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中發現的「第一國寶」,帶我們回到大唐,今天已經成為所有中國人的驕傲

戰火中發現的「第一國寶」,帶我們回到大唐,今天已經成為所有中國人的驕傲 原創 朵朵編輯部 耳朵里的博物館

你好啊,我是朵朵~

還記得嗎?回溯梁思成的一生,他最大的發現就是佛光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佛光寺也成就了梁思成。

圖源:柳葉氘

今天,這個梁先生眼中的「中國第一國寶」,已經成為古建築愛好者公認的第一朝聖目的地。

這篇文章,就和你聊聊佛光寺到底怎麼好。

日本學者曾得意洋洋地對外宣稱:「中國大陸已經不可能找到唐代的木構建築了,要想看只能去我們的京都和奈良!」

抱著「國內殿宇必有唐構」的信念。

梁思成、林徽因為首的營造學社,以《敦煌石窟圖錄》中一幅唐代壁畫「五台山圖」為線索,在兵荒馬亂的年代找到了佛光寺。

五台山圖中記載的佛光寺

它的出現,終結了日本學者傲慢的斷論。

這座建造於857年的唐代木結構建築,從此成為這個古老國家裡最迷人的人文風景。

梁思成東大殿測繪手稿

它的魅力,就包含在它的建築、雕塑、繪畫和書法(題記)里。

01

建築,飽覽大唐的榮光

中國人談起「唐朝」,總會有一種自豪的情感。

只是唐朝距離我們太久遠了,久遠到一座純木的建築,很難挺過千年的戰亂、火焚、風雨和人為破壞。

在中國現存的4.5座唐代木結構建築中,佛光寺東大殿是唯一倖存的高等級殿堂式建築。

它是由官方提供資金建造的,這個背景,決定了它體量和精美。

東大殿拆解示意

圖源:最東方

站在殿外,你立馬就能感受到它的宏偉。

屋頂的高度幾乎佔到了整個建築的一半。平緩、寬闊的單檐廡殿頂,就像一頂典雅的冠冕,穩穩地戴在屋架上。

支撐屋頂最高一層梁的結構是被稱作「叉手」的人字形梁架,而不是後世通用的「侏儒柱」。

梁思成當時看到這個叉手非常驚喜,表示「如獲至寶」,因為它完全符合唐代的作風。

梁思成東大殿測繪手稿

典雅的屋頂之下,是看起來非常雄大、肥碩的鬥栱。

圖源:柳葉氘

它斷面尺寸達到210×300厘米,什麼意思呢?這個尺寸是晚清建築鬥拱斷面的10倍!

加上屋檐探出長達3.96米,站在屋檐下,你會有種站在一顆大樹下的錯覺。

東大殿的鬥栱非常厲害!

在它的內外柱上總共採用了七種鬥拱構件。這種霸氣的七鋪作鬥栱,代表了特別高的等級!是中國古建築中的孤例!

日本人民引以為傲的奈良唐招提寺金堂(由鑒真和尚主持修建),它的鬥栱,也只是六鋪作。

東大殿的姊妹殿——唐招提寺金堂

正因為如此,在現存唐代木結構建築中,它是最接近大唐氣象的那座。

是妥妥的「亞洲佛光」「亞洲第一古建」。

02

雕塑,捕捉大唐的神韻

光是外觀就氣勢逼人的東大殿,殿內更是封存了「一個大唐」。

正中佛壇上,一共有35尊彩塑。除了一尊韋陀像為明以後的作品,一位供養人(寧公遇)的斷代仍存有爭議,其餘佛像都是來自大唐的傑作。

5尊主像都高達7米以上,分別是釋迦摩尼佛、彌勒佛、阿彌陀佛、文殊菩薩和普賢菩薩。

這些佛像的面目、體態無不豐腴,讓你聯想起敦煌的唐代佛像。

仔細觀察主佛和菩薩的面容,它們都臉型飽滿,彎彎的眉毛,又細又長,前額上都點一紅痣,這是唐代裝飾的一個重要的標誌。

殿內最獨特的兩尊雕像,恐怕是願誠和尚坐像和佛殿主寧公遇坐像。

它們都是寫實風格的雕像,充滿了世俗之美。

尤其是寧公遇的坐像,看外觀,她大概是一位40歲左右的中年婦女,體態豐腴,穿著講究,目光虔誠。

林徽因與「寧公遇」

在佛壇兩側,還有297尊明代羅漢像,與佛壇形成「眾星捧月」的格局。

無疑,這是一座「天然」的「古代雕塑藝術博物館」。

03

繪畫,品味大唐的風骨

說完雕塑,就不得不說一說東大殿里最容易被忽視的繪畫——壁畫和建築彩繪。

抬頭仰望,拱眼壁上是來自唐代的壁畫。

拱眼壁壁畫

這些畫幅不大的繪畫,會讓你立刻想起敦煌石窟中的那些壁畫。事實上,它們的設色繪法的確完全一致。

繪製這些壁畫的顏料,同樣來自硃砂、石綠等礦石,也同樣經歷了 「褪色」「變色」。

被我們看到時,就是同樣的滄桑和古樸。

明間佛座後的壁畫,是上世紀60年代,古建築專家羅哲文偶然發現的。

這裏位置隱蔽,光線幽暗,完整地保留了唐畫原貌。

畫上有天女、天王、神官、鬼怪、妖猴、神龍等,人們俗稱「鎮妖圖」。

這些神靈無不生動傳神,與「畫聖」吳道子 《天王送子圖》風格類似,體現了吳道子畫派的廣泛影響。

鎮妖天神

全殿保留下的唐代壁畫只有60多平方米,卻是中國僅存的唐代寺觀壁畫。

04

書法,尋找大唐的證據

有了體現唐代風格的建築、雕塑和繪畫,就能夠證明東大殿是唐構嗎?

沒有「文字」的證明往往是缺乏說服力的。

當你抬頭,去欣賞唐代的壁畫時,也要記得去找一找梁架上的書法題記。

梁架上一共有4處唐代題記,均用黑色墨汁書寫,字跡還算清楚。

80多年前,林徽因就是發現了樑上「佛殿主上都送供女弟子寧公遇」這句題記,才破解了東大殿的身世之謎。

這句題記與殿外的唐代石經幢上記載的「佛殿主女弟子寧公遇」相互印證,而石經幢帶有紀年「唐大中十一年」,相當於857年。

而它背後的金主,是生活在長安城的一位女施主——寧公遇。

殿外記載了「寧公遇」的唐代石經幢

唐代建築、唐代雕塑、唐代壁畫、唐代書法,並稱佛光寺「四絕」。

梁思成曾表示,這四項「從每項來說,它們已屬難得,何況集中一起,則更是罕見。」

除了唐代的東大殿,在佛光寺還有北魏的祖師塔、金代的文殊殿,明清的伽藍殿、萬善堂、香風花雨樓…宛如一座古建築「大觀園」。

佛光寺歷代古建築分佈

最後,朵朵還想跟你分享一個故事。

在營造學社之前,日本學者已經到訪並考察過佛光寺,不過他們都沒有正確的推斷出東大殿的年代。

圖源:柳葉氘

這座保存著大唐輝煌的古寺,躲過了無數戰火的紛擾,抵擋住風雨歲月的侵襲。

終於等來中國人自己,推開那扇塵封千年的大門。

原標題:《戰火中發現的「第一國寶」,帶我們回到大唐,今天已經成為所有中國人的驕傲》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