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銀報告: 「核定徵收」遭嚴監管 高收入群體如何進行財稅管理?

原標題:私銀報告: 「核定徵收」遭嚴監管 高收入群體如何進行財稅管理?

2021年的車輪滾滾而過,稅務部門依然在對文娛、權益投資以及更靜默的領域進行整治,高收入群體通過「核定徵收」這一利器逃稅的時代已然不復。

「演員、明星,包括直播主播也好,實際之前是鑽了國家稅務的空子,本身不應該是小額納稅人,也不應該核定徵收,所以不是國家改了政策,而是在糾正過去的錯誤。」1月11日,中制協副會長及秘書長、青工委指導委員王鵬舉在一場關於影視財稅管理的沙龍上說道。

這一「糾正」措施貫穿了2021全年且不止,2021年12月21日審計署發布的《國務院關於2020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審計查出問題整改情況的報告》及附件顯示,2021年,稅務總局立案調查汽車銷售、農產品採購、高收入群體個稅繳納等領域發生的偷逃稅款問題,追繳稅款7.56億元。

同時,對高收入人員套用核定徵收方式逃稅問題,稅務總局已選取核定徵收情況較多的15個省份分兩批開展試點,將符合一定情形的個人獨資、合夥企業調整為查賬徵收,共調整規範近8萬戶企業,將適時向全國推開。

被濫用的核定徵收

「核定徵收被濫用是薇婭等直播主播們的主要問題。」中匯盛勝(北京)稅務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王陽湖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

核定徵收,是指由於納稅人的會計賬簿不健全,資料殘缺難以查賬,或者其他原因難以準確確定納稅人應納稅額時,由稅務機關採用合理的方法依法核定納稅人應納稅款的一種徵收方式。

與之對應的便是查賬徵收,適用於賬簿、憑證、財務核算制度比較健全,能夠據以如實核算,反映生產經營成果,正確計算應納稅款的納稅人。

梳理可知,2021年被查的多位網路主播的逃稅模式主要分兩個階段:

第一,通過設立多家個人獨資企業,將從有關企業取得的勞務所得轉換為個人獨資企業的經營所得,根據《個人所得稅法》,工資薪金所得和勞務報酬所得均屬於綜合所得,適用3%-45%超額累進稅率,而個人取得經營所得,則適用5%-35%超額累進稅率,轉換之間便有了稅率差;

第二,由於個人獨資企業往往會計賬簿不健全,資料殘缺難以查賬,多數情況下是按照核定徵收稅款納稅,而核定所得率需看當地出台的具體規定,有的地方政府為了招商引資發展地方經濟,往往將核定所得率設定非常低。如此一番操作,納稅人實際稅負甚至可降至10%以下。

「核定徵收最早是國家基於兩個原則制定的,稅法效率原則和稅法公平原則。」財務管理諮詢專家薄麗佳在上述沙龍上解釋稱,因為一些小攤小販沒有辦法進行成本、收入歸集,而且量級很小,所以國家給予一個提高徵稅效率的途徑,在一定經營地點、一定經營範圍、一定經營期間給予一定稅額要求,按照不同行業的固定徵收標準繳納。

薄麗佳指出,後來這種形式被濫用,尤其在高收入人群中,成立工作室,為了避稅而避稅,將自己收入拆分到多個工作室,改變了收入性質。

以往干同樣一件事,納稅人跟A公司有勞動關係,便屬於綜合所得,成立個人工作室后,變成了經營所得,以尋求最低稅率。

如今,隨著稅收大數據的發展,數據透明度提高,稅收監管從「主要依靠經驗檢查或外部舉報發現」到「依託稅收大數據精準分類監管」,對於這類觸犯了稅收公平性原則的事件,由於個人工作室經營期間沒有查賬、建賬,監管部門便均按勞務所得來補稅。

其實不單是影視文娛行業遭整頓,權益投資領域亦是如此。

2021年12月30日,財政部、稅務總局發布《關於權益性投資經營所得個人所得稅徵收管理的公告》(下稱《公告》)稱,自2022年1月1日起,持有股權、股票、合夥企業財產份額等權益性投資的個人獨資企業、合夥企業(以下簡稱獨資合夥企業),一律適用查賬徵收方式計征個人所得稅;各級財政、稅務部門應做好服務輔導工作,積極引導獨資合夥企業建立健全賬簿、完善會計核算和財務管理制度、如實申報納稅。

中辦、國辦在2021年3月份印發的《關於進一步深化稅收征管改革的意見》中便明確提出,對逃避稅問題多發的行業地區和人群要加強風險防控和監管。隨後國家稅務總局稽查局發文稱,針對農副產品生產加工、廢舊物資收購利用、大宗商品(如煤炭、鋼材、電解銅、黃金)購銷、營利性教育機構、醫療美容、直播平台、中介機構、高收入人群股權轉讓等行業和領域,重點查處虛開(及接受虛開)發票、隱瞞收入、虛列成本、利用「稅收窪地」和關聯交易惡意稅收籌劃以及利用新型經營模式逃避稅等涉稅違法行為。

星瀚律師事務所在一篇文章中指出,核定徵收和查賬徵收間存在巨大的稅負差,導致了部分納稅人甘願違法虛構業務,實現將工資所得、勞務所得至經營所得的轉移。

其預計,隨著國家稅務總局征管思路的調整,「核定徵收」將逐漸淡出歷史舞台,未來簡單粗暴利用核定徵收的模式進行所謂的「稅務籌劃」將會面臨更大的風險和挑戰。

「稅收籌劃」的正確打開方式

眾觀科技創始人兼CEO、凡影創始合伙人王義之認為,本輪稅收監管旨在調整國家稅制,使得直接稅佔比相對平衡,同時,二次分配主要是在稅收層面做分配,亦考驗了高收入群體在財稅管理上的專業性。

如何才能合規地管理自己的財稅問題,做好稅收籌劃呢?

在影視行業稅收秩序綜合治理背景下,王義之認為,影視行業從業者首先要善用數字工具,近年政務電子化發展迅猛,稅務平台上有很多財務管理工具可以自行使用,此外,從業者在業務規模小時應避免註冊多家法人主體,導致收支分散,在面對地方和金融機構的優惠政策時,無法構建有價值的數據做信用支撐。

「投資看中的是企業未來,銀行貸款主要是參照企業往年的數據來判斷企業的未來。」北京銀行國家文創實驗區支行行長助理孫軍亦在沙龍上介紹稱,在對企業納稅的信息核定上,北京銀行聯合北京稅務局以企業納稅信息作為一個制度條件,採取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進行審批。

如果要走個人工作室進行稅務籌劃的話,薄麗佳認為,從業者成立工作室等商事主體等,然後合規經營其商事主體企業,依據業務實質與合作方簽署的合同完成義務,開具發票入賬,將支出歸集於成本,合理建賬得到的凈利潤通過查賬徵收后,按規繳納相關稅金,承擔稅務義務,稅後金額就是合法合規的收入。

星瀚律師事務所亦指出,如果在設立的主體(該主體可能為有限公司、合夥企業、個人獨資企業等形式)中,將實質的業務裝入,成本費用核算清晰、法律形式嚴謹,有真實業務資料及其他證明材料支撐,哪怕實際利用的是設立地點的稅收優惠(包括財政返還)政策,均不太可能被認定為虛構業務、轉變收入性質。

「合理的稅務規劃是建立在真實的交易關係和合理的商業邏輯基礎上,是可以向稅務機關披露完整的真實信息並探討稅務處理合理性的交易方案。」星瀚律師事務所提到,然而,合理的稅收籌劃並不意味著能徹底排除稅務風險,因為對於同一交易事實和稅收政策,稅務機關有可能持有與納稅人不同的理解和意見;但合理的稅務規劃應當能完全排除偷稅的認定。

在核定徵收改為查賬徵收后的稅務處理問題上,國家稅務局曾發布公告稱,「企業能夠提供資產購置發票的,以發票載明金額為計稅基礎;不能提供資產購置發票的,可以憑購置資產的合同(協議)、資金支付證明、會計核算資料等記載金額,作為計稅基礎。企業核定徵稅期間投入使用的資產,改為查賬徵稅后,按照稅法規定的折舊、攤銷年限,扣除該資產投入使用年限后,就剩餘年限繼續計提折舊、攤銷額並在稅前扣除。」

(作者:朱英子 編輯:李伊琳)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