產至少損失了230億美元。

  在當時13位不再是億萬富翁的人中,有被稱為「土耳其川普」的房地產大亨阿里·艾奧盧(Ali Agaoglu),還有土耳其最大的折扣零售連鎖企業BIM的老闆穆斯塔法·拉蒂夫·托普巴斯(Mustafa Latif Topbas), 與2018年3月初相比,二者資產各減少了5.4億美元。而在當時剩下的22位億萬富翁中,有8位的凈資產縮水超過10億美元。

  (作者:胡天姣 編輯:李伊琳)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