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行下調全球經濟增長預期 新興經濟體面臨「硬著陸」風險

原標題:世行下調全球經濟增長預期 新興經濟體面臨「硬著陸」風險

美聯儲加息舉措可能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動蕩,這可能是2022年全球經濟發展面臨的最主要風險。

當地時間1月11日,世界銀行在最新一期《全球經濟展望》報告(以下稱《報告》)中稱,面對新冠病毒變體的「新威脅」以及不斷加劇的通脹、債務和收入不平等,未來兩年全球經濟增長將放緩。《報告》將2021-2023年全球經濟增速分別從2021年6月預計的5.7%、4.3%、3.3%下調至5.5%、4.1%、3.2%。

西南財經大學全球金融戰略實驗室主任方明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世行對於2021年-2023年全球經濟增速的預測呈現放緩態勢,這主要考慮到低基數效應。就2022年的全球經濟增長前景而言,方明指出,一方面,自2021年11月以來,奧密克戎毒株的快速傳播增加了疫情的不確定性,可能進一步抑制供應鏈恢復以及投資、消費熱情,從而影響全球經濟復甦;另一方面,美聯儲加息舉措可能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動蕩,這是2022年全球經濟發展面臨的最主要風險。

全球經濟增長形勢不樂觀

世行下調了全球經濟與各國經濟增長預期。根據《報告》,世行將2021年和2022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測從2021年6月預計的5.7%、4.3%下調至5.5%、4.1%,美國經濟增速從6.8%、4.2%下調至5.6%、3.7%,中國經濟增速從8.5%、5.4%下調至8%、5.1%。

《報告》指出,鑒於奧密克戎毒株的迅速傳播,新冠疫情在短期內將繼續「擾動」經濟活動。此外,包括美國和中國在內的主要經濟體發展的顯著減速將對新興和發展中國家的外部需求產生影響。

「世界經濟將受到新冠肺炎、通脹、政策不確定性以及政府支出和貨幣政策處於『前所未有』水平等多重因素的影響。」世界銀行行長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說。

「長期來看,全球經濟增長形勢並不樂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此前預測2026年全球經濟增長率為3.3%,這距離全球經濟陷入衰退的3%的增長率並不遠。」方明表示。

未來,各國經濟復甦分化可能加劇。《報告》認為,到2023年,所有發達經濟體將實現全面的產出復甦,但新興和發展中經濟體的產出仍將比疫前水平低4%。

不過,在方明看來,對於發達經濟體而言,即便退出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經濟也較難恢復至正常的商業周期,未來幾年的經濟增速趨於放緩;而新興市場經濟體目前還處於一個正常的商業周期,雖然經濟更加脆弱,但經濟增長潛力相對較大,因此相較之下未來可能呈現高增長趨勢。

值得注意的是,通脹持續高企已成為全球各國普遍面臨的問題。當地時間1月11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經合組織)發布的數據顯示,經合組織成員國2021年11月年化通脹率升至5.8%,達到1996年5月以來的最高水平,而上年11月僅為1.2%;其中,美國2021年11月年化通脹率攀升至6.8%,是自1982年6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世界銀行在《報告》中也指出,全球和發達經濟體的通脹率均處於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通脹率也達到了10年來的最高水平。

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以來,全球各國普遍採取刺激性財政與貨幣政策,全球經濟逐漸反彈,需求逐漸上升。與此同時,疫情衝擊下供應鏈斷鏈仍未緩解,大宗商品價格高企,生產、消費等各領域、各環節物價相互傳導,全球通脹持續走高。

從目前形勢來看,方明預計,2022年全球通脹仍將繼續上行,可能在美聯儲首次或者第二次加息后見頂回落。

新興經濟體易遭美聯儲加息衝擊

為了抑制持續高企的通脹,美聯儲於2021年11月開啟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不斷釋放削債、加息、縮表節奏加快的「信號」。2022年1月11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出席美國國會參議院銀行委員會舉行的提名聽證會時表示,美聯儲或將更多次加息,並更早、更快地縮減資產負債表。

隨著美聯儲貨幣政策轉向,世界各國將受到哪些影響?方明告訴記者,首先,依託超寬鬆貨幣政策支撐的股市面臨「泡沫」破裂風險,而由於全球市場存在聯動性,其他國家股市也會受到示範效應的影響。如果伴隨市場預期的是「恐慌」,那麼可能出現局部性金融危機。其次,加息導致美債收益率上行,整體債務壓力加大,全球資產價格面臨重估;再者,作為世界貨幣的美元進入上行周期意味著其他國家貨幣處於下行周期,一些金融體系不完善、金融賬戶開放度較高的新興經濟體面臨貨幣貶值、資金外逃、金融市場波動加劇的問題。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從目前形勢來看,如果未來美聯儲採取比較強硬的大幅度加息,新興市場經濟體不可避免地面臨資本外逃引起的金融市場波動。「除了提前加息進行風險緩衝,更長期來看,需適當增加外匯儲備,提升應對匯率波動可能造成的系統性風險的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新興市場經濟體中依賴大宗商品出口的國家佔比達2/3。對於這些國家而言,2022年的經濟增長前景如何?

方明指出,大宗商品出口國的鮮明特點在於經濟走勢取決於大宗商品價格,而大宗商品價格與美元直接挂鉤。2022年,伴隨美聯儲加息進程,美元走強,大宗商品價格趨於下行。如果尤為依賴大宗商品出口的國家此前大幅借債,疊加今年大宗商品價格跌幅較大導致經常賬戶和財政「雙赤字」,償債壓力將會加大,甚至引發債務危機。

世界銀行1月11日稱,在2020年新冠疫情大流行引發的全球衰退中,全球債務水平飆升,債務的增加已導致一些國家開始債務重組。由於提供額外支持的政策空間有限,供應瓶頸、通脹壓力、金融壓力等下行風險增加了新興市場國家「硬著陸」的可能性。

對此,世界銀行負責發展政策和夥伴關係的執行主任龐格斯圖(Mari Pangestu)強調多邊合作的重要性。她建議,在高債務時代,全球合作將有助於擴大發展中經濟體獲得金融資源的渠道,助力其實現有韌性和包容性的發展。

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近期PPI、CPI數據以及中國經濟體量和經濟韌性來看,中國應堅持「以我為主」,保持政策獨立性。伴隨美債收益率上升、中美利差收窄,人民幣將面臨一定壓力,需要保持人民幣匯率相對穩定,防止跨境資本流動異常波動,維護金融穩定。

(作者:舒曉婷 編輯:和佳)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