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與微觀齊頭並進,做好外貿跨周期調節

原標題:宏觀與微觀齊頭並進,做好外貿跨周期調節

1月11日,國務院辦公廳發佈《關於做好跨周期調節進一步穩外貿的意見》(簡稱《意見》)。雖然2021年中國外貿取得了非凡增長,但當前面臨的不確定、不穩定、不平衡因素也在增多,外貿運行基礎並不牢固,2022年需要進一步擴大開放,做好跨周期調節。

外貿跨周期調節是中央根據當前經濟形勢做出的重要研判,主要意圖是從大周期的視角入手,兼顧當前和未來的發展,聚焦於中長期問題,系統性地提升外貿質量。外貿跨周期調節之所以勢在必行,是由於以下因素:全球新冠疫情衝擊之下國際需求承壓,發達國家的保護主義和經濟民族主義給中國外貿帶來風險,國際供應鏈受干擾或中斷的風險長期存在,國際貿易的數字化趨勢給中國企業帶來新挑戰,各國為應對氣候變化而強調綠色貿易可能給中國企業帶來新壓力,易受衝擊的中小微外貿企業需要得到扶持和紓困,等等。

上述因素構成了外貿跨周期調節的宏觀背景,只有充分認識和理解這些因素,並基於對形勢的深刻理解制定相應的應對策略,才能促進外貿平穩健康發展。為此政府出台了各項政策,如鼓勵外貿企業與航運企業簽訂長期協議,在多邊與雙邊場合呼籲共同暢通國際物流,積極開展貿易調整援助工作,進一步提升貿易自由化便利化水平等。同時《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簽署也為中國在更大範圍和更高水平上與其他國家進行貿易合作提供了機遇。這些宏觀政策和國際貿易自由化協議層面的舉措,為外貿的跨周期調節營造了良好的宏觀環境,並有利於微觀層面上外貿企業抓住機遇,拓寬海外市場。

微觀層面看,穩外貿的核心是穩企業,因為企業是外貿的主體,只有企業適應新形勢,保持信心和能動性,宏觀的外貿形勢才能穩定。改革開放以來對外貿易一直是中國經濟的重要火車頭之一,但目前中國外貿進入轉型期,傳統外貿企業面臨較大的生存壓力,升級轉型是保生存、謀發展的必由之路。

當前融資是中國外貿企業面臨的一個重大瓶頸,特別是中小企業,如因國際貿易周期性波動等因素而被凍結資金或破產,靠自有資金難以渡過難關。《意見》提出鼓勵引導銀行機構結合外貿企業需求創新保單融資等產品,重點緩解中小微外貿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這有助於提升這些外貿企業的抗風險能力,並為其升級轉型奠定基礎。

近年來,交易便捷、成本低、透明化、利於消費者選擇比較的電子商務的快速發展,也對傳統外貿企業構成了強烈衝擊,一些傳統企業面臨客戶流失問題,甚至陷入經營困境。但是,數字經濟和諸多新技術的出現也為傳統外貿企業的轉型奠定了基礎,提供了契機,有抱負的外貿企業應努力擁抱這一新機遇,積極利用人工智慧和大數據等前沿技術,建設自身的數字貿易平台,從而既節約自身經營成本,又在激烈的競爭中立於不敗之地。《意見》提出增設一批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這有助於外貿企業進一步走向數字賦能的方向,向高質量發展轉型。

一直以來,為幫助傳統外貿企業順利發展,政府提供了許多政策支持,如鼓勵各類金融機構加大對外貿企業的信貸支持和金融支持力度,對發展困難的企業給予資金支持,出台出口退稅和社保減免等政策。《意見》指出要支持金融機構在依法合規、風險可控前提下,利用普惠性金融政策,向符合條件的小微外貿企業提供物流方面的普惠性金融支持。外貿企業關係著中國經濟的競爭力,在合法軌道上進行有效的政府支持是外貿企業蓬勃發展的必要前提。未來對外貿企業的政府支持還需總結經驗教訓,進一步細化和規範化,並更積極地聽取外貿企業的呼聲和要求,由政府在健全市場運行和針對性支持兩方面雙管齊下,充分發力。

宏觀上跨周期調節的目標是前瞻性地解決系統性問題,讓中國外貿行穩致遠,同時這也需要微觀上鼓勵外貿企業順應時代潮流,駕馭人工智慧、大數據等新技術,打通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宏觀和微觀兩個層面齊頭並進,中國外貿的光明前景完全可以期待。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