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是朗尼克?他是圖赫爾恩師,他是重建曼聯的最佳人選

朗尼克即將出任曼聯臨時總教練。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對於已經被踢出英超歐戰區的曼聯而言,遠方的波切蒂諾過於縹緲,能把苟且和詩意一齊解決,或許是更務實的選擇。

在先後錯過波切蒂諾、孔蒂等人後,此生未在豪門執教、已經花甲之年的德國人朗尼克,即將接手紅魔帥位。

但能接下臨時總教練這個頗為尷尬的角色,德國人憑靠的不是對豪門的執念,而是賽季結束的新角色——先總教練後顧問總監的合約,不但是曼聯史上第一份,放眼豪門也絕對罕見。

上課而不用擔心下課,德國人沒能在米蘭實現的宏願,如今要轉移到夢劇場了。

克洛普(左)、朗尼克和圖赫爾(右)相會英超。

錯過米蘭後,朗尼克不再猶豫

在基本確定入主老特拉福德之前,朗尼克上一次和豪門帥位產生交集,是2020年AC米蘭風雨飄搖之際。

那時,米蘭現任總教練皮奧利的未來,並不比如今看守紅魔的卡里克更明朗,而朗尼克的上任條件,除去對引援具有決定權,還和米蘭資方達成了君子協議——球隊將逐漸裁汰高薪老將,主力球員年薪將普遍控制在200萬歐元以下。

然而,皮奧利和伊布的精誠協作,讓米蘭在意甲復擺後打出不敗戰績,上賽季更是重返歐冠。驚艷的戰績面前,埃利奧特基金自然也沒理由提請換帥。

當時《圖片報》主編Fall克就表示,朗尼克想要得到俱樂部的絕對控制權,但這一要求受到了米蘭內部的許多批評,其中對德國人態度最為激烈的,是擔任技術總監的名將馬爾蒂尼。

但最終令朗尼克沒能奔赴聖西羅的關鍵因素,還是他本人的猶豫。而這樣的遲疑,也使得朗尼克多次成為豪門意向總教練,卻從未成行。

Fall克爆料,早在2019年,朗尼克就進入過曼聯的雷達,而此後,無論是動蕩期的巴塞隆納,還是中東財閥入主後的紐卡斯爾,都曾對德國人動過心,但最終,朗尼克的去向卻是冰天雪地的俄超——莫斯科火車頭技術總監的職位,之於朗尼克的往績,著實有些大材小用。

畢竟,朗尼克在德國足壇,是聞名遐邇的奇蹟締造者。

朗尼克也是克洛普的領路人之一。

2008-2009賽季,當時朗尼克帶領剛剛升入德甲的霍芬海姆獲得了半程冠軍。之後執教沙爾克時,朗尼克帶領沙爾克04進入歐冠四強,獲得過2010-2011賽季的德國杯冠軍以及2011-2012賽季的德國超級杯冠軍。

之後朗尼克被紅牛公司看中,成為了紅牛系球隊的奠基人之一。他在薩爾茨堡和萊比錫擔任過體育主管,為薩爾茨堡紅牛簽下過於帕梅卡諾等多名潛力球員,另外曾長期擔任萊比錫的體育主管。

2015-2016賽季一人兼任萊比錫總教練和體育主管,帶領萊比錫升入德甲。2018-2019賽季再次身兼兩職,帶領萊比錫獲得德國杯亞軍。

但對於已經63歲的德國人而言,如果生涯最大成就不過是帶領小球會升級,並在杯賽有所斬獲,也委實有負滿腔抱負。

畢竟,在派系林立、等級森嚴的德國足壇,朗尼克註定得不到入主拜仁的機會,眼見昔日弟子們先後登堂入室成為豪門座上賓,身為領路人的朗尼克,顯然不可能沒想法。

事實上,在索爾斯克亞下課之後,朗尼克並不是最接近曼聯帥位的那一個。拋開此前曾無限接近的孔蒂,波切蒂諾和羅傑斯,顯然也是更熟悉英超環境、更具有年齡優勢的存在,但朗尼克後發先至,一則是不計較臨時總教練身份,願意先救火半年,然後履行身為體育總監的新角色。

另一個重要因素,也是眼見克洛普和圖赫爾在英超掀起「德國流」後,曼聯管理層「依葫蘆畫瓢」,畢竟,先後經歷了弗爵欽點的莫耶斯、老資歷名帥范加爾和José Mourinho、DNA純正的索爾斯克亞的失敗用人後,再試錯一次,又有何妨?

朗尼克一手帶出了圖赫爾。

德國足球的「教授」

儘管已是花甲之年,但朗尼克幾乎整個足球生涯,都在歐洲大陸上度過,唯一一次和英倫親密接觸,卻是一段噩夢般的回憶。

41年前,朗尼克還是英格蘭蘇塞克斯郡甲級聯賽的註冊球員,1979-1980賽季,在斯圖爾特大學攻讀英語和體育學位的他,有在布萊頓的蘇塞克斯大學當交換生的經歷,閑來無聊的他,加入了當地的非職業聯賽。

在南威克隊3:3戰平斯泰寧鎮的比賽中,德國人在第76分鐘被替換上場,完成了在英格蘭聯賽的處子秀。然而,同年11月對陣奇切斯特的比賽中,朗尼克立刻就遭受到了重傷侵襲,用他自己的話說:「我被人從背後解決了。」

那次粗暴犯規的結果,是朗尼克斷了三根肋骨,其中一根還扎穿了他的肺葉,在奇切斯特的醫院的老人病房裡,朗尼克足足在場上躺了3個周,休養長達4個月的他,對當時隊友們的冷漠表現格外無語:「我都傷成那樣了,居然沒有人上來幫我。」

40年後,更多以技術高層身份出現、輕易不下場帶隊的朗尼克,對外的說辭始終是身體狀況欠佳,不知病根是否就源於青年時代的這次意外。

儘管記憶足夠苦澀,但去年南威克隊因安全原因被迫關閉主場、另覓新場地時,「不計前嫌」的朗尼克,還是為老東家捐出了1000英鎊。

嘴裏雖然滿是嫌棄,但朗尼克的身體永遠誠實,走上教練崗位之前,朗尼克曾多次來到英格蘭低級別賽場,考察球隊的日常訓練和賽前熱身。

溫格執掌阿森納後,德國人也是海布里的常客,在德國人始終以歐洲教練界的執牛耳者自居時,朗尼克卻像塊海綿一樣,不斷汲取其他聯賽的精華所在,這也可以解釋,為何朗尼克始終在德國足球界被視作異類。

對於這位學院派教頭,同行們給了起了一個和球場並不搭界的綽號——「教授」,和朗尼克本人所推崇的溫格一模一樣。

然而,學院派出身的朗尼克,在名將遍地的德國足壇,長期被當成書獃子甚至怪胎,無論他反潮流的4後衛戰術,還是格外激進的比賽風格,甚至連他標誌性的無框眼鏡,都成了可供指摘的理由。

在持續的偏見之下,2004年克林斯曼組閣國家隊時,挑選助手時放棄了滿腔熱情的朗尼克,選擇了比自己更年長、也更穩重的Love。倘若當時「金色轟炸機」能不被成見左右,21世紀的德國足球史,恐怕都會因之劇變。

朗尼克就是德國足壇的教練「教父」。

救火+建隊,一肩雙挑?

顯然,球員時代幾乎沒有存在感的朗尼克,能讓曼聯動心的核心競爭力,仍是足壇少見的教練+總監的全能特質。

而對於弗格森之後,大幅度削弱總教練身為「Manager」職權的曼聯而言,眼下朗尼克可以得到的權力,顯然要更勝前任索肖。

在戰術設計上,朗尼克更加推崇眼下流行的高位逼搶,更善於提攜年輕人上位,對於眼下非門將先發只有C羅一人年過30的曼聯而言,推行這一改革的阻力並不大。畢竟,索爾斯克亞上任之初,也強推過「瘋狗流」,並亂棍打翻過巴黎和曼城級別的對手。

此外,朗尼克從執教之初,就對風靡德國足壇的三中衛自由人戰術不感冒,這也意味著索肖下課前槽點滿滿的532,將壽終正寢。

更重要的,是朗尼克不但擅長點撥新秀,更擅長提攜教練。

身為「足球界的Popovich」,朗尼克稱得上桃李滿天下:在斯圖加特執教期間,正是朗尼克推動圖赫爾成為青年隊總教練,為他日後以34歲的年紀成為美因茨總教練,成為世界足壇炙手可熱的少帥之一。

在擔任萊比錫紅牛總監期間,現任拜仁總教練納格爾斯曼同樣是朗尼克一手帶出來的門徒。

眼下活躍在五大聯賽的瓦格納、哈森許特爾、施密特、馬爾科·羅澤、默特薩克等人,教練生涯也都得到過朗尼克的大力提攜。

在曼聯,具備成為來日名帥潛質的年輕教頭並不少,無論是兩次臨時帶隊都取得開門紅的卡里克,還是在梯隊發掘了不少潛力股的尼基·巴特,都不排除登堂入室的可能性,而朗尼克執教的半年,顯然是兩人實地見習、積累經驗的最佳時機。

在明年夏天,無論曼聯是另覓新帥,還是內部提拔,管理層都有了更長的考察期和更充裕的人選。

而朗尼克屆時上位管理層,則可能和私交不錯的默塔夫一起,避免紅魔在引援方面重走冤枉路,甚至可能藉由與紅牛系的常年合作,從萊比錫、薩爾茨堡等隊挖來重建的合適人選。

在Wood沃德即將卸任的當口,朗尼克的未來,已經與曼聯高度綁定。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