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貿「十四五」規劃落定:關鍵技術、零部件進口來源更加多元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裴昱 北京報導

時近2021年末,又逢中國經濟和社會發展「新舊轉換」「科學銜接」的敏感時期。如果說這一點歷年的年末都有類似的話,那麼2021年末或許會有一個特殊所在,那便是各行業、領域的「十四五」規劃的編製工作,都在緊張進行當中。

作為「三駕馬車」之一的外貿,其「十四五」規劃目前已經落地。11月24日,商務部印發了《十四五對外貿易高質量發展規劃》(以下簡稱《規劃》),這份規劃在對高質量外貿發展釐定了一系列的科學目標和實施路徑的同時,也有針對性地提出了「加強貿易領域風險防範,增強在對外開放環境中動態維護國家安全的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安全觀」下,《規劃》提出:糧食、能源資源、關鍵技術和零部件進口來源更加多元。這使得這份規劃更具有針對性和現實意義,也使得「安全」在「十四五」外貿相關領域的工作中,成為重要的工作目標之一。

高級別規劃

11月24日,商務部正式印發《規劃》,這份《規劃》經歷了較長時間的起草、編寫過程,其間幾經修改調整,數易其稿,最終成型,其間包括財政部、發改委、工業信息化部等部門會同參與,據了解,參與這項工作的總計有28個部委,同時還經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組織了論證,最終得到國務院批准後印發。

多位了解情況的人士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外貿「十四五」規劃是一份級別較高的規劃,屬於國家級專項規劃,也是外貿領域具有指導性的文件之一。在《規劃》正式印發前,201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了《關於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一年之後,國務院辦公廳又下發了《關於推進對外貿易創新發展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實施意見》)。

「《指導意見》和《實施意見》都被視作是外貿工作領域的重要指導文件。」一位長期為部委提供政策諮詢的學者表示。商務部副部長任鴻斌在相關新聞發佈會上則表示,此次印發的《規劃》,則是在《指導意見》《實施意見》之後,「又一個外貿領域的重要指導文件」。

記者了解到,在這份《規劃》的編製過程中,遵循了五個基本原則,即「創新驅動、綠色引領、數字賦能、互利共贏、安全發展」。一位長期從事外貿工作的央企業務條線負責人在看過《規劃》全文後向記者表示,這份《規劃》留給他的印象是,在強調創新、引領的同時,又十分注重務實和問題導向,從而使《規劃》既有前瞻性、引領性,又同時具有針對性和服務性。

「對於企業而言,針對性和服務性非常重要,畢竟在看清具體的大勢目標的同時,企業要在生產經營活動過程中,解決實際的問題,這是既抬頭看天,又低頭走路的問題,形象一點說,這也是一種工作作風的問題。」他向記者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堅定對外開放

從《規劃》全文來看,總計提出了五個目標,即增強貿易綜合實力、提高協調創新水平、提升暢通循環能力、深化貿易開放合作、完善貿易安全體系。同時,圍繞這五個目標,提出了「優化貨物貿易結構」等十方面45條重點任務和六項保障措施。

在提高協調創新方面,《規劃》開列了綠色貿易、貿易數字化、內外貿一體化等一共十個任務,為外貿創新提供指引,同時,明確提出了鼓勵海外倉、保稅維修、離岸貿易等新業態的發展。「這些確實是外貿領域一些比較新的業態和做法,這個《規劃》比較接地氣。」一位從事離岸貿易的中型民營企業業務負責人向記者表示。

記者掌握的情況表明,「十三五」期間,中國跨境電商綜合試點區已經增至105個,區內企業建設海外倉超1800個,跨境電商零售進口試點範圍擴大至86個城市以及海南全島,跨境電商進出口規模增長9倍,市場採購貿易出口規模增長3倍。

商務部外貿司司長李興乾表示,此次《規劃》進一步圍繞六種貿易新業態作出規劃安排。商務部將從完善政策體系、營造良好環境、提升服務水平等方面分類施策,促進外貿供應鏈柔性升級,提升貿易效率。

與此同時,《規劃》明確了中國積极參與多邊貿易體制構建的態度和決心。「《規劃》強調積极參與國際經貿規則制定,擴大貿易領域開放合作,堅定支持多邊貿易體制,推動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向規則等制度型開放轉變。」任鴻斌表示。

在談及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時,任鴻斌表示,經各成員方共同努力,RCEP已達到生效門檻,將於2022年1月1日正式生效實施。RCEP將有利於本地區產業鏈供應鏈融合發展。協定納入區域原產地累積規則,降低了成員國產品獲得享惠資格的門檻,將鼓勵生產商更多使用區域內原產材料,有助於區域內形成更加緊密的產業鏈和供應鏈。RCEP還就海關程序、貿易便利化、檢驗檢疫、技術標準等達成了一系列高標準條款,將顯著降低區域內貿易成本,進一步提升地區總體產業競爭力。

總體安全觀

在強調創新引領和務實、問題導向的同時,《規劃》還顯現出了「整體安全觀」。記者檢索《規劃》全文,「安全」作為關鍵詞,總計出現了17次。而在《規劃》編寫的五大原則中,也包括「完善貿易安全體系」這一基本原則。

此前,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學部委員高培勇在出席「2021(第十九屆)中國企業競爭力年會周」的講話中表示,新的發展環境已發生深刻的複雜變化,不穩定性、不確定性顯著增加。安全的分量在加大,安全的意義在凸顯,因此必須統籌發展和安全。

此次《規劃》的編寫,顯然將外貿工作納入了「總體安全」當中。《規劃》明確提出,貫徹總體國家安全觀,堅持外貿高水平發展和高質量安全有機統一,加強貿易領域安全防範,增強在對外開放環境中動態維護國家安全的能力。

在談及貿易領域內涉及產業鏈、供應鏈風險時,任鴻斌概括為國際產業鏈、供應鏈加速重構,區域化、近岸化、本土化、短鏈化趨勢明顯。而在他以微觀企業主體為出發點概括的「三多三少」中,即包括:「晶元少」,他表示,機構預測供應緊張情況可能持續至2023年。

因此,《規劃》明確提出了針對性的目標,即糧食、能源資源、關鍵技術和零部件進口來源更加多元。貿易摩擦應對、出口管制、貿易救濟風險防控體系更加健全。

「我們必須認識到安全是發展的前提,發展是安全的保障,只有在統籌發展和安全的進程當中才能把圍繞著企業競爭力方面所涉及的諸多問題理清楚,講明白。」此前,高培勇在「2021(第十九屆)中國企業競爭力年會周」的講話中表示。

(編輯:孟慶偉 校對:彭玉鳳)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