遷徙候鳥,在今冬的北京歷經了一場短暫「寒意」的旅程

原標題:遷徙候鳥,在今冬的北京歷經了一場短暫「寒意」的旅程

受寒潮影響,今年過境來京的候鳥,遷徙更為「匆忙」,即來即走。

據此前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統計,按全市88個野生動物疫源疫病監測站的數據報告顯示,去年1月至11月,在京累計候鳥共達360餘萬隻。去年秋冬,候鳥過境北京已超50餘萬隻。

今冬,中國北方大部分地區遭受冷空氣侵襲,氣溫下降較快,風寒效應顯著。11月6日,北京較早迎來今冬初雪,延慶、張家口等地區降雪量達到了暴雪量級。寒氣逼人,這也讓今年過境來京的候鳥顯得「清冷」,逗留時間也比往年縮短了不少。

官廳水庫庫區的小天鵝和赤麻鴨。黑豹野生動物保護站站長李理供圖

北京今冬沒迎來候鳥過境的高峰期

過冷畏寒,是沒留住候鳥的主要原因。「遷徙的候鳥在當地停留的時間,與每年遷徙地的氣候狀況密切相關。假如碰上了寒流、暴風雪這種天氣,候鳥就自然離開得早。「中國動物學會副理事長、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張正旺說。

候鳥的遷徙都有其固定的時間。一般而言,從秋季開始,候鳥要從營巢地遷往越冬地。按照慣例,8月下旬的北京,會陸續迎來大大小小的候鳥種群,不同習性的鳥類品種,會找到自己熟悉的領域場地進行覓食休憩。

張正旺告訴記者,每年9月至10月份,遷徙來京的候鳥,數量最多,也最為集中。大部分過境遷徙來的候鳥,會在北京的水域或陸域棲息地停留一段時間,然後通過覓食補充能量,再繼續遷徙往南。

2000年的冬天,黑豹野生動物保護站的站長李理和隊員們做遷徙候鳥監測時,在延慶官廳水庫的灘涂周圍,發現了不少停留的遷徙候鳥。「深水域的大天鵝有200多隻,淺水域的灰鶴有800多隻,還有不少雁鴨類候鳥。」

官廳水庫是新中國成立後的第一個大型水庫。2020年,官廳水庫國家濕地公園正式開園,吸引了近兩百種鳥類駐足,包括黑鸛、大鴇、遺鷗、青頭潛鴨等國家一級保護鳥類。

官廳水庫庫區的大鴇。黑豹野生動物保護站站長李理供圖

讓李理印象深刻的是,隨著近些年生態環境逐漸變好,每逾秋冬換季時分,在結冰和冰化的階段,一批批過境入京的遷徙候鳥,陸續經停,又陸續離開,場面十分壯觀。「我們連續7年在官廳水庫監測到了疣鼻天鵝,並發現了『A94』、『A74』、『0T05』三隻環志大天鵝,一隻戴有環志的白枕鶴。」

李理稱,截至目前,在官廳水庫庫區監測到了白鶴、白頭鶴、灰鶴、白枕鶴四種鶴類候鳥,監測到的天鵝,有大天鵝、小天鵝和疣鼻天鵝三種。候鳥過境的高峰期,大天鵝可以達到500多隻,灰鶴可達8000多隻。近日來,從延慶官廳水庫過境的候鳥有近3萬余只。

在官廳水庫庫區監測到的灰鶴。黑豹野生動物保護站站長李理供圖

「今年還是有些不一樣,北京今冬沒有迎來候鳥過境的高峰期。候鳥來京早,大概提前了半個月,走得也著急,有的只停歇了一兩天。」李理解釋,候鳥遷徙時,一般會帶上亞成體鳥。早些時候,北京地區的強降雪,讓幼鳥難以抵禦嚴寒,所以沒有過多停留,這批遷徙的候鳥,就繼續飛往它們的越冬地——鄱陽湖。

寒潮過猛的今冬,讓候鳥即來即走,這次「不愉快的旅程」會影響它們明年遷徙過京嗎?

張正旺表示,寒潮、降雪這些屬於自然因素,對候鳥遷徙有一定的影響,但自然因素有其周期性,比如今年寒潮早,明年可能就會晚。而這種氣象變化並不會明顯地改變候鳥群體的遷徙行為。

北京一直是候鳥遷徙的重要驛站

全球有8條候鳥遷徙通道,其中3條與中國密切相關。北京是東亞重要的候鳥遷徙通道,也是候鳥遷飛的重要驛站之一。

「整個東區,就是東亞—澳大利亞—西亞這條候鳥遷徙路線。在這條線上,遷徙的候鳥種類多,數量也大。候鳥們從西伯利亞、北極或者中國的東北繁殖結束後,就要向南遷徙,北京位於中國東北地區向華北地區的過渡地帶,自然也就成為許多候鳥春秋兩季遷徙的必經之路。」 張正旺告訴記者。

密雲水庫庫區的鸕鶿。密雲水庫管理處觀鳥小組成員李明妹供圖

2019年,北京啟動了覆蓋全市建成區的野生動植物棲息地調查,內容包括動植物的種類和數量,重要物種的生存狀況,林地、水系的自然環境保護狀況等。

濕地是候鳥過境北京的重要棲息地。近年來,通過加大濕地建設恢復力度,北京濕地生態質量逐步提升,為候鳥等各類野生動物提供了越來越舒適的棲息環境,濕地也成為北京市生物多樣性保護的關鍵區域。

不同的候鳥種群會選擇不同的棲息地,比如過境的水鳥,像密雲水庫北岸、懷柔水庫、懷九河和延慶野鴨湖等濕地棲息地是它們的首選。森林鳥類,則現身於松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百花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以及像圓明園、頤和園、奧林匹克等森林公園這些生態環境較好的森林中。

密雲水庫庫區的鳳頭鷿鷈。密雲水庫管理處觀鳥小組成員李明妹供圖

這些去處,為遷徙的鳥類提供了良好的休息和取食條件,也為鳥類提供了棲息場所。今年10月下旬,密雲水庫管理處觀鳥小組成員李明妹和同事,在水庫調節池發現了斑頭秋沙鴨正在覓食。「那邊魚兒多,水草也茂密,到11月10日左右,這群斑頭秋沙鴨就往更暖和的地方飛去了。」

今年10月12日,密雲區首次公佈陸生野生動物名錄鳥類篇,其中收錄了21目、70科、388種野生鳥類。與往年相比,密雲區野生鳥類數量有了顯著增長。

李明妹稱,今年在密雲水庫地區已經監測到了120種左右的候鳥。「白鷺、蒼鷺、鸕鶿在密雲水庫三號壩地區集中有個鳥島,算是一個長期的繁衍地。從觀察來看,比如像蒼鷺、鸕鶿,它們一般2月上旬在冰面剛開的時候就會到水庫來進行繁殖,以庫區魚類為主要食物,直到冬季密雲水庫水面再次結冰前都會停留在這裏。」

密雲水庫庫區的白鷺。密雲水庫管理處觀鳥小組成員李明妹供圖

實際上,不同的種類,其對應停留的時間也不一樣。停留時間長的可達1個月至2個月,逗留較短的可能也只有3到4天,甚至有些候鳥只是從北京路過。據了解,根據鳥兒們出現在北京的時間差異,鳥被分成了不同的居留型,如夏候鳥(在北京繁殖後南遷越冬的)、冬候鳥(在別處繁殖在北京越冬的)、留鳥(一年四季呆在北京的)、旅鳥(遷徙路過北京的)。

冬季遷徙的候鳥不可為其大量投食

中國人與生物圈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周海翔把鳥比作是「地球流動的血液」。在他看來,隨著社會的進步,人類已經認識到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關係。

「大家不要想著冬天這些鳥兒是不是遷徙的很困難,刻意去幫助候鳥搭建人工巢和投食,這些行為會導致系統的自然生態容量不足,使得待投食幫助的矛盾越發突出。」 周海翔說,在特定的環境里,生態系統在「善意」的幫助下,反而會被打破平衡。

冬季水位過高,則容易淹沒草灘、低洼濕地等候鳥覓食地和棲息地,導致濕地灘涂面積縮小,許多候鳥被迫在湖區附近的農田和內湖棲息。鳥類對環境變化相對敏感,鳥類的種群動態也是作為城市生態系統健康與否的重要指標。

在保護候鳥方面,張正旺認為,要加強棲息地的保護,讓來京的候鳥有更多的選擇,擴展它們的生存空間。同時,相關管理部門也要加強執法。鳥類遷徙季節也是鳥類資源容易受到破壞的季節,要做到加強巡護,如果發現像捕鳥、干擾鳥等類似的不法行為,要及時處理。

此外,也要加強遷徙候鳥的監測。「看看這些鳥什麼時候來,然後在哪些地方棲息,它的種群數量有多少。再通過不同年份之間的對比,看看這些鳥類有沒有發生變化,種類多了還是少了,數量是在增長還是在下降?」 張正旺說。

他提到,掌握候鳥遷徙的動態,也需要採用一些高科技手段。比如通過衛星通訊的定位來追蹤和了解候鳥的軌跡。摸清和掌握前期路線、前期規律,有利於也更容易開展保護工作。

記者了解到,近年來,北京市園林綠化局提出平原地塊每1000畝營建1處「本傑士堆」,配植食源植物、蜜源植物,適度留野,結合雨洪蓄滯建設小微濕地,為野生鳥類提供了食物、水源和隱蔽地,逐步建成生物多樣性保護小區,從而促進區域生物多樣性恢復和維持。

早些時候,密雲區也在全市率先啟動野生動植物資源本底調查工作,新增監測站點6處,並在野外布設200餘處紅外相機。「我們在監測時,也會用到像紅外線監測相機,GPS軌道記錄儀等設備。」李理說。

編輯 劉茜賢 校對 吳興發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