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的是火車,更是「溫暖」

  連結的是火車,更是「溫暖」

  白二洋(30歲)

  當你坐火車出行時,會常常看到窗外一列列火車疾馳而過。你是否曾有過疑問,那麼長的火車是怎麼連結在一起的?

  火車是由一節一節的車廂組成的。一節車廂叫車輛,把一組車廂連結在一起組成車列,再給車列掛上火車頭就變成了一列火車。我平時的主要工作就是連結這些車廂,簡單點說,就是根據貨物所到達的不同地點,將一列火車拆分,將各節車廂分別送進火車編組場不同的鐵路線路中,再幫助它們重新連在一起組成車列,然後火車頭再拉著它們開往全國各地。

  其實,有的時候坐火車的你,是可以看到我和我的同事的。透過車窗,如果你看到停止的列車旁,有人身穿黃馬甲提著一根「棍子」,或者是那些在兩節車廂間擺弄管子或扒在車廂頂部靠後的位置轉動輪子的人,這就是我們了。

  我所在的月山車站,位於太焦、焦柳、侯月、新月4條鐵路線的交匯處,扼守晉煤外運的重要通道,貨物主要以煤炭為主。臨近春節,全國各地發電供暖用煤需求不斷增長,保障電煤運輸成了我工作的重中之重,作為連結員的我也將迎來不一樣的春運。

  這些天我經常不由自主地加快節奏,想儘可能多解多編一列車、多發多運一噸煤,好為更多的家庭送去溫暖和光明。我們每個班可以解體15列車,大約700多節車廂,一個班下來會有4.2萬噸煤重新編組後運往全國各地。有人算過,這些煤炭如果全部用於發電,大約可以產生1.3億度電,可供4萬多個家庭使用一年。

  除了解體編組列車外,我還負責放置「鐵鞋」和「拉閘松閘」。「鐵鞋」不是鞋子,「拉閘」拉的也不是電閘,這兩種東西都是火車的制動設備。因為火車有本身的自重,所以當火車停在股道中,為了保證安全使火車停穩,我們需要為火車安裝制動「鐵鞋」,拉緊制動閘,防止火車慣性溜逸,待火車需要開出時,再將「鐵鞋」撤除,並鬆開制動閘。

  這些工作聽上去似乎很簡單,但想要做到「樣樣精準」可沒那麼容易。工作中,我必須隨時掌握解體列車的運行情況,根據每一鉤解體的車廂數量,準確把握提鉤時機,讓車廂順利溜放到相應的股道。放置「鐵鞋」和「拉閘」也同樣重要,如果沒安裝到位,也有可能會造成安全事故。

  作為一名連結員,無論颳風下雨,我們都在室外工作。最近一段時間挺冷,工作時冷風嗖嗖地往脖子里灌。解編車輛、制動防溜時,提鉤、拉閘的手會凍得通紅。雖然辛苦,但看著一列列滿載煤炭的火車駛向遠方時,我內心感到無比自豪,覺得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我連結的不僅是一列列的火車,更是送向千家萬戶的光明與溫暖。

  (作者系中國鐵路鄭州局集團有限公司焦作車務段連結員)

  白二洋(30歲)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