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自貿港擬禁止聘請在境外外籍人員提供校外培訓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裴昱 北京報導

全國範圍內迅速推行的一系列教育培訓行業的整頓、治理和新的管理政策,正給市場和產業帶來深刻而長遠的影響。現在看來,這種影響不僅僅發生在傳統意義上教育培訓的重鎮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特大型城市,還包括中國唯一的自由貿易港——海南。

《中國經營報》記者獲悉,海南自貿港相關主管部門正在就《海南自由貿易港外國人工作許可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徵求意見,其間在教育行業開列了多項「禁入」領域,其中即包括嚴禁校外培訓機構聘請在境外的外籍人員開展培訓活動。

這是海南自貿港的又一份「負面清單」,作為海南自貿港的基礎性制度和政策,境外人才的跨境流動等,擁有著重要的指標性意義。在海南自貿港涉及外國人工作負面清單的範疇內,將包括在境外的外籍人員開展校外培訓列入禁止項目,則為理解全國性的教培新政提供了一個側面的視角。

徵求意見啟動

「資本資金、人、土地,重要的生產要素,大致就是這幾個,海南近一年來,都是在圍繞這些基礎性的結點問題做工作,一項一項落地,還是很有效率的,我們企業感受很明顯。」11月25日晚間,一位在海南已經投資五年的民營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

由於他開辦的企業需要雇傭一些外籍僱員,因此,一直以來,他就十分關心海南自貿港關於外籍人士在海南入境、工作的問題。這個問題,他在日前開始徵求意見的《海南自由貿易港外國人工作許可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以下簡稱「負面清單徵求意見稿」)中得到了一部分答案。

2021年11月24日,海南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下發通知,就「徵求意見稿」和《海南自由貿易港外國人工作許可負面清單管理辦法(試行)》徵求意見,徵求意見工作的截止日期為2021年11月30日。

2020年6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以下簡稱「《方案》」)。《方案》在外籍、境外人才的引入、入境等方面,提出了總體原則:「根據海南自由貿易港發展需要,針對高端產業人才,實行更加開放的人才和停居留政策,打造人才集聚高地。在有效防控涉外安全風險隱患的前提下,實行更加便利的出入境管理政策。」

與此同時,《方案》還明確,對外籍人員赴海南自由貿易港的工作許可實行負面清單管理,放寬外籍專業技術技能人員停居留政策。「這次徵求意見,對於明晰哪些產業行業可以聘請外籍員工,可以獲得海南自貿港的工作許可有很大的幫助,之前我們基本上是依據產業禁止目錄進行判斷。」另一位在海南有涉外業務,且須雇傭外籍員工的企業主向本報記者表示。

教育禁止項目

「負面清單」是海南自貿港製度集成創新中的一大特色,在此次「負面清單徵求意見稿」啟動徵求意見程序前,在服務貿易、稅收等方面,已經有相應的負面清單落地。「所謂負面清單,通俗講就是非禁即入,這是海南自貿港製度創新活力的重要組成部分。」一位曾提供政策諮詢的專家告訴記者。

記者注意到,此次「負面清單徵求意見稿」中,在全國範圍內因整頓治理和實施一系列新規新政而廣受關注的教育、校外培訓領域,有多條「禁入」「限入」的條款被提及,這其中,既包括校外培訓領域,也包括中外合作辦學領域。這些領域,在完成徵求意見程序後,將被依照相關法規,施行「特別管理措施」。

首先,根據「負面清單徵求意見稿」,中外合作辦學領域的學前、普通高中和高等教育機構校長或者主要行政負責人擬被「禁止准入」。也就是說,外籍人士未來不可以擔任中外合作辦學的教育機構的校長。此前,《方案》中曾有制度設計,推動國內重點高校引進國外知名院校在海南自由貿易港舉辦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中外合作辦學機構。

其次,對於中外合作辦學機構的治理結構,「負面清單徵求意見稿」也提出了特別管理措施,即理事會、董事會或者聯合管理委員會的外國組成人員不得高於1/2。這一擬議中的特別管理措施,與外籍人士不得擔任校長或主要行政負責人是「且」的關係。

不過,記者了解到,境外理工農醫類高水平大學、職業院校、非學制類職業培訓機構被排除在擬議中實施「特別管理措施」的範圍之外。這一點,是源於《方案》中的總體精神,即「允許境外理工農醫類高水平大學、職業院校在海南自由貿易港獨立辦學,設立國際學校」。

校外培訓「禁區」

值得注意的是,「負面清單徵求意見稿」開列的在教育領域實施特別管理措施包括一項:嚴禁校外培訓機構聘請在境外的外籍人員開展培訓活動。

2020年以來,多項教育領域的新政開始實施,近一年來,針對教育培訓領域的治理、整頓和規範工作深入展開,教培行業的市場規則、生態環境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革。而在傳統教培領域中,聘請外籍人員提供各類校外的培訓,尤其是語言類的培訓,曾經是校外培訓的重要業務之一。

「實際上就是外教,在校外語言類培訓當中,這個佔有很大的比例。」一位前教培機構的經營者向記者表示。她告訴記者,這種外教一般有三類:第一類是持工作簽證進入中國,在教培機構任職,提供培訓的;第二類是持非工作類簽證,在教培機構任職,提供培訓的;第三類就是不在中國入境,人在境外,通過線上等方式提供培訓的。

她表示,第一類完全合規,但是能夠拿到工作簽證的外籍人員很少;第二類從嚴格意義上講是違規的,「因為非工作簽證就不應該工作」;第三類則是很多教培機構原來的變通手法,「人不入境,就不涉及簽證問題,通過線上,又較難針對性地管理,但實質上講,也很難說不違規」。

此次負面清單中的「特別管理措施」,將在國外的外籍人員列入,則是明確了校外培訓機構不能以這種方式聘用外籍人員提供此類培訓,上述前教培機構的經營者向記者表示,以她個人的理解,這一條款,是海南在大政策、大方向和力度、原則上,與全國保持一致。

而她認為,這一「特別管理措施」進入實施階段後,受到影響的,應該不僅僅是語言類的校外培訓業務。

(編輯:孟慶偉 校對:顏京寧)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