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緝思:身份政治,美國民主危機的重要根源

原標題:王緝思:身份政治,美國民主危機的重要根源

兩百多年來,美國由小到大,由弱到強,一個重要的根基是社會凝聚力。美國社會像個「色拉拼盤」,不同膚色、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共同生活在一個大社會。但是,越來越嚴重的「身份政治」現象,正在撕裂美國社會。

身份政治,也叫認同政治,指人們在社會政治生活中產生的一種感情和意識上的歸屬感,以及相關的政治行為。建國初期,美國的身份政治相當簡單。《獨立宣言》中所謂「所有人都被創造為是平等的」,憲法中所謂「我們合眾國人民」,其中的「人」都是指歐洲白人及其後裔,甚至不包括女性。南北戰爭後,美國廢除對黑人的奴役。1920年美國婦女獲得選舉權。身份政治問題開始擴大到黑人和婦女。

20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美國興起波瀾壯闊的黑人民權運動。反對種族歧視的運動激發了許多其他群體爭取各自權利的覺悟和熱情。婦女、美籍墨西哥人、同性戀者、嬉皮士等紛紛行動起來,對歷史形成的正統觀念、行為和政治態度發起挑戰,到60年代形成一股合力,被統稱為「反文化運動」。這場運動雖然在持續不斷地反抗政治權威(在某種程度上甚至是「反政府」),卻沒有對美國的社會凝聚力造成巨大破壞,反而產生一些新的社會共識,強化了平等、寬容、愛國的意識。

從「反文化運動」到現在,美國的族群關係和政治認同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今天美國的族群構成,同建國初期相比,已有天壤之別。根據2019年官方人口普查,在全美人口中,非拉美裔白人(歐洲人後裔)佔60.1%,拉美裔佔18.5%,非洲裔(即黑人)佔13.4%,亞裔佔5.9%,還有一些其他少數族群。亞裔美國人中,華裔最多,超過508萬人。按照目前的人口發展趨勢,到2050-2060年,非拉美裔白人在總人口中的比例將降到50%以下。

近幾十 年來,由於大批拉美移民湧進美國,原先的白人同黑人的身份政治擴大和演化到白人、黑人、拉美裔、亞裔等不同族裔的身份政治,又同性別、性取向、墮胎、環保、氣候變化、移民、對外關係等問題攪在一起,高度複雜化。2001年的「9·11」恐怖襲擊,也強化了基於族群和宗教的身份政治。美國最大的少數族群從黑人變成拉美裔人,而同拉美裔人相關的主要問題是時松時緊的移民政策。

黑人民權運動以前,美國政治的主題是由經濟問題引起的階級矛盾。美國經濟幾十 年來獲得巨大增長,但是畸形發展的市場經濟造成嚴重的收入分配不平等。同時,收入不平等的裂痕日益沿著族群的界限擴大,於是階級矛盾和族群矛盾相互交織,身份政治掩蓋了階級差異。

民權運動之後,黑人更大規模地從南方移民到紐約、芝加哥、底特律等大城市,在鋼鐵、汽車等大企業找到工作。當傳統工業部門衰落以後,黑人失業增加,犯罪率上升、吸毒、單親家庭、無家可歸等社會問題隨之而來,向上的社會流動越來越困難。

貧困在拉美裔新移民中最為嚴重。他們往往因為身份、語言和工作技能的原因,收入不穩定,只能勉強維持最基本的生活。2018年美國的4360萬貧困人口中,黑人和拉美裔人佔了大多數。

另一個不容忽視的社會現象是,美國白人的貧富分化趨勢也越來越明顯。近幾十 年來,毒品大量進入美國白人社區。2013年到2014年,美國白人男性的預期壽命下降,這在發達國家中是罕見的。在單親家庭中長大的白人工人階層的兒童比例,從2000年的22%上升到2017年的36%。越來越多的白人工人階層認為自己才是弱勢群體。

美國的「肯定性行動」是為幫助少數族裔和女性改變其不平等地位而採取的優惠措施,已經持續了半個多世紀。然而該政策現在被認為是針對白人男性的「反向歧視」;吸納拉美新移民的政策,也引起越來越多「老移民」的反感。

當前美國身份政治的特色,是階級認同淡化,而族群、性別、性取向等認同上升,削弱了美國的社會共識。

在新的歷史條件下,以民主黨為代表的自由派政治勢力對經濟平等的關注減弱。他們倡導的文化多元主義,轉而更多關注如何促進各個邊緣群體利益,包括少數族群、新移民、難民、婦女和不同性取向群體。黑人生命平權運動(所謂「黑人的命也是命」),起因於一系列警察殺害黑人的事件。亞裔美國人成為人數增長最快的族群,卻缺乏政治或文化上的凝聚力。近年來,針對亞裔的暴力事件頻繁發生。

與此同時,共和黨人代表的右翼政治勢力將核心使命重新定義為民族和國家振興,即對傳統民族身份的愛國主義訴求。共和黨人主張弘揚「瓦斯普」(白人盎格魯·撒克遜基督新教)文化,突出白人的本土身份,抵制移民和難民,秉承或明或暗的種族主義。

於是,多元化和(本土白人)民族主義這兩種不同「政治正確」的相互競爭,也就是「多元」與「一體」之爭,構成當代美國政治的主題和分界線。民主黨的主張是基於族群平等、個人權利優先、照顧弱勢群體的原則,而共和黨人的主張是基於美國主權和國家利益、經濟繁榮優先於社會福利、自由高於平等的原則。

2017-2020年川普執政,使白人民族主義從邊緣走向主流的位置。2021年拜登上台,多元文化主義又一次回潮。現任副總統卡瑪拉·哈里斯2020年能成為拜登的競選夥伴,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她的少數族裔女性身份。

哈里斯資料圖。圖源視覺中國

哈里斯資料圖。圖源視覺中國

美國政治學家弗蘭西斯·福山憂心忡忡地指出,共和黨正成為白人政黨,民主黨正成為代表少數群體的政黨。如果這一進程繼續下去,「身份」將完全取代經濟和意識形態,成為美國政治的核心分歧。這種情況遠離美國民主的初衷。福山的憂慮,揭示了美國國家凝聚力下降的核心問題和美國民主危機的一個重要根源。(作者是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清華大學安全與戰略研究中心學術委員)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