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漳資本業務停擺背後:「偽PE」屢禁不止 相關部門加強穿透式監管

  原標題:巨漳資本業務停擺背後:「偽PE」屢禁不止 相關部門加強穿透式監管

  一則公告,將深圳前海巨漳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巨漳資本」)推上了風尖浪口。

  1月7日,巨漳資本向投資者發函告知,巨漳資本兩位實際控制人在1月6日因意外事件導致一死一重傷,由於公司所有資金往來均由其中一位法定代表人負責(已不幸去世),目前公司所有投資業務處於暫時停滯狀態(資金募集、分紅髮放、產品贖回均已暫停),公安經濟偵查部門及刑事調查部門也於1月6日晚正式介入調查。

  「市場傳聞,巨漳資本之所以發生慘劇,可能是產品出現兌付問題。」1月12日,一位深圳當地私募股權投資機構人士告訴記者,在他看來,巨漳資本的投資模式也顯得相當「蹊蹺」。

  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信息顯示,巨漳資本成立於2015年9月,同年11月登記,註冊資本5000萬元,為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

  巨漳資本官網卻顯示,該公司專注於上市公司IPO、再融資(定增配股)、並購重組等項目投資,這意味著其實際投資範圍主要側重二級市場投資。

  「巨漳資本已清算的永睿5號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產品信息顯示,這款產品期限僅有一年,且按月支付基準收益,明顯不符合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的運作模式。」這位深圳當地私募股權投資機構人士指出。

  多位私募機構人士也對巨漳資本的投資模式感到疑惑:若境內私募基金參與境外企業IPO打新等二級市場投資,需要通過QDLP/QDIE等合規資金換匯對外投資通道,但巨漳資本的人員配置與業內知名度,似乎尚未滿足獲批QDLP/QDIE資質的相關要求。

  諸多的「蹊蹺」,令不少股權投資機構懷疑巨漳資本是一家偽PE,它的突然「曝光」,也揭開了「偽PE」生態的冰山一角。

  一位地方政府金融監管部門人士向記者透露,儘管相關部門持續加大針對偽私募、偽PE的整頓查處力度,但很多民間資本仍然掛羊頭賣狗肉——通過發起所謂的PE產品,實質參與明股實債等違規操作。

  他指出,目前他所在的地方金融監管部門正加大對轄區內私募股權基金的底層投資資產開展穿透式監管,通過了解其具體的投資項目資金流向,嚴查其投資範疇是否與經營範疇相吻合,以及是否存在資金挪用、明股實債等違規操作,並對相關「偽PE」增強整頓查處力度。

  前述深圳地區私募股權投資機構人士告訴記者,巨漳資本在當地顯得相當低調。

  「平時他們不大與當地私募股權機構接觸溝通。」他告訴記者,這或許與他們的「獨特」投資模式有關——巨漳資本名義上是一級市場股權投資機構,但它主要投資企業境外上市打新,應歸屬二級市場私募機構。「這也讓我們感到好奇,巨漳資本是如何出境換匯對外投資的。」

  他指出,目前深圳私募機構若要換匯對外投資,主要通過當地QDIE渠道。後者允許符合條件的深圳私募機構向境內高凈值投資者募集資金,再換匯成外幣投資境外一、二級市場。

  記者多方了解到,深圳QDIE對私募機構的准入門檻相當嚴苛,QDIE試點企業除了具備足夠的資本實力與完善的投研交易團隊配置,相關部門還需全面審核評估申請機構業績持續性與投資策略成熟度。目前能納入深圳QDIE試點的私募機構,均是行業頭部機構。

  資料顯示,巨漳資本實控人曾在群益證券、香 港國泰君安證券、光大證券任職,擔任證券交易員、投資諮詢顧問等職位,巨漳資本合規風控信息填報負責人則曾在海通證券營業部工作。

  「如此團隊配置與以往投資交易經歷,是挺難獲得QDIE資質的。」一位熟悉深圳QDIE制度的境內私募機構負責人向記者分析說。不排除巨漳資本通過貿易渠道運作資金出海投資,再通過貿易渠道將資金返還境內兌付投資者本金利息。他指出,儘管巨漳資本名義上是PE機構,但它主要參與企業IPO打新,令部分私募機構人士猜測巨漳資本可能參與IPO「護盤」投資。

  所謂IPO護盤投資,主要是部分中小企業(包括境外當地企業)在境外上市時,為了確保股價不跌破發行價,會尋找一些資本在相當長時間「鎖倉」部分股票。對此中小企業願向資本方定期支付「固定利息」作為風險補償與鎖倉收益,而資本方則將部分「好處費」用於兌付投資者利息。

  「這或許是巨漳資本私募產品得以按月支付基準利息的一大原因。」一位深圳地方二級市場私募機構人士向記者分析說。

  據巨漳資本發佈的2021年半年度投資報告顯示,2021年上半年巨漳資本共參加IPO新股投資66隻;其中美股1隻,單票平均收益率20%;港股30隻,單票平均收益率33.22%;台股35隻,單票平均收益率33.64%。

  記者獲悉,2020年以來美聯儲延續極其寬鬆貨幣政策令全球股市上漲,一度令IPO打新受益匪淺。但隨著外部環境變化,去年下半年起,境外多個市場眾多企業IPO股價均大幅跌破發行價,令IPO打新與護盤鎖倉投資均出現幅度不小的虧損。

  「這也令市場猜測巨漳資本或在IPO打新或護盤投資方面遭遇虧損,進而無法兌付產品本息,最終釀成慘劇。」這位深圳地方二級市場私募機構人士向記者透露。

  記者對此多方求證,多位深圳地區私募機構人士表示「不知情」,但他們直言,當前「偽PE」數量不少。

  「這類偽PE通過境外IPO打新或護盤投資,曾賺過不少錢,但常在水上漂,哪有不翻船,一旦境外二級市場打新投資遭遇虧損,就令這類偽PE迅速遭遇滅頂之災。」一位深圳大型私募機構負責人直言。

  記者多方了解到,近年相關部門對偽私募、偽PE的打擊力度持續增強。

  此前,相關部門發佈最新版《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銷售機構監督管理辦法》強調「獨立基金銷售機構是專業從事公募基金及私募證券投資基金銷售業務的機構」,意味著私募PE/VC產品代銷被剔除在獨立基金銷售機構業務範疇之外,令眾多持有基金銷售牌照的民間資本無法再以基金代銷牌照為掩護,自產自銷「偽PE」產品涉及明股實債、資金池、自融等違規操作。

  與此同時,證監會還發佈《關於加強私募投資基金監管的若干規定》,列出了「十不得」禁止性要求,其中包括私募基金及其銷售機構不得誇大、片面宣傳私募基金,包括使用安全、保本、零風險、收益有保障、高收益、本金無憂等可能導致投資者不能準確認識私募基金風險的表述,或向投資者宣傳預期收益率、目標收益率、基準收益率等類似表述等。

  「但是,偽PE現象仍屢禁不止。」上述地方金融監管部門人士向記者透露,究其原因,一是PE投資範圍相對廣泛,涵蓋一級市場股權投資、過橋貸款、並購重組等,令一些民間資本借PE投資名義,變相開展明股實債投資等違規操作;二是部分中小型財富管理機構為了牟利,也樂於協助前者將偽PE產品「包裝」成高收益保本型理財產品,銷售給不知情的投資者,甚至部分民間資本還同時創設資管機構與財富管理機構,實現偽PE產品的「自產自銷」。

  值得注意的是,巨漳資本實控人也發起設立了深圳前海巨漳財富管理有限公司,打造了偽PE產品「自產自銷」的閉環。

  「這種閉環無形間規避了私募產品代銷方面的諸多合規操作審核要求。」這位地方金融監管部門人士向記者指出。需要警惕的是,部分高凈值投資者只要拿到可觀的投資收益,便對這類灰色操作「睜一眼閉一眼」。但是,一旦這類偽PE產品遭遇巨額投資虧損,相關資管機構與財富管理機構同時「倒閉」或「跑路」,投資者就面臨問責無門的窘境,無法保護自身投資權益。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