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入研發認證慘賠11年 潘佳岳自嘲是瘋子  晨暉靠數據說話  要做保健食品英特爾

《財訊》報導指出,提及「娘家大紅麴」,連不是本土劇的觀眾,或多或少也曾聽說甚至買過,根據尼爾森統計,「娘家」的主力產品大紅麴及益生菌,坐穩台灣保健食品的市占龍頭。但外界可能不知道,這款熱銷商品的幕後推手,其實是晨暉生技公司,「這可是經歷十年的深蹲,賠了一拖拉庫才有今日的成績單。」晨暉生技總經理潘佳岳形容。

 

談及晨暉生技創業的過程,接受《財訊》採訪時潘佳岳說,從大學時期就已經開始創業,但真正與生技搭上線,主要還是要歸功於父親台大教授潘子明,他是台灣紅麴研究的國際權威,也是公司最重要的資產;不過,專注研究的潘子明,起初不願意將實驗結果商品化,認為投入生物科技產業的開發需要龐大資金支撐,而過去有太多教授轉入商場失敗的案例。 

 

砸錢認證   結果一虧十多年 

 

「如果你的研究能幫助人,就應該去做!」接受《財訊》採訪時,潘佳岳說,在母親這番話感動下,最終促成父子合作,讓晨暉誕生。「結果真的,最初的5000萬元資本額,不到9個月就要見底了。」潘佳岳回憶起燒錢的日子,每日除了挽起袖子處理公司大小事以外,就是與合夥重要股東籌措資金,搞得焦頭爛額。

 

他指著辦公室前陳列的一排排專利認證,就是前10年持續不斷地各種臨床試驗,和取得國際認證,「就是堅持要做,我是瘋子。」潘佳岳說起創業時期,巨額虧損的主要原因。他強調,即使是試驗也有高低階之分;以毒性測試為例,可以送至一般大學實驗室進行試驗,晨暉卻委託擁有優良實驗室操作規範(Good Laboratory Practice, GLP)的美商測試,同樣的試驗內容,卻是天差地遠的規格與費用。

 

「公司成立的前10年,每年平均虧損7000萬元,直到第11年,虧損才大幅縮窄至1800萬元,好不容易在第12年才終於獲利3900萬元。」潘佳岳說到此處略帶激動,那段虧損期沒有一位股東選擇退出或勸他放棄,「因為股東們知道晨暉的研究扎實,產品走在正確道路上。」

 

他打趣地說,市面保健食品何其多,晨暉的大紅麴市占能高達9成?除了有民視以娘家的品牌全力加持之外,更重要的是,「誰會想將保健食品投入高成本,進行隨機對照雙盲臨床試驗?現在消費者已經很聰明了,當晨暉交得出科學數據,別家沒有,就有說服力。」  …(本文出自《財訊》雙週刊647期)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