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談聯想的問題要客觀,看聯想的未來要深遠

  原標題:南財快評:談聯想的問題要客觀,看聯想的未來要深遠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久未引發關注的聯想,又一次因為創新能力、公司治理等問題重回媒體視野。輿論對聯想一直都有非常多的討論,無論有理無理,也無論此前聯想已經有多次澄清和官方結論,仍然引來諸多議論甚至挖苦。在追求共同富裕和堅定不移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今天,聯想作為中國科技企業的先行者和公司治理的先驅,必然都是我們不能迴避,屢次會研究討論的主角,繼續研究社會輿論對聯想提出也長期混淆的一些問題,不僅有助於我們看清聯想的問題,更有助於樹立企業家信心,從而堅定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路線和更好地促進經濟發展。

  一般來說,自1990年代後期聯想股改以來,一直到今天,從學界到一般輿論,對聯想都有如下幾個焦點問題:1)是否存在國資流失的嫌疑;2)高管薪資過高;3)差別對待國內外消費者;4)聘用太多外籍高管;5)一些關鍵決策存在戰略性錯誤,如5G標準投票的問題等。這些質疑,有已經蓋棺定論的,也有誤導讀者的,有必要分開討論。

  在所有這些問題裏面,最值得討論也是最重要的問題,是聯想當年的混改,到底有沒有國資流失的嫌疑?我們必須要回溯歷史,首先要認可聯想的先驅和開創性,就目前的所有的商業案例看,聯想集團的改制是中國混改最早的樣板;中科院在聯想發展過程中的關鍵決策,亦成為政府決策權衡的範例。在1994年聯想爆發的柳倪之爭(所謂貿工技還是技工貿的路線之爭,後來發展到權力之爭),中科院調查組的官方結論是,「公司怎樣進行研究開發和研究開發怎樣立項方面,不能由科技人員最後說了算,要由企業的總負責人根據市場和公司的情況做決策,柳傳志應有更大的發言權和決策權。」 當時中科院的領導說:「中國的科學家人數遠遠多於和柳傳志同等水平的企業家,企業家在中國是稀缺資源。我們必須二選一,因此只能選擇柳傳志這樣有潛力向前發展的企業家。」

  這清楚地表明,當時中科院領導非常清楚當時最稀缺的,是企業家人才而不是技術專家。因此,決策權必須從技術專家向企業家手中轉移,才能真正把企業做大。中科院領導的戰略決策帶來了豐厚的回報。今天的聯想不僅成為全球PC的龍頭,中科院也仍然是聯想集團最大的股東(根據公司官網的信息,截止2021年3月31日,中科院為最大股東的聯想控股持有聯想集團37%的股份)。

  想當然把聯想混改視為國資流失的看法,最大的錯誤在於把混改視為零和遊戲。誠然,混改過程中,國資的股份比例下降了。但是不要忘了,通過給企業家提供激勵,企業的蛋糕做大了。中央多次強調要堅定不移地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就是強調要正確地以發展觀來看問題,充分認識到企業家的重要性,通過改進激勵和人才機制來更好地發展國有企業。如果企業做不大,企業資產不斷縮水,那麼國有資產的流失就會更為嚴重,帶來的損失更是全民性的損失。

  企業和人一樣都是一種歷史存在的過程,所以在討論企業時,我們不能忽略其所處的行業和時代背景。聯想集團在2004年大胆以小吃大,收購IBM的PC業務,並成功通過了整合的挑戰,成為全球PC產業的龍頭。聯想收購IBM的PC業務,是中國企業在國際市場上並購和品牌升級的大胆嘗試,為中國企業參與全球產業鏈整合提供了寶貴經驗。中國加入WTO之後,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參與全球並購,進行品牌升級和參與全球競爭,包括後來標杆性的吉利收購Wall沃和美的收購庫卡。

  聯想是中國企業改革的先驅,其中也包括薪酬改革走在前面,聯想高管薪資定標,一直也是比較惹人注目的地方。尤其是這個薪酬定標是固定薪資而非和業績挂鉤的股權激勵。從過去多年的業績和資本市場的表現來看,高管團隊的表現並不能算優異。但是,我們還是要客觀看待市場競爭。聯想集團的主要業務之一,智能設備業務集團,所在的PC市場,是一個被wintel聯盟所主宰的市場,主要的利潤都被英特爾和微軟拿走了。在這個背景下,聯想集團基於「賦能客戶數字化和智能化轉型」的戰略還是有其可取之處。在今年11月4日公佈的財報中,聯想集團就取得了相當不錯的增長業績。

  一個比我們關注聯想高管薪酬標準更為重要,且又經常被忽視的事實,聯想集團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跨國公司,在海外的業務佔比非常高,而且由於其並購國外品牌的原因,公司的管理層有相當大比例的外籍人士。為了吸引外籍人士就必須提供有同等競爭力的薪酬。這也是為什麼管理層總體薪酬偏高的原因之一。

  從公司治理的角度而言,聯想管理層的薪酬問題,核心還是公司治理和激勵機制的問題。全球的趨勢看,管理層應該拿更少的固定薪酬,而大幅提高基於企業業績的股權激勵比例。適當調整薪酬和激勵機制,不僅更符合全體股東的利益,也能更恰當地回應社會關注的問題,成為共同富裕的標杆。

  社會輿論中經常詬病聯想的定價差異,差別對待國內外消費者,和企業決策過程中的失誤,但是定價從來都不是企業自己能簡單根據自家生產成本確定,產品定價包括稅制,物流倉儲,渠道營造,當然也必然包括企業差別定價策略的考慮。企業的定價決策是一個涉及多方面因素的複雜問題,尤其在涉及不同市場的定價時,不可簡單歸咎到企業策略。其實不僅是PC產品市場,我們在很多其它產品如汽車等,都有中國市場價格高於海外的例子。因此這個問題可能需要更全面的分析,這裏更重要的是營商環境如何優化,如何解決企業定價過程中交易成本消納等問題。

  總之,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隨著數字經濟時代的來臨,中國的企業需要新一代的領導者,我們需要更懂技術、更擅長在不確定性增加背景下能夠快速適應動態競爭的新一代管理者。聯想的問題,不在於其歷史和過往,而在於其未來和戰略,以及影響未來走向的公司治理機制。

  (作者上海財經大學商學院戰略與經濟學教授)

  (作者:鍾鴻鈞 編輯:李靖雲)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