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戰北京冬奧 在白紙上書寫轉折

原標題:備戰北京冬奧 在白紙上書寫轉折

    製圖:程璨
    本版圖片除署名外,由中國體育圖片供稿

    如果翻開正在備戰2022年北京冬奧會中國運動員的履歷,會發現他們中的一些人並不是一直練習冬季項目,甚至有人之前都不是專業運動員;運動員們不只來自傳統冰雪大省,而是從五湖四海匯聚成的大家庭。

    冰雪運動員的背景多維、來源多維,造就了中國在冰雪運動領域的歷史性突破。

    2015年,獲得2022年冬奧會舉辦權時,北京冬奧會要舉辦的109個小項中,約有1/3,中國幾乎沒有開展過。

    幾年備戰,就是一個解放思想,擴大人才選拔,補齊冰雪運動缺點的過程。截至2021年10月,中國已實現北京冬奧會109個項目全項目開展、全項目建隊、全項目訓練,並在多個過去的空白領域創造佳績。

    一張白紙寫滿轉折。中國體育人改革性地開展跨界跨項選材,為傳統項目運動員打開職業新世界的大門,讓他們擁有了更廣闊的視域和機遇,更為此前無緣接觸奧運會的青年體育愛好者開啟了更大的舞台。

    一批年輕的體育人「跨」步入場,使得冰雪運動惠及更廣泛群體。

——————————

    洞察體育國情,科學決策全項目參賽

    「2022年冬季奧運會舉辦城市,北京!」2015年7月31日,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發出的一聲宣告,標誌著北京成為全球首個舉辦夏、冬兩季奧運會的「雙奧之城」。

    中國向世界宣示:2022年冬奧會在中國舉辦,將有利於推動中華文明同世界各國文明交流互鑒,帶動中國13多億人關心、熱愛、參與冰雪運動。讓中國人民再次有機會為奧林匹克運動發展和奧林匹克精神傳播作出貢獻。

    體育承載著國家強盛、民族振興的夢想。國家體育總局曾在2018年承諾:力爭在2022年北京冬奧會上實現「全項目參賽」,為世界展示中國體育健兒的風采。

    當時的現實是,冬奧會的歷史已近百年,中國冰雪項目面臨底子薄、基礎弱、人才儲備少的國情。

    自1980年首次參加冬奧會至今,中國獲得金牌總數最多的是2006年都靈冬奧會(2金4銀5銅)和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5金2銀4銅),分別位居獎牌榜第十四名和第七名。

    2018年平昌冬奧會,中國代表團派出82名運動員參加5大項、12分項、55小項的比賽,參賽人數和參賽項目為歷屆最多,但項目參賽率仍然僅為54%,近1/2的小項未獲參賽資格。

    中國實現全項目參賽還有一系列難題:缺乏冰雪人才的積累、培養手段和保障方法,訓練設施建設不完備,科學技術較國際領先水平差距較大……

    參與提出這一目標的專家回憶說,儘管有諸多看得見的缺點,但全項目參賽並非天方夜譚,而是依據中國的體育基礎所作出的科學決策。

    從2002年鹽湖城冬奧會到2018年平昌冬奧會,中國代表團參賽的小項數量分別為38、48、49、49、53,呈持續上升趨勢,雪車、鋼架雪車、女子跳台滑雪等項目,中國選手都在平昌第一次打進冬奧會,發展勁頭十足。

    中國經濟水平的提升和科技實力的日漸增強也為冬奧會全項目參賽提供了基礎。

    尋找世界經驗和規律,解放思想跨界跨項選材

    面對只有短短幾年的東京奧運會和北京冬奧會備戰周期,體育人必須在鞏固發揚優良體育傳統的基礎上推陳出新,尤其是解放思想、放眼世界,尋找選才、用才、留才的備戰奧運新道路。

    通過國內外頂級體育專家的多次研究論證,以「跨」為特質的選才思路逐漸清晰。

    在國內外體育競技發展中,跨界跨項是一種科學的常態,成功的案例不勝枚舉。

    加拿大運動員克拉拉·休斯在亞特蘭大奧運會拿下兩枚自行車銅牌後,34歲又在都靈冬奧會奪得速度滑冰5000米冠軍和團體追逐賽銀牌;勞琳·Williams本是一名戰功彪炳的美國田徑運動員,2014年索契冬奧會,她摘得女子雙人有舵雪橇項目的銀牌……

    在研究者看來,有的冬、夏季項目,是有共通之處的,掌握了其中的關聯,就能讓運動員在不同項目轉換中遊刃有餘。如果這條路走通了,就可以從一些成熟的夏季項目中為冬季項目選拔人才。

    著名F1車手、德國一級方程式賽車車手Michael·舒馬赫,是多項運動的愛好者。對賽車以外的項目,他不僅熱愛,更是一種多維度的訓練。他通過極限滑雪和足球鍛煉反應能力,用自行車訓練自己的力量、耐力和協調性。

    還有,德國乒乓球名將蒂姆·Bol青少年時期曾是足球運動員;NBA洛杉磯湖人隊的美國職業籃球運動員LeBron·James曾有橄欖球的運動經歷,大大助益了他籃球生涯開啟後的同場對抗能力……

    這些研究表明,跨項的訓練可以從多維度給予運動員體能、技巧、專注力等方面的支撐。

    找到科學訓練規律,全項目參賽的信心由此而來——在發揚傳統優勢項目積淀的同時,挖掘項目共性,把運動員跨項之前養成的運動素質有選擇性地遷移到冬季項目。

    此外,以夏奧會備戰帶動冬奧會備戰的火種,最大程度減少夏、冬奧運項目備戰之間的衝突,為備戰冬夏雙奧的基礎設施建設和真正大幅度縮短備戰周期奠定基礎。

    摸著石頭過河,聚天下英才

    在近年來的奧運會備戰過程中,跨界跨項人才儲備和備戰訓練的創新思想在體育領域逐步成型。

    跨界跨項是個系統工程,一切都是摸著石頭過河。

    那麼,選才第一步該怎麼走?

    體育決策者首先著眼於中國自身的「人才庫」,在技巧性項目上,中國有充分的人才儲備,如果他們直接跨項到需要空中技巧的冬季項目中來,將大大縮短訓練周期。

    備戰奧運會由此建立了一整套科學完善的跨界跨項體制,打破了運動員、教練員乃至管理人員一輩子只能幹一個項目的固化思想。

    正是得益於這一制度,原本「恐高」的宋祺武,從田徑跨項接觸跳台滑雪,20歲的他即將代表中國跳台滑雪隊馳騁北京冬奧會賽場。

    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跨界跨項工作面向全社會開放選才,跨出體育界,在廣泛的人民群眾中開展,將文體、教育、海內外華人凝聚在一起。

    2018年春天,當工作人員首次來到河南武校選才時,孩子們的眼睛里充滿期待。這是一條此前難以通達的出路。來自武術、雜技學校的孩子,因跨界跨項,獲得了參與世界上最具影響力體育盛會的可能。

    在此之前,中國冬季奧運項目的選才主要局限在北方省份,這種狀況被稱為「冰雪運動不出山海關」。

    如果能在更廣泛的地方推廣,將能帶動起兩三億人參與冰雪運動。事實上,奧林匹克運動就是要推動群眾性體育運動。中國也期待通過舉辦一屆冬奧會,起到點燃冰雪運動火炬的作用。

    打通長江黃河的地理分界,體育系統面向全國發出「招賢令」,各省(區、市)積極響應,其中不乏常年與冰雪「無緣」的南方省份,也有競技體育欠發達的西區地區。

    在2020-2021賽季全國越野滑雪錦標賽、冠軍賽中,共有來自越野滑雪國家集訓隊及相關省(區、市)的近500名運動員、裁判員參加,在地域上形成覆蓋全國的態勢,而過去這一項目的參賽人數總共不到23人。

    在這場比賽中奪得銀牌的哈薩克族小伙吐爾松江·布爾力克,曾是一名業餘自行車選手,通過寧夏回族自治區的跨界跨項選拔進入國家隊,開啟冰雪運動生涯。這次選拔,也成為非傳統冰雪地區寧夏向國家隊輸送運動員最多的一次。

    跨界跨項選材還制定全球化方案,吸納了一批冰雪二代、華裔運動員,涉及花樣滑冰、自由式滑雪、冰球、田徑等運動項目,讓有著愛國情懷的體育健兒有了為祖國增光添彩的機會,更讓體育包容、和平的精神傳播到全世界。

    多維護航人才成長,助力中國冰雪騰飛

    早在2019年,相關部門的負責人就曾透露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思路,朝著全項目參賽的目標,按照「2018擴面、2019固點、2020精兵、2021衝刺」四個階段實施。

    2014年備戰平昌冬奧會時,各項目隊人數之和不過千人。到了2018年,中國冰雪各項目均能全面發展,兩萬人裡再選出4000多人,繼續下一階段的訓練。

    這4000多人有著不同的「底色」,訓練也因材施教。例如,來自賽艇、中長跑的運動員,肌肉群、肌肉記憶和訓練習慣都不同,即便都跨到越野滑雪,也需配備不同的教練和保障團隊,針對性地設計訓練方法,保障出材率。

    其中最為重要的是,「科學」貫穿訓練始終。

    2017年以來,有300多名外聘專家服務東京奧運會、北京冬奧會的備戰,涵蓋體能、康復、營養、心理等諸多環節,不斷提升訓練的科學化水平,補上了大數據分析、動作捕捉、運動生物力學等領域的空缺。很多運動員第一次參與到自己的生化指標數據分析中。

    跨界跨項的思路也體現在這些外聘專家身上。東京奧運會結束後,所有外聘專家都從夏季項目「跨」到冬季項目。比如,體操隊外教去指導同樣需要技巧性的單板滑雪,賽艇、皮划艇外教可以指導同樣需要耐力性的越野滑雪和北歐兩項。

    經驗與科學受到了最高的尊重。曾擔任北京市一所體校校長的張蓓,被選聘為越野滑雪國家隊領隊。如今,這支隊伍已獲得冬奧會上越野滑雪的12個小項的全項目參賽資格。

    隨著二七廠國家冰雪項目訓練基地、國家跳台滑雪訓練科研基地相繼落成,中國有了自己的冰雪訓練大本營,先進的風洞測試等「黑科技」助力運動員博得佳績。

    通過補齊各類缺點,中國已實現北京冬奧會的109個小項全項目開展、全項目建隊、全項目訓練,取得歷史性突破。

    近期,冬奧會前捷報頻傳,一些新兵橫空出世,成為挑梁大將。完成世界上第一個「內轉轉體1980度」超高難度動作的蘇翊鳴,僅17歲,成為中國首位男子單板滑雪大跳台的世界杯冠軍得主,而他小時候曾是一名童星;同是跨界跨項而來的彭清玥,儘管因年齡小還在使用青少年雪板,卻已拿到北京冬奧會跳台滑雪的參賽「入場券」。

    可以看到,雪上項目正迎頭趕上,中國長期「冰強雪弱」的格局有望在冬奧會上突破。中國冰雪已經開始騰飛。

    在體育項目的白紙上,一個「跨」字寫出一道道成功轉折,也將科學、創新、包容的精神帶進其他隊伍當中,這一思想在實踐中不斷調整,形成中國特色,成為推動體育可持續發展的寶貴財富。

    這條名為「跨」的道路,讓世界之前沿走進中國,也讓中國影響著世界。中國體育人愈發深入地參與國際體育組織機構的工作,以及國際體育規則的制定中,國家體育公信力不斷提升。當奧林匹克的火炬再次來到中國,中國將與世界夥伴攜手實現跨越。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張藝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1月13日 T01 版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