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億存款案件再度給利用票據虛增存款敲響警鐘

渤海銀行28億元存款被質押擔保事件,引起社會高度關注。輿論普遍把焦點放在企業是否知情、假央企和銀行內部控制等問題上。其實搞清這些問題並不複雜,因為質押合約、公章印鑒、影片錄音、銀行授信資料等一系列相關證據材料都在那明擺著,短期內即可水落石出。

筆者以為,我們還應當關注案件映射的利用銀行承兌匯票虛增存款問題,因為28億案件的「始發站」是銀行承兌匯票。

據央媒報導,2020年11月,渤海銀行給華業石化開具了半年期銀行承兌匯票,第一筆開票金額為3億元,擔保物為山禾藥業的存款。此後,山禾藥業及恆生製藥陸續存入該行的存款共計28億元,都被用於質押擔保。

何謂銀行承兌匯票?打個比方,假如華業石化購買1000萬元的貨物,如果一時沒有資金,可以給對方打個「欠條」,承諾半年內付款;這樣可以先把貨物進來。這個「欠條」叫商業承兌匯票。但商業承兌匯票信用度不高,對方往往不願意接受。為了給「欠條」增信,可以請銀行在「欠條」上蓋章擔保——一旦華業石化不能按期付款,則由銀行代墊。銀行承諾兌付的「欠條」,就叫銀行承兌匯票。銀行承兌匯票可以轉讓流通,假如華業石化的下遊客戶收到票據後,下遊客戶進貨也可以用收到的票據來支付。

由此可見,銀行承兌匯票是一種信用和支付工具。儘管銀行承兌匯票具有融資和支付功能,但發達國家和地區銀行很少使用。筆者前些年赴中國香 港特區、澳門特區的銀行業考察,澳門大豐銀行2014年末銀行承兌匯票只有4.7億元,香 港上海商業銀行銀行承兌匯票餘額是零。原因很簡單,銀行承兌匯票收益和風險不匹配,只收取少量手續費,但銀行要起最終擔保人作用,承擔墊款風險。

而在國內,我們的銀行業銀行承兌匯票總量驚人。2020年末,全國商業匯票未到期餘額14萬億元,按照70%保守比例估算(據央行官網數據,2019年全國商業匯票餘額未到期12.7萬億,銀行承兌匯票餘額10,89萬億,佔77%),全國銀行承兌匯票約10萬億元。某股份制商業銀行2020年銀行承兌匯票餘額3192億元。為何在發達國家和地區不起眼的業務,在我們銀行業卻大行其道?箇中原因在於,一些銀行利用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虛增存款。

上世紀90年代,上海率先開辦銀行承兌匯票的承兌和貼現業務。當時國有銀行簽發銀行承兌匯票一般要求企業按照票面金額3%-5%的比例繳納保證金。但後來一些中小銀行為了快速增加存款業績,就在提高保證金比例上做文章。現舉例說明:假如某企業購買1000萬元的貨物向銀行申請承兌,正常情況下,銀行出具一張面額1000萬元的銀行承兌匯票,企業最多繳納50萬元保證金。但是銀行為了增加存款,將保證金比例提高到50%,讓企業交納1000萬元的保證金,然後給企業簽發一張面額2000萬元的銀行承兌匯票。如此一頓操作的結果是:給企業的凈融資額仍然1000萬元,但銀行卻增加了1000萬元保證金存款,而且是定期保證金存款。毫無疑問,這是虛增存款的嚴重違規行為。遺憾的是,目前讓企業繳納50%保證金問題已經量大面廣。

利用銀行承兌匯票虛增存款,股份制銀行、城商行和農商行等中小型銀行最為突出。較為盛行的時期,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存款佔比相當高。據調研,2014年四家全國性股份制銀行各項存款增長8234億元,其中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存款增長約1235億元,佔15%。某股份制商業銀行保證金存款增長竟佔到30%以上(據四家銀行年報)。

個別銀行利用銀行承兌匯票虛增存款的手法,已經到登峰造極的程度:企業貸款之後,貸款資金不讓企業使用,全部讓企業交納保證金,然後簽發所謂「全額」保證金銀行承兌匯票,企業再去貼現,由此快速增加存款。2020年9月,渤海銀行南京分行就因「貸款資金迴流用於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被銀保監會江蘇監管局處罰金,並沒收違法所得。銀行承兌匯票虛增存款不僅是違規行為,且後果嚴重。

首先,增加了企業融資成本,造成融資貴。對付款方而言,企業就是因為缺錢才向銀行申請承兌的,如果有了這些「保證金」,就不需找銀行了。為了籌集「保證金」,許多企業不得不拆借高息過橋資金。過橋資金利率低則30%,高則超過100%。特別是以貸款資金辦理「全額承兌」,企業要承擔貸款利息和貼現利息雙重成本。

此外,由於銀行承兌匯票一般半年期限,那些需要兩三年期限貸款的企業,要被折騰四、五輪,倒貸工作量倍增。對於收款企業來講,由於收到的是一張「欠條」,為變現還要向銀行貼現,人為地增加貼現利息成本。

2020年,全國人大代表、吳忠儀錶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馬玉山向全國兩會提交的建議指出:「我們也有超過50%以上都是拿到的承兌匯票,在資金緊張的情況下,我們也要到銀行貼現,所以我們每年貼現成本也有好幾百萬,如果沒有這個承兌匯票,那麼這幾百萬就是企業的凈利潤。作為我們這樣的企業一年都有這麼大的財務費用,給企業增添很多的負擔,可想眾多的中小微企業,承兌匯票拿手裡以後,他們只能自己消化,只能到銀行去貼現,這時候他們的負擔會更重」。馬玉山代表建議,逐步取消銀行承兌匯票。事實上,早在2019年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泰安泰開集團總經理劉學敏也指出,銀行承兌匯票加大了中小企業的財務成本和風險,建議取消銀行承兌匯票。

其次,銀行票據大案頻發,觸目驚心,加大金融風險。要提高保證金比例,又不能擠壓企業融資金額,只能人為擴大商品交易合約金額,造成虛假商品交易合約、「蘿蔔章」盛行。由於貼現利率在不同銀行、不同地區之間存在利差,票據貼現、轉貼現存在套利空間,少數銀行工作人員不惜鋌而走險,通過好處費、中介費等形式侵吞公款,中飽私囊。

個別銀行工作人員內外勾結,挪用客戶存款辦理質押承兌或者偽造銀行承兌匯票套取信貸資金等。2006年2月11日,中國銀行雙鴨山市四馬路支行曝出涉案金額4.3億元的銀行承兌匯票詐騙案,被媒體稱為「2006銀行第一大案」。據2016年1月媒體公開報導,農業銀行北京分行發生「票據變報紙」大案,保險柜中銀行承兌匯票被換成了報紙,涉及風險金額39.15億元。據不完全統計,近15年來,國內銀行業共發生億元以上票據大案近50起,涉案總額超過300億元。

渤海銀行28億存款案件再次給虛增保證金存款問題敲響警鐘,糾正票據虛增存款刻不容緩。為此建議:

第一,進一步加大處罰力度。近兩年監管部門重拳出手,對利用票據虛增存款、簽發無真實貿易背景承兌匯票的處罰力度空前,票據虛增存款亂象大為收斂。建議進一步保持高壓態勢,並加大處罰力度,達到「不敢虛增」、「不想虛增」的目的。第二,銀行業要樹立正確的業績觀。利用票據虛增存款,根源就是政績觀錯位。銀行業要痛定思痛,牢固樹立正確的業績觀,下大力氣糾正不切合實際高指標、面子工程、單純求大等錯誤行為。第三,標本兼治,從機制上解決問題。目前的銀行承兌匯票業務,實際就是貸款票據化,應回歸貸款本位。建議商業銀行逐步將銀行承兌匯票轉為表內貸款。鑒於此舉涉及到千千萬萬企業信貸供應,歸位工作務必「軟著陸」,應當通過3-5年時間逐步消化。建議有關部門出台規定,新增銀行承兌匯票業務保證金比例不得超過5%。

(作者趙小廣為中國中小企業協會普惠金融促進會專家委成員,曾任山東省德州市中小企業局局長)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