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財快評:從談核色變到談核思變

原標題:南財快評:從談核色變到談核思變

日前人民日報評論指出:「積極安全有序發展核電成為我國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能源體系的重要抓手之一」。 「評論」認為核能是優化我國能源結構,保障能源供給,特別是面對我國碳中和承諾和應對氣候變化的重要手段。我國的核電發展面臨的機遇如何?核電是否能把握機會,實現安全有序的發展?

核能作為20世紀人類社會最偉大的科技發明之一,也具有兩面性。如同火、火藥和所有其他能源一樣,在給予人類溫暖和發展動能的同時,也會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需要揚長避短。從環境治理角度來看,核能是一種非常有效的清潔能源,有利於應對全球變暖與氣候危機。與風電、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相比,核電可以實現大功率穩定供電,且成本具有很強的競爭力。

據世界核能組織統計,2020年,核能發電為全球提供了10.1%的電力,截止到2021年10月,全球可運行的核反應堆共441座,總發電量為2553太瓦時。而在建核反應堆56座。美國的核能居世界首位,共有93座在運行的核反應堆,該國約20%的電能來源於核能發電;而從佔比上來講,法國則以超過70%的核電供應居全球首位。我國核工業自20世界50年代中期起步,歷經數十年的發展,也取得了巨大的成績。目前我國在運營的核反應堆51座,在建18座,2020年我國核電貢獻了344.7太瓦時的電力,僅次於美國居世界第二位,但比例上僅占我國總電力供應的4.9%。 

儘管核能具有供電功率穩定,成本低等優勢,但是核能的利用卻一直存在較大爭議。一方面,1986年的切爾諾貝利核事故與2011年福島核電廠事故影響深遠,公眾普遍對核電持反對態度。特別是福島核電站的核污水問題仍未解決,也成為不斷提醒人們核電問題的警鐘。災難后,日本關停了大多數的核電,但是近期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公開表示支持核電,他認為雖然福島核電站出現了放射性物質泄漏,但是核能對日本的能源安全和可持續發展至關重要。日本由於自然條件限制,本土可再生能源的供應能力有限。因此,在實現減碳目標方面,核電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另一方面,核廢料的無害化處理問題也是核電發展亟待解決的問題。高放射性廢物的最終處置技術還是世界性難題,這也是核電發展的限制性條件之一。當前中低放廢物的處理主要採用填埋的方式,但是美國所採用的短期處理模式成本較高,並存在較大的隱患,而俄羅斯採用的將核廢料沉入深海的方式也並未廣泛採用。此外,防止核擴散也是核能反對者經常提及的制約因素。很多人相信,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核武器發展與核能技術直接相關。

鑒於上述原因,國際上對核能的開發和利用一直有兩種不同的聲音。國際原子能機構、國際能源署持積極和樂觀態度,而一些民間組織和學者則持質疑立場。Bloomberg新能源財經預測到2050年,全球核能佔比僅為7%,低於當前的水平。美國能源信息署2021年國際能源展望預測核能的增長僅為每年0.5%,發電量也基本上穩定在3000太瓦時的水平。國際能源署發布的2020年世界能源展望中提出新興市場與發展中國家的核能發展將會上升,而發達國家的核能水平將會下降。其中歐盟的核能佔比下降主要是福島核電站事故后,德國決定在2022年前關閉所有的核電站。然而,德國政府在關閉核電和減排方面首鼠兩端,作為關閉核電的代價,德國又重新啟動了幾個火電項目作為替代方案。

預測指出,中國的核能利用在2030年左右將會超過美國和歐盟;那麼我國核能的發展真的準備好了嗎?

客觀來講,核電的發展和合理利用是我國實現碳中和戰略目標所必要的。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於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見》提出,到2060年,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達到80%以上。在當前的科技水平下,無論如何增加裝機容量,光電還是風電都遠遠無法實現這樣的轉化。而我國化石能源對外依存度較高,在全球地緣政治風險加劇的情況下,能源安全將始終是制約我國發展的重要因素。而核電無疑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此外,核電的發展在我國存在著可行性。我國當前的核電技術處於世界先進水平,其中第三代壓水堆核電技術「華龍一號」具有自主知識產權,安全性更為可靠,效率也更高。我國正在建造永久性高放射物質處置庫,可以更為長久和安全地對核廢料進行處理。相對於歐洲,我國西部地區人煙稀少、地質結構穩定,在核廢料處置方面存在地理優勢。

誠然,技術進步與我國碳中和目標的設立給核電提供了巨大的發展前景,但是在機遇面前需要充分認識到,核電始終是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擁有強大動力的同時也存在著一定的安全隱患。因此,這就要求核能有關部門、企業和科研工作者一起努力,通過技術創新實現核電技術的迭代升級和核聚變技術的突破,在安全可靠的環境下充分發揮核能的優勢,為我國碳中和長期願景的實現貢獻一份力量。同時,也應該加大對核能有關安全知識的公眾普及,讓公眾更好的了解核能,使得核電發展更具有透明性,並能夠經受得起全社會的廣泛監督。

 (張大永系西南財經大學經濟管理研究院教授;施訓鵬系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院首席研究員、碳排放權交易湖北協同創新中心和南京大學長江產業經濟研究院特聘研究員;姬強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諮詢研究院研究員;三位都是國際能源轉型學會執行理事)。

(作者:張大永,施訓鵬,姬強 編輯:李靖雲)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