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天才少年」鍾釗首度披露科研之路:入職兩年兩度突破業界學界極限

  近年來,華為百萬年薪招募「天才少年」的話題經媒體報導已持續引發社會關注。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華為員工網路社區11月初發佈的一篇文章《種下一顆種子,繁衍成一片森林》介紹了拿到華為「天才少年」最高檔年薪201萬的鍾釗博士的事迹。這也是鍾釗入圍華為「天才少年」計劃之後首度主動介紹自己的科研之路。

助教白博(左)鍾釗(中)導師李瑞華(右) 圖片來源:華為員工網路社區

  文章介紹:「入職不到一年,他就帶領團隊把AutoML技術應用到數千萬台華為手機上,做到了在業界第一次將AutoML大規模商用的突破。第二年,他又帶領團隊研發端到端像素級AutoML流水線,成功將影片攝影原型演算法的複雜度降低百倍,再次突破業界與學術界的極限。」

  這篇由鍾釗口述的文章介紹了自己最終決定加入華為的原因:「2018年,我受邀去美國參加CVPR做千人主會場的ORAL(口頭的)會議報告。遇到華為的與會人,他們提到華為也正在布局AutoML這個技術(2018年,AutoML技術逐漸進入試商用加速階段,工業界各大廠商紛紛開始布局),希望我能加入一起合作。」

  「回國以後,華為的工作人員邀請我到北京研究所做交流,這就見到了現在的部門主管,還記得他給我描繪道:華為是有能力自己造AI晶元的,晶元都是 『沙子』做的,華為做AI的成本可以很低,你可以有無窮的算力和各式各樣的落地場景……這是當時最觸動我的,並讓我最終決定加入華為的原因。因為如果有足夠強的算力與平台支持,以及眾多真實的業務場景來實踐驗證,我們從研究到應用再到創造價值就會更加暢順。」鍾釗介紹說。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鍾釗在入職華為不久就遇到了一次重大挑戰。

  鍾釗介紹:「入職後不久,我們團隊就接到一個巨大的挑戰。手機拍照的競爭力一直是手機產品線關注的重點。由於手機上的光源器件很小,但是又需要它達到單反相機的效果,所以我們部門一直在努力研究如何用演算法來彌補光學的不足,實現手機拍照超越單反拍照的效果。2019年,M手機決定要上線我們部門的一個重要的拍照演算法,但是當時M手機的拍照演算法包含了一個很大的AI模型,雖然拍照效果很好,但功耗、出圖速度一直不能達到產品交付標準,這嚴重影響了整個產品的交付進度。」

  「我們團隊剛組建,大家都是新兵蛋子沒經驗,我們可以嗎?但是俗話說,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在這麼關鍵的時刻,這麼重要的項目,部門能果斷讓我們上,是給我們機會,我們不能辜負信任,必須頂住壓力迎難而上……通過兩個月的拼搏,我們的攻關取得了顯著成效,一個近乎不可能的目標竟然這麼快就實現了……我們團隊也真正做到了在業界第一次將AutoML大規模商用,把這個技術應用到數千萬台華為手機上,極大地提升了用戶體驗。」鍾釗回憶說。

  自己走上科研之路,鍾釗坦言有父親對自己的潛移默化。

  他介紹:「我的父親是大學的老師,他應該是中國第一批接觸電腦的人。我父親是很早一批的北大學生,之前在中科院的高能物理所(原子能研究所)做研究,是錢三強何澤慧夫婦的學生,他最早是搞核物理研究,就是做兩彈一星,主要是氫彈的研究。他們需要用計算機來進行核物理相關的計算,後來又轉到計算機領域的研究了。父親平時工作中有些東西是我可以接觸到的,我還記去機房和辦公室找他,得穿鞋套來避免靜電。等我父親下班的過程我拿空閑的電腦玩小烏龜畫畫(LOGO語言),在DOS系統里尋找大學生上課時偷偷安裝的新遊戲。所以我的興趣就是在父親的潛移默化中培養起來了。」

  作為年輕人,鍾釗也坦言自己從小喜歡玩電腦遊戲,他介紹:「小時候玩遊戲總會想著它背後是怎麼做出來的,為什麼我按鍵一下角色會跟著動?怎麼用編程語言實現簡單的功能?帶著這些想法其實就不會一味沉迷在遊戲裡,所以也不影響後來的學習發展。我的父親對我的影響非常大,父親從小對我的教育也是非常開放和寬容的,他對我打遊戲的觀念不是強制的阻止,而是控制時間並帶我了解遊戲軟體背後的代碼和原理,我一直在父親的潛移默化中,慢慢清楚自己的興趣和特長。」

  對於成功的關鍵,鍾釗總結:「成功的關鍵就是要對準目標方向找到真實的問題。我們從一開始目標就很明確,就是要做有用的research,而不是為了創新而創新,我們不希望基礎研究完全脫離現實。」

  根據媒體此前介紹,「天才少年」計劃由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於2019年發起,旨在吸引頂尖人才。三年來華為招募的「天才少年」不足20人。「天才少年」的薪資按年度薪資制度發放,共有三檔,最高年薪達201萬元,全球僅5人拿到,鍾釗正是其中之一。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