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金融全球瞰|藍虹:保護生物多樣性應與碳減排相結合

近日,「綠色金融全球瞰」第三期沙龍成功舉辦,來自世界自然基金會、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中國人民大學、復旦大學的四位嘉賓以「為大自然融資」為主題,就相關議題展開討論。

與會嘉賓分別從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與可持續發展,各國生物多樣性金融發展現狀,經濟學視野的生物多樣性保護,及中國生物多樣性現狀與未來,詳細解讀了生物多樣性金融的發展現狀與前景,並深入探討生物多樣性投融資領域的挑戰與解決之道。

金融支持是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重要一環。近年來,中國金融機構積極發展綠色金融,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多種形式的融資支持。

為凝聚共識,形成合力,澎湃新聞與復旦大學綠色金融研究中心共同主辦「綠色金融全球瞰」系列沙龍,為專家學者、政府官員、企業代表搭建溝通交流的平台,助力綠色金融發展。

以下為中國人民大學生態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藍虹的演講全文:    

謝謝各位嘉賓和各位來賓!非常高興今天有機會在這裏跟大家一起分享《中國生物多樣性融資的現狀及未來》。

生物多樣性的保護具有重要的意義,保護生物多樣性不是為了保護地球,而是為了保護我們人類自己。其實地球無論怎麼樣都可以安全的運轉,但是在生物多樣性危機和氣候危機交織在一起的時候,會嚴重威脅到人類賴以生存的生態系統的穩定性,從而嚴重威脅到人類的生存。

生物多樣性保護資金每年缺口達7000億美元

生物多樣性銳減的危機不僅僅是一個生態問題,也由生態問題轉化為經濟問題甚至是金融的問題。生態系統的變化,生物多樣性的銳減,對於人類的食物和藥品的供給甚至全球金融穩定都會產生相應的影響。

從金融的角度來說,生物多樣性銳減的危機會影響到農業、林業、漁業等很多直接依賴於生物多樣性的一些行業,很多製藥業的原材料也是來自於大自然,來自於生物多樣性,很多行業例如旅遊業等依賴於生物多樣性。大量的資金投入到那些跟生物多樣性相關的產業,生物多樣性的喪失對於經濟的影響必然會波及到金融的穩定性。

所以,無論是金融界還是環保界,其實都在關注生物多樣性問題。在生物多樣性融資方面,不僅僅是我們如何去獲得更多的資金去支持生物多樣性保護,其實還有一個更深遠的意義,那就是環保和金融界如何共同的合作來遏制生物多樣性銳減危機以及瀕危物種滅絕的趨勢,使咱們的地球生態系統可以處於安全穩定的狀態。

生物多樣性保護的融資肯定是涉及到資金,目前生物多樣性保護有著巨大的資金需求,為維護生物多樣性全世界每年需要8240億美元的資金,但是目前資金缺口還是比較大的,每年有7000億美元的缺口,而且隨著生態環境危機的加劇,缺口還在增加。

目前,國際上生物多樣性融資有政府相關的工具和市場相關的工具。在國際上,美國出現了濕地銀行,提出濕地信用的概念,類似於碳信用,他把濕地轉化為一種資產,根據濕地吸納二氧化碳的功能開發濕地碳匯,建構濕地信用。這是保證濕地總量保持不變的概念,如果你要開發一塊濕地,你必須購買濕地信用,必須採取減少損害的運用方式,其實江西也在做濕地銀行,提出了濕地的占補平衡指標。這些努力都說明了世界各國對於生物多樣性融資都展開了各種各樣的探討、創新探索。

碳減排應與生物多樣性保護相結合

世界銀行對於創新性債權融資方式開展生物多樣性保護進行了創新。我之所以專門提到這個創新,是因為它跟中國的生物多樣性融資非常相關,因為它是將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碳金融結合在一起了。國際金融公司發放了一隻創新性的債券支持肯亞北部的野生動植物保護項目,該項目是REDD+ 框架下最大的項目之一,目的是幫助當地上千農民通過保護大象遷移的生態走廊而獲益,這個債券五年期的票面利率是1.546%,募集的資金是1.52億元。這個債券最重要的特點是投資者可以選擇以現金、第三方合作的碳信用額度或者兩者結合的方式兌付,投資者如果選擇REDD碳信用額度,可用於消除其碳足跡,或者在碳市場出售,實際上這是把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碳減排結合在一起了。  

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碳減排這兩者之間是有協同作用的。全球氣候變化溫度上升,一定會加速生物多樣性的滅絕速度。同時,我們在保護生物多樣性的時候,一定是要保護瀕危物種的棲息地,生物多樣性一定要依託一定的棲息地,比如說森林、濕地。而森林、濕地等自然生態資源的增加,實際上就在增加自然界吸納碳的總量,也就是說,生物多樣性保護,在很多情況下,可以協同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增加自然界的碳吸納能力。

REDD是減少發展中國家毀林和森林退化所致排放量,加強森林可持續管理以及保護,加強森林碳儲量,是減少氣候變化的重要部分,這項工作的核心是森林在減緩氣候變化中所發揮的根本作用。我們看森林和濕地往往是可以減緩氣候變化又同時支持生物多樣性,有一個協同的效果。當我們在做生物多樣性保護的時候,這個協同效果就在減緩氣候變化。在理解了這一點的情況下,對於在中國甚至在全球的生物多樣性融資都是非常關鍵的,可以打開生物多樣性融資的渠道,甚至是主渠道。

在國際上,很多金融機構從環境、社會風險管理角度支持生物多樣性保護。比如說國際金融公司的社會與環境績效標準,八大績效標準中,它的第六項就是生物多樣性保護和可持續自然資源管理,「赤道原則」本身作為全球領先銀行管理環境和社會風險的國際準則,它本身就是由十項原則再加上國際金融公司的績效標準結合在一起,也就是說國際金融公司的社會與環境績效標準本身就是「赤道原則」必須執行的規則之一,它是一個requirement,是必須要達到的。這意味著全球的赤道銀行都要關注生物多樣性保護。我們可以看到很多綠色金融試驗區都在推進赤道銀行,湖州銀行成為了赤道銀行。貴州銀行成為赤道銀行。赤道原則要求這些赤道銀行必須關注生物多樣性保護,關注如何為生物多樣性保護提供更多的融資。

我們國家的綠色金融標準也已經把生物多樣性保護納入到標準里去了,我們國家綠色金融最重要的兩項標準《綠色產業指導目錄》、《綠色債券支持項目目錄》,都已經將生物多樣性保護納入其支持範疇。

現在中國的綠色金融融資餘額已經超過14萬億, 95%來自於商業銀行。這也決定了,中國的生物多樣性融資,最大的資金來源將會是來自商業銀行,中國的生物多樣性保護融資一定要把商業銀行綠色金融優惠政策運用起來,要去仔細地研究商業銀行對於綠色金融標準的認定。

中國綠色金融是在2016年開始了迅猛的增長,央行的一些政策工具確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所有的政策工具裏面,目前為止力度最大的是央行在今年11月8日出台的,人民銀行推出的碳減排支持工具這一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它的重點支持領域是清潔能源、節能環保和碳減排技術三個碳減排領域,它的利率只有1.75%,低於一年期的再貸款利率,再貸款是2.25%,而且是採取先貸後借,覆蓋面非常廣。假如我們的生物多樣性保護項目能夠獲得碳減排支持工具的支持,60%的資金都可以由央行的再貸款來支持,享受1.75%的再貸款利率。

這樣的一個再貸款利率相當於央行用它的再貸款政策工具去給綠色項目貼息,而且貼息的力度非常大,市場中一般貸款利率要在4%以上,而碳減排支持工具只有1.75%,相當於下降了三個點,這是力度非常大的優惠金融支持。我剛才反覆講我們的生物多樣性保護融資要關注其對碳減排的協同作用,要爭取獲得央行碳減排支持工具的支持,這對中國目前拓展生物多樣性融資渠道是非常重要的。

中國綠色金融的融資格局已經形成

當然,我們可以挖掘別的融資工具和來源, 但中國95%的綠色資金來源於央行貨幣政策和監管政策帶給商業銀行的激勵,我們必須關注如何激勵和引導更多商業銀行綠色資金投入到生物多樣性保護中。當然,我們還可以開發很多其他的融資工具,比如說像剛剛說到的濕地銀行,還可以開發其他的綠色基金。綠色基金非常重要,為什麼?不管是綠色債券還是商業銀行或者是政策性銀行的綠色信貸,它其實都是債權融資,債權融資需要一定的股權融資配比,中國綠色金融目前存在一個很大的問題,債權融資的佔比整整佔了97%,而股權融資只佔3%。這種債權融資和股權融資的不平衡會在後面影響到綠色信貸和綠色債券擴展。為什麼?比如說銀行要給一個生物多樣性保護的項目融資,一定需要你有一定的自有資金,一般自有資金要有30%,當然項目融資例外。一般你的自有資金越多,越容易獲得銀行的支持。在這種情況下,綠色股權融資對於撬動更多銀行的資金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我們了解中國綠色金融發展的政策制度脈絡和演進軌跡,我們可以為生物多樣性融資找到更多的融資渠道和工具。中國綠色金融能夠形成現在的格局,應該說起始於2016年,2016年是綠色金融迅猛發展的一年。在2016年8月31日,央行等七部委聯合發佈了《關於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這是第一個綠色金融政策綱領性文件。 

2015年12月22日,人民央行發佈了39號文,對於央行間債券市場發行綠色金融債券有關事宜進行規範引導,2015年12月31日,國家發改委發佈了《綠色債券發行指引》,明確對其監管的企業債發行主體、發行綠色債券的規則,並出台了一系列的激勵機制。我們可以看到,2016年基本上是政策制度建設年,2017年是綠色金融的落地年,發展非常迅猛。2017年,綠色金融的三大亮點:

第一,從2017年開始進行了地方試點,真真實實地把綠色金融由一個概念落實到地方上的真實行動,並且把垂直的綠色金融政策和橫向的綠色發展目標相整合。

第二,將綠色金融指標納入MPA的評估,這就意味著央行已經真正開始動用它的貨幣政策工具和監管工具督促銀行、激勵銀行向綠色金融去投資,它不再是一個只用社會責任和銀行聲譽在引導,MPA宏觀審慎評估對於銀行領導層級,其關注度就好像地方行政官員特別關注GDP。我們都知道一個省的省長他可能特別關注GDP,而一個銀行的行長,比如說特別是國有銀行,像工商銀行、農業銀行等等五大行,他們的行長非常關注的MPA宏觀審慎評估。因此,將綠色金融的指標納入MPA宏觀審慎評估,會讓商業銀行對於綠色金融特別的關注。

第三2017年,綠色債券市場發展也是非常迅猛的。

2017年6月14號,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在浙江、江西、廣東、貴州、新疆五省區選擇部分地區,當時是五省八地,後面加入了蘭州,所以變成六省九地,建立了綠色金融的地方試點。在綠色金融地方試點中,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典型案例其實都涉及到生物多樣性。

2017年,我到綠色金融金融國家級試驗區貴州貴安新區掛職綠色金融管委會主任,2020年才回來,因為掛職三年屬於最長年限。我們可以看到央行2017年的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指出,在評估的時候已經把綠色金融作為一項評估指標納入了信貸政策執行情況項下進行評估, 而且作為一項常規評估。從2017年開始,我們整個綠色金融的融資格局、資金格局已經形成,綠色信貸的貸款餘額佔全國各類綠色融資餘額的95%以上。

2016年到2017年,中國綠色債券發展非常迅猛,排名全球第二,約佔全球綠色債券發行規模的22%,中國境外發行的綠債也大大地增加了。境外發行的綠債比境內發行債券的成本低一些,這其實就是通過在國際上發行綠債引進成本很低的國際資金來支持中國的綠色項目

2018年,綠色信貸制度又有了新的突破,2018年1月,人民銀行發佈了《關於建立綠色貸款專項統計制度的通知》,規定了綠色貸款的統計嚴格按照綠色貸款的統計標準來進行統計,在這個統計標準裏面,生物多樣性項目納入到整體的綠色信貸統計項目里。

所以,這也在一定程度上激勵了銀行在生物多樣性的項目方面進行投資。央行還發佈政策對於綠色金融債資金的使用進行了監管。我們知道其實銀行是沒有錢的,銀行的錢都是來自於吸納居民的儲蓄,但是綠色金融債比銀行吸納儲蓄成本低,綠色金融債在國際上發行成本大概是2%點多,在國內發行大概是3%點多。綠色金融債的發行使銀行手裡聚集了比較多的可以投資綠色項目的低成本資金。

我在貴州掛職的時候,我們每個月或者每個季度要向金融機構介紹我們的綠色項目,當時南明河的生態保護項目,本來給了國開行(貴州分行),後來工商銀行馬上積極對接,把它搶走了。當時國開行(貴州分行)的同志還和我說,藍主任,為什麼工商銀行它是商業銀行,還跟我們政策性銀行搶綠色項目呢?我告訴他:

第一,工商銀行作為宇宙行,非常重視MPA評估,綠色金融的業績考核。

第二,工商銀行作為宇宙行,在海外發行了很多綠色金融債,這些綠色金融債發行成本只有百分之二點幾,需要迅速地投出去,因此有很強的積極性尋找綠色項目。

生物多樣性危機影響金融資產的安全性

2020年之後,世界各國的央行對於環境風險對金融機構的影響更加關注,主要是氣候風險和生物多樣性風險,生物多樣性下降可以通過不同渠道影響金融資產、金融機構和金融體系,這些風險不僅是企業面臨的風險,還包括家庭和公共部門以及主權債務風險,它可能會削弱各國管理財務運作、長期償債、貨幣體系運作的能力,也就是說在這個過程當中認識到生物多樣性風險有可能給各國的金融機構帶來一個系統性的金融風險。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看到生物多樣性的問題被各國的央行所重視。比如說荷蘭的央行在報告中指出,荷蘭金融機構36%的投資高度依賴一種或多種生態系統服務。全球央行目前已經達成一個新的共識,環境風險已經成為金融風險的主要來源,這樣一個共識對於我們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生物多樣性融資有什麼作用?當金融機構意識到生物多樣性危機會影響到它本身的金融資產的安全性的時候,關注生物多樣性就不再僅僅是金融機構的社會責任,而會成為它內部的業務範疇,這對於我們爭取更多的綠色金融資金來保護生物多樣性是非常重要的。

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末,中國的本外幣綠色貸款餘額達到13.92萬億元,接近14億,位居全球第一。綠色債券存量超過8000億元,位居全球第二。,投資了很多生物多樣性保護密切相關的綠色項目,比如說支持林業碳匯,支持濕地保護,支持國家森林公園等。

2020年7月15日,由財政部、生態環境部、上海市共同設立發起的國家綠色基金股份有限公司,這是股權投資,生物多樣性保護融資的重要資金來源之一綠色公募基金、ESG基金都是可以引導投資於生物多樣性保護,還有一些相關的綠色保險,一些碳工具等都可以作為生物多樣性保護的融資工具去加以運用。

金融機構反覆強調環境信息披露,把生物多樣性作為重要的環境信息去納入披露範疇是非常重要的。生物多樣性危機的信息如何去披露,如何去進行引導?這就需要生物多樣性保護標準什麼才算生物多樣性的危機程度,它的標準應該是什麼?這是我們在引導金融機構的時候,必須解決的技術問題。

開發政策工具,引導金融機構向綠色項目靠攏

生物多樣性融資包括宏觀和微觀的分析,從微觀上來說,我們需要依據每一個生物多樣性項目開發出更多的生物多樣性融資工具,同時,在已經把綠色金融作為國家戰略的中國,如何將生物多樣性的標準、生物多樣性的指標納入綠色金融已有的政策框架里,引導更多綠色資金投資生物多樣性保護,這是生物多樣性融資中最重要的。因為一旦這樣的政策工具形成,它的資金就不是只支持一個項目,它是可以支持廣泛的項目,可以向全國鋪設開來,所以這是目前我們生物多樣性融資中非常需要研究的內容,就是生物多樣性融資的制度研究。  

中國綠色金融政策自2016年央行七部委發佈開始,出台了大量的政策,央行動用了綠色金融各類監管工具和貨幣政策工具,比如說將綠色金融指標納入銀行的MPA評估,綠色金融債單獨審批制度,再貸款工具在綠色金融中的運用,公開市場操作「麻辣粉」,中期借貸便利,中期借貸便利的利率是2.95%,央行已經在中期借貸便利的抵押品中將綠色信貸和綠色債券作為一個優先的抵押品。

2021年5月27日,中國人民銀行又印發了一個新的銀行業金融機構綠色金融評價方案,這個評價方案的場景運用是非常廣泛的,央行在核定存款保險差別匯率,發放再貸款等等方面都要運用到這樣一個評估的結果,銀行如果要上市,要增資擴股等重大事項都要考慮到綠色金融評估結果,而且和銀保監會、地方政府共享評估結果,這樣評估可以引導金融機構更好的去向生物多樣性和其他綠色項目靠攏。  

這裏面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怎樣把我們的生物多樣性在綠色信貸考核中的權重加以增加?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政策研究。更重要的是央行在11月8日出台了碳減排支持工具,它的特點要求是可操作、可計算、靠驗證,利率只有1.75%,而且它是按照貸款額的60%提供資金支持,體現出了專項再債款的優越性,它要支持的是減排效果顯著的項目。就像我們剛剛說到的,我們不可能單獨做生物多樣性保護,當我們做生物多樣性保護項目的時候,往往是一個濕地項目的保護,一個森林項目的保護,一個國家森林公園項目的保護,一個自然資源棲息地的保護等等,這些項目既可以保護生物多樣性,又可以實現碳減排,如果把生物多樣性項目協同減少的二氧化碳核算出來,生物多樣性保護項目就可以獲得央行的碳減排支持工具的支持。

央行碳減排支持工具並沒有總量的限制,它將會是一個很大的資金投入量。央行的碳減排支持工具是做加法,也就是說即使一些生物多樣性項目如果不能納入到碳減排支持工具中,但是因為綠色金融標準已經將生物多樣性保護納入進去了,因為它只是做加法,並不減少其他綠色領域的綠色投資,對於其他綠色領域,仍然要以綠色金融給予支持。

例如今年3月,福建省順昌縣國有林場與興業銀行南屏分行簽訂了林業碳匯質押貸款和遠期約定回購協議,順昌林場獲得了興業銀行2000萬元的貸款,從而使林場和森林的培育獲得了融資。當這片森林培育好了以後,它裏面的生物多樣性也獲得了保護。

例如NRDC與續航林水局合作,推動郵政儲蓄銀行在當地開發了竹林碳匯貸,面向餘杭區中泰街道的農戶發放竹筍環節產業的專項信用貸款,激發了當地大量種植和保護竹林,在這樣的情況,跟竹林相關的生物多樣性可以獲得保護。

例如人民銀行的玉樹州中心支行,引導金融機構為三江源國家公園生態環境提供綠色金融的服務,它是根據三江源國家公園總體的規劃,將符合三江源國家公園總體規劃的一些項目提供生態保護,生態旅遊、生態基礎設施建設等提供綠色信貸的支持。這個綠色信貸的支持包括更低的利率,更多的信貸工具。例如貴州保護紅楓湖植樹造林項目,林木有7年到10年的生長期,這7到10年的生長期,前面幾乎是沒有任何收益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綠色金融支持工具採取的是前面7年,不要還本,只要付一定的利息。通過延長貸款期限,一共十三年,把後面五年產生的收益拉長到前面7年裡面,解決綠色貸款中對項目收益的要求。

這是一個在傳統金融方面沒有辦法獲得融資的項目,我們通過綠色金融的技術設計、工具創新讓它獲得了7.4個億的資金,而且利率非常低。

為自然資源投資是碳中和最重要的任務

說到中國生物多樣性的融資前景,我認為將會越來越好。因為中國綠色金融的特點,商業銀行綠色信貸投資將會是中國生物多樣性融資的主要來源。國家的碳減排行動和生物多樣性保護有協同作用,支持資金將不斷上升。但是我們不能等著它上升,這裏面一定有一個共同推進,比如說不斷給央行提政策建議,要求把生物多樣性的融資更多納入到碳減排支持工具中去。碳中和難度很大,作為零排放,不僅僅需要減排,一定還需要大量的可以吸收、吸納碳匯的自然資源。

所以為自然資源投資本身就是碳中和最重要的任務,只有自然資源中的生態系統,比如說森林、濕地等生態系統才具有吸納二氧化碳的作用,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當然是一個方面,不斷培育增加可以吸納二氧化碳的自然資源,這是實現碳中和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面。自然資源保護多了,自然我們生物多樣性銳減的趨勢就可以遏制。

ESG投資,現在不管是證監會還是央行,都在研究ESG的具體標準,ESG投資標準的出台或者ESG熱浪將會帶動中國股權市場更多資金投向生物多樣性保護。現在生物多樣性風險已經納入了綠色保險的內容,綠色保險在生物多樣性方面的業務拓展將會保障更多綠色資金進入到中國生物多樣性的融資。

綠色保險有兩大內容,保險、保費資金投資的綠色化,作為綠色保險,特別是各大保險公司,不僅僅是要開發很多綠色保險業務,保費如何使用也是重要的考核標準。在這種情況下,保費資金的綠色化會給我們生物多樣性保護帶來一個很大的資金來源,因為保費不要賺錢,它只要保值,所以它要的利率非常低。當然,它是厭惡風險的。

生物多樣性保護一定是全球的,當我們保護每一種瀕危物種的時候,不僅在中國,因為生態系統的全球性特徵,將促進國際資金與國內綠色資金的融合,未來,中國生物多樣性融資一定是地方綠色金融資金和國際資金配套,形成更多國際、國內共同的行動方案。

當我們為生物多樣性保護項目設計融資方案時,一定要關注央行的政策,央行的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將會影響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的融資前景,因為央行在帶動整個綠色金融資金投向方面,它的很多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正在發揮作用。生態環境部應該和央行合作,把需求納入到央行結構性政策工具之中,因為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重要特點就是精準性、直達性,精準性、直達性必須要理解這個目標,這個目標你理解得越精準,越直達,整個貨幣政策工具發揮的精準直達作用才會更加有效率,所以需要環保和金融雙向合作。

這是我今天的演講,謝謝大家!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