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祭出「宮心計」 法國大選形勢微妙影響大國關係

原標題:馬克龍祭出「宮心計」 法國大選形勢微妙影響大國關係

    當地時間1月11日,法國巴黎,法國總統馬克龍與歐洲理事會主席Mitchell會晤。法國從1月1日起正式接任歐盟輪值主席國,為期半年。視覺中國供圖

    一場轟轟烈烈的全國十萬人大遊 行,為法國總統馬克龍謀求連任之旅拉開了帷幕。當地時間1月8日,法國各地的反疫苗者組織示威遊 行,反對馬克龍政府即將推出「疫苗證」取代目前通行的「健康證」,抗議馬克龍對未接種疫苗者的惡言——「讓他們滾蛋」。

    大選在即,馬克龍為何敢於對公眾爆粗口?分析認為,這並非「馬克龍式傲慢」的又一次體現,而是他針對競爭對手精心策劃的一出「宮心計」。

    分析人士認為,法國大選結果左右的遠不止法國自身的內政和外交走向;法國政壇的左中右之爭從內政蔓延至外交,也將助推大國關係和國際格局發生改變,哪怕這種改變是緩慢的、微妙的。

    競選前的一步「險棋」

    「自由」「抵抗」「拒絕疫苗證」「馬克龍滾蛋」……一連兩天,不打疫苗也不戴口罩的法國人在冬日細雨中走上巴黎街頭,揮舞著標語和三色旗,潮水般湧向凱旋門。混亂中,人群和警察發生爭執,逐漸升級為暴力衝突,3名警察受傷,至少10人被捕。

    法國是受奧密克戎疫情「海嘯」影響最嚴重的歐洲國家之一,目前單日確診人數已超36萬,連續創下歷史新高。法國議會1月6日通過「疫苗證」提案,擬進一步收緊疫情管控措施,推出「疫苗證」取代「健康證」。這意味著,過去只出示陰性核酸檢測結果或新冠肺炎病愈證明就能出入公共場合,新政策實施後,必須完成包括加強針在內的全程疫苗接種才能合法外出,無論是去上班還是去逛街。

    跟「疫苗證」一樣引起爭議的,還有馬克龍的言論。「對於那些沒有接種疫苗的人,我真的很想讓他們滾蛋。」不久前接受《巴黎人報》採訪時,馬克龍說,法國只有極少數人仍在「抵抗」接種新冠疫苗,這些人「不配為法國公民」;「我不會送他們進監獄,也不會逼他們打疫苗,只是要告訴他們,從1月15日起,你再也不能去餐廳、不能去喝咖啡、不能去看戲看電 影」。

    這番粗魯而激烈的表態,為馬克龍的對手提供了發起攻擊的好機會。一時間,從左翼到右翼,從溫和派到極端派,法國政壇似乎人人都在指責馬克龍。中右翼共和黨候選人瓦萊麗·佩Klay斯表示,她對馬克龍「不打疫苗不配當法國人」的言論感到憤怒,「你必須引導他們、團結他們,而不是侮辱他們」。極右翼候選人瑪麗娜·勒龐在推文中寫道:「總統不該這麼說話,馬克龍不配當總統。」左翼候選人讓-呂克·梅朗雄表示,「疫苗證」是對個人自由的集體懲罰。

    然而,馬克龍的「出言不遜」,並未影響其支持率。根據調查機構益普索近日對1500名法國人進行的一項調查,馬克龍以26%的支持率暫居第一,超出第二名近10個百分點。

    馬克龍和他的對手們

    事實上,法國已有近90%的符合接種條件的人接種了疫苗,是歐洲接種率最高的國家之一,馬克龍為何還要一再「緊逼」?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母耕源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這一舉動應該是馬克龍競選策略中的一步棋,即便這可能為對手的攻擊提供口實,重新激起民眾對其「傲慢」形象的認知。

    法國總統競選每5年舉行一次,共有兩輪投票。如果沒有候選人在第一輪投票中獲得絕對多數選票,兩周後將在得票最多的兩名候選人之間舉行第二輪投票。2022年的法國大選時間定於4月10日和24日,距今已不足百天。隨著競選日逼近,候選人之間的明爭暗鬥也趨於白熱化。

    儘管馬克龍支持率領先,但現在斷言馬克龍會獲勝為時尚早。左翼政黨各自為政,在此次選舉中可能不足為懼;但馬克龍面臨著一群右翼對手的圍追堵截——上次選舉中的老對手勒龐支持率一直緊咬不放,佩Klay斯的支持率也與勒龐不相上下。更何況,歷史上大選結果與民意調查不符的情況並不少見,「灰犀牛」和「黑天鵝」都可能發生。

    觀察人士普遍認為,佩Klay斯將是馬克龍在今年法國大選中的最大對手。54歲的佩Klay斯自稱是「三分之一撒切爾加三分之二默克爾(的綜合體)」。去年12月初,她的支持率還僅有10%,大幅落後於勒龐和另一極右翼候選人澤穆爾;到了今年1月初,她的支持率上升至16%,把澤穆爾甩在了身後,並直逼勒龐。母耕源認為,如果大選進入第二輪由馬克龍與勒龐對決,馬克龍的勝算幾率更大;但如果第二輪是馬克龍與佩Klay斯對決,由於佩Klay斯所在的共和黨根基更為深厚,馬克龍將遭遇極大挑戰。有民調預計,第二輪投票中馬克龍和佩Klay斯的支持率將分別是53%和47%,從數字上看相差無幾。如果佩Klay斯挑戰成功,她將成為法國第一位女總統。

    分析人士認為,通過對未接種疫苗者採取強硬態度,馬克龍實際上是在迫使對手「站隊」——是和馬克龍站在一邊,儘可能推動疫苗接種,還是站在沒有打疫苗的少數人一邊。這是一道兩難的政治選擇題。

    「對馬克龍而言,他這樣做,既能凸顯出共和黨對待『疫苗證』的搖擺立場,有利於顯示自身立場的鮮明性,起到削弱共和黨候選人的作用,又顯示了他與極右翼在該問題上的對立立場,能有效鞏固其選民基礎。」母耕源說。

    法國大選影響歐洲外交政策

    本屆法國大選的左右之爭,還從「疫苗證」蔓延到了歐盟問題上。自今年1月1日起,法國開始擔任為期6個月的歐盟理事會輪值主席國,這是近14年來的第一次。新年前夜,法國各地升起了由12顆金色五角星組成的藍色歐盟盟旗,凱旋門、埃菲爾鐵塔和萬神殿等巴黎地標建築也被藍色燈光照亮。

    馬克龍的對手們,卻抓住這個機會大做文章。勒龐指責說,降下法國國旗行為「冒犯了那些為法國而戰的人」;佩Klay斯批評法國政府「抹去了法國人的文化」;澤穆爾表示,這種做法是對法國的「侮辱」。法國「脫歐」運動領袖查爾斯-亨利·加洛瓦說,凱旋門是為紀念在戰爭中陣亡的法國將士所建,而歐盟中的德國曾與法國作戰。當法國政府撤下凱旋門上的歐盟旗幟時,右翼歡呼這是「愛國主義的偉大勝利」。

    回顧上屆大選,初出茅廬的馬克龍在缺乏主要政黨支持的背景下,高舉「歐盟」大旗,聲稱要率領法國重新回到國際政治舞台的中心。結果,他在第二輪投票中以65%對35%的優勢擊敗了極右翼競選人勒龐,成為法國史上最年輕的總統。他匆忙組建的「前進黨」,也意外地贏得了那一年的議會選舉。

    5年後,馬克龍再次打出了「歐盟」這張牌。「2022年必然是歐洲的轉折之年。」他在新年致辭中雄心勃勃地表示,他將建立一個更強大、更獨立自主的歐盟。他呼籲民眾相信他的所有承諾,讓這個「13年才有一次的機會為法國帶來發展進步」。他還將於3月10日至11日參加在巴黎舉行的歐洲領導人會晤,商討歐盟財政改革、最低薪資和碳徵稅等問題。

    然而,有跡象表明,近年來法國民眾對歐盟的好感在消減。根據調查機構「歐洲晴雨表」近日的一項調查,法國民眾對歐盟持正面、中立和負面態度者分別為41%、37%和21%,對歐盟的認可度在受調查的28個歐洲國家中排名倒數第八。

    母耕源認為,馬克龍主張通過加強歐盟主權來維護和促進國家利益,試圖利用擔任歐盟輪值主席的機會為連任造勢,但僅憑「歐盟」這一張牌並不能為馬克龍加分,而要看他如何改革歐盟,看他對歐盟的一系列主張能否達到其拋出的「復興、顯示力量和增強歸屬感」三大目標。遺憾的是,由於大選的牽制,馬克龍只有3個月時間在歐盟輪值主席的位置上施展拳腳,且面臨諸多難題。

    馬克龍現在面臨的難題之一,是如何處理法國與中國、美國、俄Rose的關係,以及如何應對俄Rose與烏克蘭之間的緊張局勢。人們清楚地記得,馬克龍曾經說過「北約已經腦死亡」這樣的話;去年5月北約曾提出一項200億美元「應對中國崛起」等挑戰的議案,但遭到了法國的強烈反對,馬克龍認為北約不應把發展的中國視為假想敵,而應該明確自己的戰略重點。

    母耕源認為,法國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對中歐關係既是機遇也是挑戰。一方面,法國奉行的獨立自主大國外交政策,將使歐盟相對於美國的獨立性增強,有利於歐中關係平穩發展;另一方面,法國主張更具保護色彩的貿易政策、具有排他性的產業政策,以及推動的碳邊界調整機制(CBAM)等,都會對中國形成挑戰。在對俄關係方面,馬克龍自執政以來,一直重視發展與俄關係,法俄兩國元首會晤頻繁,法俄2+2戰略對話重啟。法國在輪值期間將繼續推動歐俄關係發展,在歐俄關係受美俄關係牽制的情況下凸顯歐洲的自主地位。

    本報北京1月12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胡文利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1月13日 03 版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