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內/學姊被辭職 凸顯柯沒溫度

▲台北市長柯文哲19日在議會質詢時,直接在言談中把「學姊」黃瀞瑩(右一)的副發言人一直拔除。(圖/記者丁上程攝,2021.11.19)
▲台北市長柯文哲19日在議會質詢時,直接在言談中把「學姊」黃瀞瑩(右一)的副發言人一直拔除。(圖/記者丁上程攝,2021.11.19)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上週五(19)施政總質詢的最後一天,被台北市議員陳政忠及王鴻薇質疑,市府副發言人「學姊」黃瀞瑩,跟著副市長黃珊珊拜會士林北投區地方里長,疑似有「帶職跑攤」的狀況。對此柯文哲在質詢台上突然爆出一句「黃瀞瑩目前已不是北市府副發言人」,由於市府事前並未發布任何關於黃瀞瑩卸任的人事資訊,因此也等同於柯文哲在質詢時,直接拔除了黃瀞瑩副發言人一職。

▲台北市政府副發言人「學姊」黃瀞瑩19日晚間在臉書PO文,證實自己將在22日卸下市府發言相關工作。(圖/翻攝黃瀞瑩臉書)
▲台北市政府副發言人「學姊」黃瀞瑩19日晚間在臉書PO文,證實自己將在22日卸下市府發言相關工作。(圖/翻攝黃瀞瑩臉書)

柯文哲擔任台北市長7年多來,如此臨時拔掉發言人等級官員的頭銜,黃瀞瑩是首例。不過觀察柯文哲當下的說法,並非像是「她從此刻起就不是副發言人」般的正式宣告,而是「其實她很久沒做副發言人工作」、「現在沒當副發言人、也沒在發言體系」等較為有保留空間的說法,畢竟柯文哲在任市長期間,市府內也曾經多次出現「身掛發言人相關職稱,卻鮮少進行發言工作」的發言人,因此對柯文哲來說這樣的狀況並非不能接受。

若從議員質疑的角度來看,黃瀞瑩除了副發言人,也身兼副市長的隨行幕僚,陪伴黃珊珊跑行程時是再稀鬆平常不過的事情。更何況柯文哲自己在質詢過程中,就數度為黃瀞瑩講話,表示「一定會符合法律規範,如果真的有被提名就要離職」,由此可知「拔官」一事,並非柯文哲自己想要這麼做,而是在一種半推半就的氛圍下造成的結果。

黃瀞瑩從2018年起,就一直擔任柯文哲市府幕僚至今。(資料照/NOWnews資料照片)
黃瀞瑩從2018年起,就一直擔任柯文哲市府幕僚至今。(資料照/NOWnews資料照片)

那為什麼最後黃瀞瑩還是「被辭職」了?

面對議員「身具民眾黨籍的黃瀞瑩,憑藉副發言人一職與黃珊珊一同『跑攤』,你柯文哲放任下屬利用行政資源打選戰,根本是黨政不分」等質疑,柯文哲過去身為台大醫院醫生,面對明顯病徵的疾病,「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恐怕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若只要拔去黃瀞瑩副發言人一職,就能平息外界對他的質疑,柯文哲當然毫不猶豫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試想黃瀞瑩從2018年初就擔任柯文哲的幕僚至今,更是民眾黨的創黨黨員,結果現在卻因為柯文哲不願承擔議員「合法合理僅是觀感不佳」的質疑而選擇切割。身為醫生,想透過切除病灶的方式解決當然沒有問題;但作為市長、黨主席,身份是一個政治人物的情況下,理應更有溫度與guts去捍衛下屬,而不是遇到外界質疑就妥協,實在沒有一個領導者該有的風範。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