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環境革命」到「生態領跑」——甘南草原的小康圖景

原標題:從「環境革命」到「生態領跑」——甘南草原的小康圖景

  新華社蘭州11月26日電 題:從「環境革命」到「生態領跑」——甘南草原的小康圖景

  新華社記者任衛東、姜偉超、胡偉傑、文靜

  4萬多平方公里的甘南草原上有一個美麗的傳說:不管是誰,只要找到了八瓣格桑花,就能找到幸福。

  從盛夏到凜冬,從重巒疊嶂的岷迭山地到廣袤無垠的瑪曲草原;從朵朵怒放的鮮花,到遍地鋪展的碎瓊,藏家兒女世代尋找。如今,藏家人會笑著回答,草原上每一朵花,都是幸福的格桑。

  「春花燦然綻放,夏葉輕聲絮語;秋果熟了自枝頭落下,冬雪給阿尼瑪卿神山穿上銀盔銀甲……」如詩所述,邁進全面小康的甘南草原,燦若格桑。

生態領跑的「綠色圖景」

  時近中午,陽光透過玻璃頂照進高吉慶的「藏家樂」小院兒里,暖意融融。高吉慶和記者說著村子這些年的變化,語氣里滿是藏不住的自豪和滿足。

  高吉慶的家在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這裏曾是「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他家的小院兒位於卓尼縣博峪村,這裏大山秀美,天然林茂盛,村子里廣場、綠植、小景觀使人感覺如在畫中。去年他把院子鋪上木地板,換了新傢具,雖受疫情影響,今年他還是收入幾十萬元。

  甘南藏族自治州位於甘肅省西南部,地處青藏高原與黃土高原過渡地帶,是農耕文明與遊牧文明的交匯區,被社會學家費孝通譽為「青藏之窗」「藏族現代化的跳板」。但同時,甘南州平均海拔在3000米以上,群眾來錢全靠「四條腿」,曾經整體屬生態脆弱區、災害頻發區、經濟塌陷區、連片貧困區。

  如何推開發展的「窗口」實現現代化「起跳」,有許多問題待解:綠水青山如何保?金山銀山從哪來?長遠發展往哪走?群眾幸福感怎樣提升?

  博峪村村支書王國良告訴記者,改革開放後曾有一段時間,窮日子過怕了的博峪人將眼光盯向了大山裡茂盛的天然森林。20世紀90年代初,靠山吃山的博峪村通過亂砍濫伐變為「萬元村」。

  口袋「鼓」了,山卻「禿」了。惡劣的環境留不住人,村裡的年輕人慢慢流失,老人小孩成了「常住人口」。20世紀90年代末,這個「萬元村」又變成了「貧困村」。

  精準扶貧開始後,甘南州委州政府在全州推行「環境革命」,當地政府以「全域無垃圾」為目標,制定幾十項標準,從草原、道路一直治理到灶台、炕頭,不僅推行「看得見」的城鄉環境綜合整治,更下大力氣引導農牧民提高環保意識。

  博峪村村民合力清理了村道上的垃圾,在政府幫助下對全村按照景區標準進行了重新打造。村子變美了,村民的氣質也大變樣。

  2017年,村裡的黨員們看著身邊優美的風景、便利的交通條件,反覆合計後投資改造自家院落,率先搞起了「藏家樂」。

  端穩「生態碗」,才真正吃上「小康飯」。目前全村193戶中,有70多戶辦起了「藏家樂」,村內能同時接待遊客1200餘人,家庭平均年收入20萬元左右,全村村民年收入共達2000萬元以上。

  博峪村是一個縮影。整個甘南州的生態文明小康路也越走越寬。目前,甘南州創新培育精品民宿和星級農家樂3000餘家,世界旅遊聯盟發佈的2018至2020年100個「旅遊減貧案例」中,甘南獨佔鰲頭榮獲3席,5個旅遊村入選全國鄉村旅遊重點村名錄。

鄉村「真行」的振興圖景

  今年多地新冠肺炎疫情反覆。8月以來,甘南草原作為網紅「打卡」地,受衝擊明顯。但出乎意料的是,當地發展依然保持著旺盛勢頭。

  天氣轉寒,碌曲縣尕秀村村支書拉毛加正在自家的「牧家樂」里檢查地暖,村民尕藏推門走了進來:「拉毛加,我也要修『牧家樂』。我把牛羊都賣了,有100萬元呢。」「現在有疫情,你不再等等嗎?」「疫情是暫時的。再說你們今年不也掙了十幾萬元嗎,比我趕著牛羊滿山跑強多了。」

  尕藏的底氣,來自甘南草原產業振興的「旺氣」。

  在「環境革命」基礎上,甘南提出做大做強「全域旅遊無垃圾·九色甘南香巴拉」這個特色品牌、打造15個文化旅遊標杆村、探索創建100個全域旅遊專業村、加快建設1000個具有旅遊功能的生態文明小康村、創新培育1萬個精品民宿和星級農家樂的鄉村旅遊「一十百千萬」工程,著力打造7條精品旅遊風情線和高原花卉彩色長廊,全面推進文化旅遊產業發展。

  尕秀村就是1000個具有旅遊功能的生態文明小康村之一。2020年1月,尕秀成為甘肅首個獲評國家4A級旅遊景區的牧民定居點。全域旅遊產業把尕秀村深度嵌入產業鏈條中,全村81戶建檔立卡貧困戶以「旅遊帳篷」入股村集體的曬金灘帳篷城,採取貧困戶30%、投資風險金30%、一般戶40%的「334模式」投資分紅,每戶分紅3600元;村集體經濟解決就業146人,每人每年薪資收入1.5萬元。

  目前,甘南州累計建成1603個環境友好型、紅色旅遊型、生態體驗型、休閑度假型、民俗文化型、特色產業型、黨建示範型生態文明小康村,惠及40多萬農牧民。「十三五」期間,全州旅遊人數和綜合收入累計達到6448.02萬人次、312.88億元,年均保持兩位數增長。

  在甘南草原採訪,一路上有不少來自外地的投資者,他們看好這裏的遠景,依託農牧村規劃打造帳篷城;當地的市場主體埋頭開發草原網紅打卡地,從景區開發到推廣理念再到提升服務水平,面面俱到;旅遊專業村裡,回村創業的大學生和現代藏餐從業者,為探索藏餐與中西餐的融合而大開腦洞,他們已不滿足於讓遊客吃飽吃好,更讓飲食變成文化尋蹤、心靈漫步……

  他們的底氣來自哪裡?

  答案很堅定:鄉村振興下的農牧鄉村,「真行」!

不斷蛻變的「觀念圖景」

  長遠發展,光靠文旅產業獨撐還不夠。2021年初,甘南全面啟動全域無垃圾、全域無化肥、全域無塑料、全域無污染、全域無公害的「五無甘南」創建行動,全面釋放生態之「綠」、發展之「力」。

  在甘肅達哇央宗現代農業集團,各地回收的羊糞正在車間集中堆放,經過加工,一袋袋有機肥料被生產出來。這家公司去年從2.1萬戶農牧民手中收購羊糞原料20萬噸,幫助農牧民增收7500萬元。據當地政府統計,2021年上半年,甘南共計產生畜禽糞便793.22萬噸,資源化利用量達到679.59萬噸。

  有機肥產業的勃興,還促進了綠色種植業的發展。

  在卓尼縣木耳鎮中藏藥材種植示範基地,農業科技人員正在試驗各種有機肥料對藥材生長的影響,力圖找到一種高產高效的種植方式在全縣推廣。未來,更加綠色環保的新農業將在當地蓬勃發展。

  在甘南,這種有「品格」的力量將「鼓口袋」與「富腦袋」相結合,不僅使城鄉環境面貌持續發生變化,更讓廣大農牧民從身邊的發展變化中經受洗禮,提高了幸福感,提升了精氣神。

  碌曲縣牧民南傑才讓在趕日出、追牛羊的同時,愛上了攝影。他先從手機拍攝學起,後來又買了一台佳能6D相機,用小紙條記下每個按鍵的功能及說明,反覆查看。在他的相機里,有家人、牛羊、落日、冰河,還有對生活的無限柔情。

  碌曲縣攝影家協會會長王祁茂介紹,協會70多名成員裡有三分之二是牧民。他們最接近美景,也熱愛攝影。

  陳鑫走出甘南已有20年了,在家鄉漸漸變成一個遙遠的兒時回憶時,她又選擇回來。吸引她的,正是當地生機勃勃的文旅產業。

  「我不僅要投資旅遊,還要將『最甘南』的生活方式呈現在遊客面前。」陳鑫在夏河縣黑力寧巴村做試點,這裡是全州的旅遊文化標杆村之一,基礎設施完備。

  冬季旅遊營地、原生公路經濟、網紅直播間乃至藏西餐融合等等,在陳鑫眼裡,鄉村旅遊仍有很多領域等待「解鎖」。

  像南傑才讓、陳鑫一樣的年輕人們,甘南成為他們放飛夢想的舞台。

  甘南用行動證明,綠色發展是一種有品格的力量,它改變了甘南人民的精神面貌,帶來了發展的福祉,也讓甘南在探索人與自然更高層次和諧相處方面不斷收穫。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