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調整中東地區軍事戰略

  原標題:美國調整中東地區軍事戰略

  據1月6日美聯社消息,美國總統拜登已提名第十八空降軍軍長埃里克·Curry拉中將出任美軍中央司令部司令,並擢升為上將,接替任期已滿的肯尼思·麥肯齊上將。在當前形勢下,這不僅僅是一項簡單的人事變動,更意味著美國中東戰略的調整。

  中央司令部是美國反恐戰爭的主要執行者,海灣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的美軍聯合指揮機構,都是依託中央司令部組建,並以時任中央司令部司令為聯合部隊司令。然而,美國的反恐戰爭在初期取得軍事上的勝利之後,很快深陷戰爭泥潭。

  在伊拉克,美軍以摧枯拉朽之勢推翻薩達姆政權,隨後開始長期的地面維持作戰。2011年年底美軍從伊拉克撤軍,僅留少量駐軍。2021年11月24日,伊拉克軍方表示,所有外國軍隊將在15日內撤離,並按時間表向伊軍移交武器和設施、設備。

  在敘利亞,川普政府全力推動撤軍。目前,美國在敘利亞仍有約900名駐軍。

  從阿富汗撤軍則是美軍從中東撤軍的重頭戲。由於阿富汗局勢比伊拉克更加複雜,美軍從阿富汗脫身更難。川普政府上任後,為了撤軍被迫於2018年開始與塔利班直接談判。經過多輪角力討價還價,2020年2月,川普政府與塔利班在卡達的多哈達成關於美軍撤出的協議。但是,川普在任期內完成撤軍的企圖沒有實現。

  2021年4月14日,美國總統拜登宣布,駐阿富汗美軍將於同年9月11日前撤出,以結束這場長達20年的戰爭。然而,就在美國和北約部隊抓緊撤離阿富汗的過程中,8月15日,塔利班宣布已基本控制阿富汗全國並佔領首都喀布爾。

  這造成美軍比當年倉促撤離越南的「西貢時刻」更加狼狽和難堪的「喀布爾時刻」,使拜登政府遭到來自盟友和國內政敵的嚴厲批評。但是,拜登政府仍然冒著極大的政治風險完成從阿富汗撤軍,表明了從中東泥潭拔出腳來,落實從反恐轉向「大國競爭」軍事戰略的政治決心。

  但基於諸多方面的原因,美軍並不會完全離開中東。中東地區在美國全球霸權中具有重要的地緣戰略地位,在美國全球霸權的所謂「大棋局」中,中央司令部的責任區域即包括中東、北非、中亞等在內的大中東地區,是連接整個歐亞大陸各個部分的所謂「中心地區」。冷戰取勝後,美國發動的海灣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都集中在這一地區,這些戰爭固然有反恐的需要,同時也是為了切實將冷戰勝果收入囊中。

  由於遏制中國崛起的戰略需要,美國的軍事戰略重點向印太地區轉移,加之美國頁岩油氣資源開發成功,使得中東油氣資源對美國的重要性不如以往。但對美國的全球戰略而言,放棄中東仍然是不可接受的。

  與此同時,美國面臨的反恐形勢依然嚴峻。戰亂是恐怖主義的溫床,就在美軍削弱伊拉克政府,趁著敘利亞內戰企圖推翻阿薩德政權之際,「伊斯蘭國」乘機坐大。當前,活躍於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等國家之間的各類武裝組織,包括恐怖組織和准恐怖組織武裝,還不時使用炸彈、無人機等手段對美軍基地、美國使館造成威脅。

  諸多事實證明,美國以反恐為名義在這一地區進行了長達20多年的戰爭,結果卻陷入了越反越恐的悖論。如果美軍完全撤離,不僅是地區國家和人民的災難,美國恐怕也免不了受池魚之殃。

  既然不會完全撤出,還要保持一定程度的軍事存在,那就必然需要立足點。目前,美軍在中東地區的戰略要點和獨立性較強、自成體系的軍事基地主要有:位於土耳其阿納達的因斯里克空軍基地,位於以色列內蓋夫的迪摩納雷達站,位於科威特的阿里·薩利姆空軍基地、穆罕默德·艾哈邁德海軍基地,位於科威特南部的阿瑞坎基地,位於卡達首都多哈的烏代德空軍基地,以及位於巴林首都麥納麥的美國海軍基地。經過奧巴馬、川普和拜登政府的多次撤軍,目前美軍在中東的總兵力約為2萬人,分別駐紮在上述國家與基地內。

  埃里克·Curry拉畢業於西點軍校,曾參加、指揮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在就任第十八空降軍軍長前曾任美國中央司令部參謀長。就埃里克·Curry拉的任職經歷和能力,美國國會通過其任職提名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由此可以推知,美軍此後的中東軍事戰略,將是在撤出一些非重要地點的駐軍後,鞏固和堅守戰略性要點和重要的基地,同時維持一支具有戰略能力的地區作戰力量。在擁有豐富作戰經驗、熟悉地區局勢的指揮員的領導下,一方面繼續履行反恐作戰任務,威懾地區對手,對緊急事件做出快速反應;另一方面堅定支持地區盟友,平衡俄Rose的地區影響力,遏制地區對手伊朗的可能擴張,以維護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戰略利益。

  (作者單位:國防科技大學信息通信學院)

  吳敏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1月13日 06 版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